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73章 苗疆危机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三人在殿外等候少许,就有侍卫将他们带入大殿。

    大殿之上,苗王撼天孤头戴羽帽,威风凛凛,端坐其上。两侧分别是厉王撼天星、储王撼天英雄、顺天王撼天英杰!

    “拜见苗王及各位王爷!”三人同时拜倒!

    “快起来吧!”苗王欠身还礼。

    “你就是火凤银狐?”苗王盯着火凤看了半天,这才问道。

    “火凤见过苗王!”火凤裣衽一礼,算是回答。

    然后指着毒王说,“这是家师毒王一线生!”

    最后指着乔装打扮过的虞复,“这位是我的一个江湖朋友。”

    二人也分别向苗王行礼。

    苗王一一颔首回应,命侍卫看座。

    待几人坐下后,苗王率先说道,“飞天阁惨遭不幸,我苗疆震惊!只是没有头绪线索,无从下手。不知道火凤查到什么线索?有需要苗王出手的,尽管说来!”

    “火凤替飞天阁无辜丧命弟子感谢苗王眷顾!天不灭我飞天阁,让我有机会查清背后真凶。还请苗王为飞天阁做主!”

    “哦?你已经有线索了?”

    “是的!只是牵扯甚广!”火凤略有犹豫后说道。

    “尽管说来!”

    “是!飞天阁是被南宋闵州守军白振将军带兵剿灭!”

    “哦?你可查清事情起因?”

    “飞天阁素来与南宋鲜有往来,火凤也是心中不解。为查清背后缘由,几日前,火凤和家师及这位朋友亲自到闵州探查!”

    “可有结果?”

    “在闵州城数日,江湖市井谈及飞天阁事件都无比小心,基本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莫非飞天阁灭门之事,还有背后隐情?”

    “火凤也是这么想,于是冒险夜探总兵府!”

    见苗王不语,火凤继续说道:“本来冒险一试,结果收获颇丰。”

    “哦?”在座几人同时凝神静听。

    “我们在闵州总兵府朱龄石府上见到一个人,却是与我苗疆关系重大!”

    “与苗疆关系重大?是谁?”

    “妖蛊宗青衣护法!”

    “妖蛊宗的青衣护法怎么在闵州城?”

    “当时我们也不知道他就是妖蛊宗的青衣护法!只是听见他和朱龄石在谈交易!”

    “什么交易?”

    “那人要我项上人头!所以我们断定此人与飞天阁灭宗之祸脱不了干系,于是我们动手劫持了他!”

    “你是说就你们三人从闵州城总兵府中劫持了妖蛊宗的青衣护法?”厉王瞪着一双大眼,匪夷所思的看着三人!

    “正是!”

    “那青衣护法何在?”储王也是同样的怀疑!

    “我们得手后逃出闵州城,直到进入苗疆山中,才追问那人缘由。”

    “谁知,那人装傻充愣。我们只好使用一些非常手段。”

    “你们怎知他就是妖蛊宗的青衣护法?是他自己承认的?”

    “起初那人很是倔强!受了苦之后才拿出妖蛊宗青衣护法的名号妄图保命!”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信口雌黄,胡乱编造?”

    “要是正常情况下,我们也不会相信!第一、他说去总兵府,就是为了彻底拔除飞天阁势力;这与我们偷听到的他和朱龄石的谈话一致。第二、我们问他是谁非要铲除飞天阁,为什么铲除飞天阁时,他只说是天下大势所趋。第三、当我们问他妖蛊宗为什么大批制造银蛊草鬼的时候,他惊异不绝。第四、当我们问他为何处决妖蛊宗势力范围内的顺天王势力时,他宁可选择寻死,也不愿说出实情!所以我们断定此人就是妖蛊宗青衣护法非信口编造!”

    火凤目光扫过几位王爷,缓缓说道:“飞天阁之祸,不是简单的寻仇报复,而是与整个苗疆安危有关。因为此事事关重大,所以火凤赶来知会苗王。”

    苗王几人面面相觑,举棋不定。原以为飞天阁是来求助苗王,不想却是只为送来消息!心中暗自惭愧!

    “火凤消息已经带到,就此别过苗王!”火凤见众人将信将疑,就打算告辞回家。

    风尘仆仆的赶来送行,不想被人家怀疑,心中确实不爽!

    “几位留步!此事关系重大!还请三位在苗疆盘桓数日。等我们稍作商议,或许还要三位协助!”

    火凤看看师父后,说道,“火凤大仇未报,只能停留三日!望苗王海涵!”

    “好!就三日!如果查清妖蛊宗真如你所说,苗王必为飞天阁主持公道!”

    有侍卫带着三人下去,安排住在了苗王府!

    送走三人,苗王面色凝重,看着三人问道:“英杰,火凤所说之事可是事实?”

    “启禀父王,我确实也听说妖蛊宗在暗中制造草鬼,所以派一批江湖人士悄悄潜入妖蛊宗,意欲查探究竟,这是半年前的事情。但是妖蛊宗防范森严,我派去的人久久没有音讯!近日来更是传来消息,我派去的江湖人士,不少无故失踪!”顺天王脸色绯红,“火凤所说,多半是真!不过火凤的消息哪来的,确实让我迷惑不解!”

    “竟有这等事?!”厉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目光扫向苗王,苗王也是眉头紧皱!

    “我苗疆三大势力,飞天阁一日之间被人灭宗!如果冒然查探妖蛊宗,恐怕会让妖蛊宗投靠其他势力!这对我苗疆可是大大的损失!此事必须慎重!”储王满含忧虑。

    “如果妖蛊宗真的有所图谋,我苗疆危矣!放任妖蛊宗不闻不问,就是包藏祸心!”苗王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铲除妖蛊宗之心,众人都已察觉。

    “父王,妖蛊宗不得不防!但是我觉得此事还有转机!”

    “讲!”

    “如果火凤所说属实,妖蛊宗已经与南宋勾结,那么妖蛊宗下一个铲除的对象就是我们苗王!妖蛊宗想独占苗疆,南宋想稳固边陲!所以妖蛊宗和南宋勾结,借南宋兵马。铲除早有嫌隙的飞天阁,一来铲除仇敌,而来削弱苗疆势力,确实是一石两鸟之际。恐怕下一步就要对我苗王下手了!”

    众人长吸一口冷气,想不到妖蛊宗身在苗疆,却是狼子野心!

    顺天王继续说道:“既然南宋信不过我苗王,不如我们与北魏结盟,瓜分南宋!坐着等死,不如主动出击!”

    “此事还没有查探清楚,要是冒然结盟,会让南宋落下口实!再加上如果妖蛊宗真的图谋不轨,苗王将腹背受敌,危机重重!此事务必要慎重!”储王看着苗王说道!

    “今日到此为止!让本王再考虑考虑!我们明日再谈!”苗王一手放在额头,颇感疲惫的说。

    众王只好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