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81章 药王谷劫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药王谷中除了十多个药童和忠实小厮外,别无他人。

    突然间出现这么多身影,必是谷外之人。

    虞复服用丹药之时,天色已黑,并无外人进谷。

    而现在这么多人,是谁带入谷中?

    他们来到谷中又是所为何事?

    虞复和火凤心急如焚,半个时辰内,药王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俩人施展出绝世轻功,向着药王殿飞奔而去。

    “虞复!等等我!”火凤看着虞复远去的身影,自己已经落下丈许,暗叹虞复功力精进如此之快!

    虞复听到叫声,回头看到火凤远远落在了后面。

    心中暗道:“怎么火凤这么慢?难道是太累功力不济的原因吗?”

    虞复闪身到火凤跟前,只当是火凤太累,一手抓起火凤,再次大步迈出。

    火凤在虞复的带动下,两人几息时间内就赶到了药王殿。

    药王殿的横匾掉在地上,两个药童倒在血泊中。

    虞复上前查看药童伤势,早已经气绝身亡!

    “师父!”火凤师徒情深,快步向大殿中跑去。

    虞复警觉的查看四周,并无他人踪迹,快步往后殿追去。

    就在通往后殿的长廊中,毒王倒在血泊中,火凤见状一扑而上,眼中泪如泉涌,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

    “师父!您老人家怎么了……”

    虞复发现四下无人,蹲低身子,只见毒王肩部、腿部、胸部剑伤达十一处。一把长剑贯穿胸口,穿透心脏,早已经是气绝身亡。

    而在毒王的手中,还抓着一把来不及发出的铁蒺藜,洒落在身侧。看来是被合围致死!

    “不好!”

    虞复往殿后跑去!火凤也放下毒王尸体,尾随其后。

    在药王的屋中,他们发现药王安然的躺在床上,看不出一丝痛苦。

    两人内心稍安!

    “药王!药王前辈!”

    虞复连叫几声,不见药王答应。

    上前一模药王身体,早已经僵硬多时。

    “是谁?是谁?”虞复大叫着冲出药王殿,寻找敌人踪影。可是找遍谷中,却是没有一个活口。

    虞复来到谷口,看见一个药童躺在药田中,虞复飞掠到他身前,双手按上鼻息,气若游丝。查看身体,胸口处被长剑穿透。

    虞复马上拿出一瓶灵生兽的血液,滴了两滴到胸口上。灵生兽的血液滴在胸口上,顿时附近血液凝固,血算止住了。

    虞复查看伤势,剑伤穿透心脏,只是时间较短,药童还没有断气。

    敌人应该离开不久!

    可是前面是药王谷的百步**阵和七步赶蝉,虞复不敢擅闯。

    想了想,虞复小心的将药童抱起,回到药王殿。

    将药童小心的放到长桌上,虞复开始寻找火凤。

    在长廊中,火凤坐在毒王身边,双眼失神。

    虞复轻轻扶住火凤肩膀,“火凤,不要伤心了!”

    “哇!……”火凤转身抱住虞复嚎啕大哭。

    “好了!我们快去救人。”

    “什么人?”

    “只找到一个药童还未断气,看能否查到凶手线索!”虞复擦去火凤眼角的泪水,拉着她回到药王殿。

    “呃……”一声轻哼,正是从药童口中发出!

    “小弟弟!小弟弟!”虞复凑到药童耳边轻声呼唤。

    终于小药童睁开了眼睛,看是虞复和火凤,嘴唇轻动,声音弱极。

    虞复把耳朵凑到他的嘴边,依稀听见他说:“一群……黑衣……黑衣人闯……进谷中……”

    “我们已经知道了!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飞……飞进来……”说到这里,药童脑袋一歪没有了呼吸。

    虞复和火凤对视一眼,人怎么能飞?是怎么飞进来的?他们为什么要屠杀药王谷?药王治病救人,是得罪了何方势力还是仇家寻仇?

    要说有仇人找毒王倒是说的过去,可是他们能够进入药王谷,目标自然是药王!

    虞复和火凤百思不得其解。

    火凤接连看着亲人死去,内心也变得强大。

    毒王虽是火凤最后一个亲人,火凤在痛苦中经过这些工夫,也慢慢恢复理智。

    虞复看着火凤恢复理智,心中暗自松了口气。

    “毒王和药王前辈是受我所累,都怪我连累了两位前辈!”虞复倒是伤感起来。

    “不关你事,你就不要自责了!”

    “怎么不关我事!要不是两位前辈为我炼制塑龙丹大损真力,这帮凶手岂能如此轻松得手!”

    “要不是我服用塑龙丹,怎么会连凶手的踪迹的没有发现!”

    “好了!虞复,当下之计是我们能否找到凶手线索,为他们报仇!”

    “对!我要为他们报仇。”

    俩人开始寻找线索,将谷中死亡之人尽数搬到药王殿中。

    药童一共十八人,最长者不足十五,年幼者大约七八岁模样。全部是长剑穿胸!

    煮饭的大婶一人,他的丈夫在药王谷中干些体力活,两人也死在家中。

    加上毒王和药王,一共二十二具尸体!

    “这帮畜生,连小孩都不放过,出手如此狠辣,如让我查出是谁,我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这个仇,我们一起来报!”虞复轻轻抓住火凤的肩膀算作安慰,“有什么发现?”

    火凤摇摇头!“连兵器都没有留下一把,实在不知是何人所为!”

    “要是能知道有谁知道药王谷谷口机关,或许能够缩小怀疑范围!”虞复无奈的摇摇头。

    “对了!火凤,毒王前辈可是喜欢使用这种铁蒺藜?”

    “什么铁蒺藜?”

    虞复拿出在毒王身侧发现的铁蒺藜,交给火凤。

    火凤细看之下,眉头紧皱,良久之后摇摇头。

    “师父虽然擅长使用暗器,但是很少使用铁蒺藜。我在跟随师父学艺的时候,曾经见他打造过一些铁蒺藜,但是师父对效果很是不满,后来再也没有见他用过!”

    “哦?这么说这些铁蒺藜是凶手留下的了!”

    “我们遍访江湖暗器名家,或许能够查出更多线索。”

    这时天已大亮。俩人在后山将谷中二十二具尸体埋葬好后,就打算离开。

    可是怎么出谷,让俩人犹豫不决。

    七步赶蝉暗含杀机,里面更有不知名的毒药。

    还有外面的百步**阵!

    俩人正在谷口不知该怎么出谷的时候,一声声尖锐的破空之声在谷外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