刀剑洗残阳 第84章 蜀中唐门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虞复和火凤别过乱世龙宿的人,独自往南而去。

    “虞复,你觉得师父的死因和唐门有关吗?”火凤在虞复身边轻声问道。

    “无关!倒是鬼影神丐说的多半是真的!”

    “那我们为什么还去蜀中唐门?”

    “既然凶手想嫁祸给蜀中唐门,那么蜀中唐门是凶手的一大威胁!”虞复顿了顿说,“或许凶手就在我们附近,暗中跟踪我们!”

    “在哪里?”火凤慌忙回头四处张望,入眼处一片孤寂,看不见一个人影。

    “哈哈!”虞复笑着拍打了一下火凤的额头,“跟踪我们的人要真这么暴漏了岂不是太不入流了!”

    “虞复!你说我们是不是真的被人盯上了?”

    “很有可能,他们想看到我们找蜀中唐门报仇,我们就迷惑他们走一趟唐门。或许我们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那好吧!”火凤虽然不理解虞复心中所想,但是虞复绝对不会害她。所以火凤摁下心中急于报仇的打算,跟着虞复默默向前。

    虞复和火凤一路无话,晓餐露宿,三天后到了蜀中。

    因西湖冰蝉,虞复与火凤二人和唐门唐震有了些许冲突。蜀中唐门本来和飞天阁有些交情,但是因西湖冰蝉一事,或许已经心生芥蒂也未可知。

    虞复和火凤唯一希望的是唐震不在唐门,或者唐震并没有将西湖冰蝉的争夺始末讲给唐门中人。退而求其次,只要他不添油加醋的歪曲事实,唐门应该还有讲理的人。

    只要唐震对西湖冰蝉一事不耿耿于怀,这样会省去此行的不少麻烦。

    按照虞复的计划,如果唐门想找出幕后凶手,就是一个强大的联盟。他日与乱世龙宿合作,平定苗疆,重建飞天阁把握就有了五成。

    目前的情况推算,杀死毒王和药王的便是妖蛊宗。妖蛊宗既然想陷害蜀中唐门,唐门理应站出来陈述事实真相!

    虞复和火凤怀着忐忑的心情到了唐家堡,有唐门中人询问二人所为何事。

    “不知道千手佛陀唐震在家否?我们特地前来拜访!”虞复故意试探性的问道。

    “唐震在家,不过正在面壁受罚。两位恐怕空走一趟了!”唐门中人淡淡的说道,从唐门中人口中,虞复发现了一些对唐震的不屑。

    这让虞复精神大振,看来唐门还是有讲道理的人!

    “这位兄台不知道怎么称呼?在下虞复,这位是飞天阁的火凤姑娘!”虞复说着指了指一身苗装的火凤继续说道,“因我二人与唐震有一面之缘,本次有重大事情找唐家家主求证。本想通过唐震见过贵家主,如果唐震不便见客,我们只好斗胆求见唐家家主了!还劳烦兄弟通报一声!”

    “在下唐冲!两位远道而来,先随我进唐家堡再说!”唐冲大量了一下虞复和火凤,这才带二人进了唐家堡。

    “唐家堡虽不是什么禁区,但是飞唐门中人,不可伺机探查唐家堡的事物,还请两位配合!”唐冲带着二人进入堡中,一边带路一边提醒道。

    “唐兄尽管放心,我们自有分寸!”虞复答应着向火凤使眼色。

    火凤本是心中十分的不满,但也只好看虞复脸色行事。

    唐冲带着虞复和火凤左转右拐,终于在堡中一处角落的客房前停下了脚步。

    “少许会有小厮送来生活用品,请两位在此等候!”唐冲说完就要离开,忽然像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来继续说道:“两位千万不要在堡中胡乱走动,否则,莫要怪我们唐门不讲情面。”

    虞复和火凤面面相觑,“唐兄肯带路,我们感激不尽,怎么会给唐兄增添麻烦。还请唐兄尽快通报家主一声!”

    待唐冲走后,火凤和虞复进到屋中。

    屋中陈设简陋,除了一张床外,一张桌子,别无其他!

    “唐家也算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存在!想不到待客之道如此!看来我们是高估唐家了!”火凤满腹委屈的说道。

    虞复也是微微皱眉,莫说唐门在江湖上的声名显赫,就算是一般门派也不至于将二人安排到同一间屋中。

    俩人在房中打坐练功,直到夕阳西下,也不见唐家家主召见。虞复心中开始有了一丝盘算,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这种情况让人很是费解。通报家主一声,就算不召见也有个回音吧。就这样将两人带到这里,是要禁锢吗?

    正在这时,有一个穿着粗布长袍的下人端着酒菜进来,见到虞复和火凤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将盘中酒菜放在桌上,就要转身离去。

    “等一等!”虞复叫道。

    谁知那小厮竟然没有听见一般,继续往门外走去。

    虞复的怒火瞬间燃起,唐门有什么可以这样傲慢待客的,连一个小厮都这样目中无人。

    虞复上前,一把抓向下人的肩膀。

    那下人丝毫不躲,只是在虞复手臂接触到下人肩膀的刹那,那人的肩膀向下低了几分,如此,竟然巧妙的躲过了虞复的一抓。

    那下人转过身子,双眼紧盯着虞复,似乎受到了惊吓。

    “好啊!想不到你也是武林中人!”虞复怒意更甚。再次一拳击出,正是战三拳中的攻其死路。因下人已经快到门口,要是想躲开这招,只能退到屋中,要是想出去,恐怕要饮恨当场。虞复在大怒之际,出手力道极是狠辣。

    那人见虞复拳法古怪,带着无穷力道。不敢硬接,只好滑步退到屋中,只是两只手不断摇晃。

    “虞复,等一等!”火凤喝住虞复。转身问那下人,“你能听懂我说话吗?”

    那下人不断的摇手,一会指指嘴,一会指指耳朵。

    “你是聋哑人?”火凤和虞复对视一眼,均感到匪夷所思。

    “你张开嘴我看看。”虞复盯着下人,怒气有些收敛。早知道是聋哑人,自己也不至于上来就下重手!

    谁知那人目中闪过一丝惊恐,不断的摇头。

    虞复以为下人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就再次用双手比划了一下。

    谁知下人脸上更加惊恐,就要冲出门去。

    虞复心中狐疑,一个下人身手这般不俗,为何又这般惊恐。于是上前拦住了下人去路,就要强行撬开他的嘴巴。

    那人双手被虞复制住,虞复双手用力,下人吃痛,张开了嘴巴。

    这一张,让虞复大吃一惊。下人口中的舌头竟然是被人为切下!

    虞复一时愣住,突然自下人口中喷出一股浓雾。由于距离太近,虞复一时失神,浓雾尽数喷在了虞复脸上。

    火凤和虞复的反应差不多,猝不及防之下,火凤因为距离稍远,勉强躲开毒雾侵袭。而虞复反应虽快,发现后及时后跃,但还是被浓雾喷到脸上,些许已经吸入喉中。

    那人见虞复闪开,不要命的往屋外冲去,显得惊恐万状。

    火凤一心牵挂虞复,也不去追赶,上前扶住虞复。

    “虞复!你怎么样?有什么不适?”

    蜀中唐门,天下第一用毒大家。在唐家堡中,被不知名的浓雾喷到脸上,就算是傻子也会联想到毒药。更何况刚才的情况……

    火凤怎么能不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