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71章 迷雾重重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四人三马,一路狂奔,直到马匹四肢发软,才弃马转入山道。

    这里已经是苗疆地界,火凤对这里并不陌生,所以在前面带路!

    一炷香的功夫,四人就隐入山林。

    毒王解开中年男子的穴道,简单搜身后才放开他。

    中年男子活动了一下筋骨,“多谢几位相救之恩!”说着就打算离开。

    “站住,再走一步试试。”毒王冷笑着说。

    “几位大侠还有事?”

    “瞎了你的狗眼,看不出我是谁么?”火凤被中年男子的目中无人气的微微发颤。

    “恕我愚钝,实在不知道各位找在下何事!”中年男子继续装傻充愣。

    “师父,少和他废话!给他点苦头尝尝!”说着火凤从袖中拿出一条黑色的小蛇。

    “黑煞蟒?”

    “既然认识这黑煞蟒,还不从实招来!”

    “认识黑煞蟒有何稀奇,这位姑娘想让我招什么?我真是什么也不知道啊!”

    “你……”火凤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还是让我来问吧。”虞复把火凤拉到一边,顺手扯出血饮。

    通红的长剑,握在虞复手中平添几分诡异,尤其虞复的眼神,瞬间也变得冷傲无比!

    “第一、你为什么会在总兵府?”虞复上前一步!

    “你要干什么?”中年男子眸光闪动,再现狡黠,但是脚下不由自主的退后。

    “我问你答,休要废话!我可没时间和你扯淡!”虞复再次上前一步!

    “什么扯淡?”中年男子再次退后一步,“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站住!不要欺人太甚!”嘴中还是倔强之言,但明显气势不如以前。

    “啊!”一声惨叫,虞复手中的血红长剑恢复原先姿态,但是剑尖却有一滴鲜血。

    再看中年男子,右耳整齐的被齐根切落,鲜血如泉涌般从脸颊流出。火凤只看一眼,就转过身去,不忍再看。

    中年男子不知道是因疼痛还是愤怒,两排牙齿咬得格格直响,“你敢伤我!你知道我是谁么?”

    刷,又是红光一闪,中年男子再次惨叫,左耳也被齐根斩断。“回答问题!”

    冷峻的目光,高傲的脸庞,迅捷无伦的剑法,让中年男子精神防线几乎被突破。

    冷峻的声音再度传出,“既然听不懂人话,留着耳朵也是摆设!”

    “混蛋!你有种杀了我!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只要今日我有一口气在,他日必加倍奉还!”中年男子双手捂着脑袋,仍旧倔强不已!

    一旁冷视的毒王,心中也对中年男子产生几分敬意。暗自思忖,“这中年男子到底是什么来路,竟然如此狂傲,也算有几分骨气!”

    刷,又是一剑,同样的迅捷无匹!

    这次斩落的是中年男子的左手!

    一声惨叫,中年男子看着掉落脚下的左手,眼中似要喷出火焰,牙齿更是咬得嘎嘣直响。

    虞复也不再说话,上前一步,一脚将断臂踢飞。

    这种冥顽不化之人,多说无益!要狠就需狠到底!

    中年男子同样在想,既然受了这么多的苦,赔上了双耳和左手,要硬就要硬到最后!或许,对方马上就要屈服!

    然而,虞复无情的一脚,将中年男子的防线打开。

    那是中年男子身上的血肉,虽然被无情斩下,留着已经没有用处。但眼见着被虞复一脚踢飞,跌入悬崖之下,变成野兽的食物,想着自己的断臂被野兽肆意啃食,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惊悚!

    眼前此人,狠辣绝非常人能比!

    “住手!我说!”中年男子用仅存的右手做出阻挡之意,然后迅速捂上右耳位置,然而看着左臂迅速流出的大股鲜血,又慌忙握住左臂。

    大量的失血,已经让他有**上要晕倒的感觉。

    “前辈,麻烦您给他先止血!”虞复看着狼狈不堪的中年男子,一脸的冷傲。话语中却带着别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就连毒王,一时之间也听命与他,立即上前给中年男子止血!

    几息时间,毒王处理完毕!

    “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在总兵府。”还是冷峻的眼神,高高在上的语气。

    “能先告诉我你的名号吗?”中年男子抬起失神的目光,看着虞复,内心挣扎,眼中透出些许期盼!

    “虞复!”冷峻的口吻,不带一丝颜色。似乎眼前中年男子的惨状,与己无关。

    “很好!我记住了!”中年男子默默的点头,想把这个名字牢牢记住。其实,何须刻意记忆,这个名字已经深深刻在他的心中,成了今生抹不去的梦魇。

    “我到总兵府,就是为了彻底铲除飞天阁余孽!”中年男子恨恨的说出,目光从毒王、火凤身上扫过。

    “第二个问题,是何人要铲除飞天阁?”

    “不是何人,是天下大势所趋!说了你也不懂!”

    “第三个问题,你是什么人,给你说出来的机会!”

    “我是妖蛊宗的青衣护法!小子知道你今天做了何种蠢事了吗?”中年男子总算报出了自己的名号!

    满以为对方会露出惊恐的眼神,谁知虞复冷酷的脸上,没有一丝波动。

    中年男子心中一紧,低头看到自己的惨状,无形的挫败感袭来。连中年男子自己也怀疑自己的身份是否真的没有什么威慑力可言。

    堂堂苗疆第一大宗妖蛊宗的青衣护法,除了妖蛊宗宗主,宗内谁不是卑躬屈膝。就连朝廷总兵朱龄石这种高官重职,也要礼遇三分。

    今日在这个白衣少年面前,却是被狠狠的踩到脚下!

    见自己的身份失去了应有的震慑效果,中年男子心中彻底崩溃。

    起初,他还恨自己手中没有武器,可是被虞复接二连三的重挫之后,他心中都提不起与虞复一战的勇气。

    仅仅他这份狠辣,已经深深震慑自己,失去一战勇气。唯一的依仗,成了自己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身份,谁知抛出这个最后的依仗之后,白衣少年毫无所动!

    “第四个问题,为什么要灭了飞天阁。”

    “这是朝廷和宗主达成的共识,我也不清楚。”

    “最后一个问题,妖蛊宗在宗门墓地为什么留下无数‘草鬼’,意欲何为?”

    “什么?”中年男子张大了嘴巴,“你是怎么知道的?”

    在妖蛊宗宗门墓地,制造银蛊人偶,这在妖蛊宗也只有少数人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白衣少年会知道?

    中年男子眼光快速扫过毒王和火凤,俩人同样眼中含着吃惊!

    无疑!这件事毒王和火凤也不知情,但这个白衣少年却为何知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中年男子内心的恐惧,被吃惊取代,忘了眼前这个白衣少年是何等的心狠手辣,竟然想起迈出一步,直逼虞复身前。“你知道的未免太多了点!”

    “找死!还轮不到你教训我!”虞复飞起一脚,重重的一脚踢在中年男子的胸前,中年男子如同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在空中飘摇不定,失去了一只手臂的他,根本没有办法控制平衡,狠狠的摔倒在一丈之外。

    狼狈不已的爬起身,心中的恐惧再度袭来。

    “这是宗门绝密计划,不能说!”

    “难道死都不愿说出吗?”

    “我再提醒你一句,进来妖蛊宗是不是有许多不明身份的汉人高出现?”

    “什么?你这也知道?莫非你就是那个神秘组织的人?”

    中年男子彻底的服气了。妖蛊宗确实在势力范围内发现一些汉人,而且身手各个不弱!是他带着几个宗门好手活捉好几个,谁知严刑逼供下,几人选择吞毒而死也不愿张口招供!

    “我与那个组织无关!我只想知道,你说的天下大势所趋和你们制造银蛊‘草鬼’,还有铲除飞天阁,到底为了什么目的!”

    “恕难奉告!”中年男子说完,竟然一屁.股坐在地上,闭上双眼,不再理会虞复和毒王、火凤三人。

    “苗王也是你们铲除的对象吧!哈哈,不过你们没有机会了!”虞复脸上露出玩味的冷笑。

    “今日我认栽,既然想知道的你都知道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中年男子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好!我敬你是一条汉子,就给你个痛快!”手起刀落,中年男子的头颅已经滚落一旁!

    血腥场面,让火凤不忍观看,默默退后数米,转身而立!

    “虞复,最后这个问题你有答案了么?”毒王眼中噙着无数疑问,小心的问道。

    虞复的杀伐果断,出手狠辣无情,再加上骇人剑术,让毒王感到无比陌生。陌生到无法将他与半年前那个不忍杀死坑害自己的师门中人的白衣少年联系到一起!

    何止死毒王,就连虞复也觉得自己变得过于嗜血。低头看看手中血饮,无奈的将其插入剑鞘。

    “如果我猜测不错!妖蛊宗下一个目标就是苗王。”

    “妖蛊宗的阴谋目前还不能断言,但可以肯定,飞天阁就是妖蛊宗借朝廷之手予以铲除!苗疆三大势力,还有毒王可以与之抗衡,妖蛊宗的下一个目标,应该是苗王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