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70章 探总兵府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三人走到窗前另外一张桌前坐下,自然向窗外望去,瞬间三人均被石化。

    你道是为何?三人目光所及处,乃是宽广的演武场。

    远处,若隐若现的才是总兵府的亭台楼阁。在这里几乎得不到有用的信息。

    江南边陲,最是地广人稀,一个总兵府,竟然比金陵王侯的住宅还要宽阔!

    三人对视一眼,眼中满是失望!虞复刚要说话,却被毒王看向旁边桌子的眼神打断!

    虞复回头看去,这才注意到对面桌边坐着一位中年男子,身穿佛头青布绸衫,腰间的黄色祥云纹玉带上挂着一炳柳叶弯刀,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下,闪烁着狡黠的目光。

    中年男子也正看向虞复这边,四目对视之下,他脸上闪过一丝浅笑。“几位如此雅兴,来这‘登天楼’不知是瞻仰何人手迹?”

    “哈哈,阁下说笑了!我等一介草莽,只想登高远望,谁知这‘登天楼’还要分三六九等,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毒王不动声色的说道,“难道这位兄台是为这满墙字画而来?”

    “兄台见笑了,我只是图个清静。既然三位有此雅兴,在下就不打扰了!告辞!”说完中年男子起身下楼。

    看见中年男子离开,火凤轻轻的问道,“师父,为何让他离开?”

    “此人虽透着古怪,但我们今日不便多生事端!”毒王微微一叹,语气中透着无奈!

    三人来到窗前,尽力将总兵府能够看到的情形记住。

    不一会儿,有小二送来酒水,三人假装欣赏屋中名人手迹,直至将小半个总兵府深深的记入脑中,才结账下楼。

    在总兵府周围又盘旋半晌,三人才回到客栈。

    “前辈,酒楼那个人有何不妥吗?”

    “那人是苗人,显然也是对总兵府很感兴趣,但是不知道是敌是友……”火凤替毒王解答道。

    毒王默默的点头表示同意。

    匆匆吃完饭后,三人各自回房休息。

    直至三更,毒王和虞复同火凤叮嘱告别,借着夜色,往总兵府而去。

    空荡荡的街道,除了更夫和夜香夫偶尔经过,再无他人!

    二人很容易到了总兵府外,找到一个隐蔽处,纵身跃入府中。

    摒息查看四处,并无危险,只有整齐的巡逻兵甲,在偌大的府中穿梭。

    俩人都是轻功绝佳之人,轻松绕过巡逻卫兵。在演武场周围寻找总兵朱龄石的住所。

    一来,演武场附近白日刚刚观察过,地势比较熟悉;再者,总兵的起居,应该在演武场附近。还有,就是神算子告诉今夜来总兵府,如果不出意外,总兵府应该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俩人专找亮灯的房屋搜索。

    ……

    辗转半天,终于在一个门口站满卫兵的大殿前俩人停住。“议事堂”的牌匾,在灯火中很远便能看见。

    应该就是这里了。俩人交换眼色,从暗处跃上屋顶。

    毒王估摸着在隐蔽处,揭起一片房瓦。俩人同时猫着腰看向大殿内。

    大殿中灯火通明,正中座位旁摆着一张桌子,两人正在对弈。

    一个华服老者,身后站着两个持刀侍卫,应该是朱总兵无疑。

    另一人身穿青布绸衫,腰缠黄色祥云纹玉带,一头乌黑茂密的长发,看其背影,颇为眼熟!

    俩人同时吃了一惊,正是白日在登天楼所见中年男子!

    只是腰间没有佩刀!

    毒王心中暗暗吃了一惊,幸亏白日没有与其更多交流,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俩人再度向殿中望去,同时大吃一惊,这一惊非同小可!

    原来揭开的瓦片正下面,几个带刀武士,正在圆睁虎目,怒视屋顶!

    毒王和虞复同时呆住!

    也就片刻,俩人不仅回过神来,而且差点笑出声!

    俩人揭开瓦片的同时,已经被大殿中的武士发现!只是揭开瓦片处正好在一处屏风后面,从上可以看到殿中全景,从下,被屏风阻断!

    屏风后的五个武士,显然不愿发出声响,只能怒视屋顶!

    俩人心中虽然后悔过早暴露身形,但是从目前形势来看,屏风后面的人也不会轻易发出声响。这就说明暂时虽然暴露,但性命暂时无忧!

    虞复仔细视察大殿,多处屏风后,都隐约有埋伏!

    想起白日总兵府进出频繁的士兵及军官,再与大殿中情形联系到一起。果然总兵府设计了陷阱!虞复不仅对殿中中年男子感到一丝怜悯。不过,这些幕后杀手,要是针对自己和毒王,也是不小的麻烦!

    “哈哈!少侠输了!”殿中传来老者洪亮的声音。

    “大人棋艺精湛,草民不是对手,见笑了!”

    眼见殿中二人即将切入正题,屏风后面的武士却是满面怒容,用手遥遥示意虞复和毒王离开。

    毒王手指放到嘴唇上,示意下面武士噤声。

    谁知此举让殿中武士更加恼怒,示意要杀了二人!

    “妈的!跟我嘴硬!见面不杀你已经是我格外开恩,还敢嘴硬,真是不识好歹!”毒王心中恼怒,从怀中取出一个药瓶,倒入手心少许粉末,暗使内力,向着下面的武士撒去!

    带头的武士发觉不对,赶紧摒住呼吸。可是其余几个武士没有这么幸运,随着淡淡白色粉末的落下,四个武士几乎同时跌倒!带头武士赶紧扶住,手忙脚乱的将四人轻轻放到在地!

    目中似乎要喷出火焰,再次怒视屋顶的毒王二人,恨不得生吃了屋顶的两个大胆狂徒!

    “还来!”毒王再次倒出少许药粉洒下。

    武士这次用手臂挡住鼻孔!目中有些惊恐,身形也向后退出一小步。刚才身后几人顷刻间被药粉迷倒,让他心中有了深深怯意,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此刻,那个武士心中定然暴跳如雷。如果不是怕坏了主上大事,这才委屈求全,如果虞复和毒王落入他的手中,他定会千刀万剐,以泄今日之愤!

    毒王见武士不服,继续洒下药粉。

    ……

    几次三番,直到武士拱手作揖才罢休!

    一旁的虞复,早已抱着肚子笑的喘不上气来,又不敢发出声响,活活憋出内伤!

    毒王暗示虞复监听殿内谈话,自己到其余几处屏风上,如法炮制……

    一共五处,每处都有五、六个武士,不过他们可没有先前那个武士头目幸运,全部被毒王放倒。

    毒王拿捏的恰到好处,武士倒地,竟是没有发出丝毫声响。

    虞复不禁对毒王的手段深深佩服!毒王,名至实归!

    “……请大人尽快找出飞天阁余孽,否则事情败露,小人担当不起!”

    “你是要命令老夫吗?”

    “草民不敢!不过事前约定,如果不能够彻底铲除飞天阁,恐怕会养虎为患!”

    “大胆!竟敢如此和大人说话!”总兵身后的武士已经按捺不住心中怒火,一个小小的江湖小丑,竟敢如此和总兵大人说话!

    朱总兵举手阻止卫兵继续说话,看着中年男子淡淡说道,“想不到你们目光短浅,如此何以共谋大计?”

    说完端起身边茶杯,淡淡抿了一口!茶杯端在手中,却是不放到桌上,似在心中做着某项艰难的抉择!

    “动手,你解决下面武士!不要发出声响!”说完毒王到大殿中央几人正上方,揭开房瓦,同时一把药粉,随着内力急速落下。

    几乎同一时刻,两条黑影,从天而降!

    那个屡屡吃瘪的武士,见虞复终于能够现身一战,早就握好手中长刀!

    然而,手中长刀,却被迎头砍下的血红长剑巧妙避开,巧妙的划过喉咙,一股鲜血飚射而出,重重的射在屏风上,将隐身的屏风染红!武士满眼噙着浓浓恨意,却就此逐渐变得暗淡,再到无神……

    虞复将其身体轻轻放倒,立刻激射向殿中。

    大殿中几人,突发异变,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卫士和总兵已经吸入药粉,就在倒地的刹那。毒王堪堪落下,一只脚轻轻勾住倒地卫士的身躯,一只手抓住朱总兵手中茶杯!另一只手一弹,将事先准备好的手中药粉再次撒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另一个武士脸上!

    异变突生,中年男子慌忙站起后退,却迎上一把滴血的血红长剑。

    毒王将最后一个卫士悄然放倒,来到中年男子身前,手指如电,封了他的穴道。

    俩人不敢耽搁,顺着刚才留下的绳索,爬上屋顶,顺着原路,避开巡逻兵士,往总兵府外面急飞而去。

    “前辈,你把总兵也杀了?”刚刚出了总兵府,虞复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哼!我倒是想杀,但是杀了他我们就别想出城了!”毒王鼻中冷哼,好不解气的样子!

    想起那个连续吃瘪的武士,虞复心中还在窃笑不已!说实话,这次好不痛快!

    “快快离开!迟则生变!”毒王冷峻的说出,丝毫不因为刚才的侥幸而沾沾自喜,倒是有几分埋怨虞复不够矜持!

    俩人带着个累赘,刚刚到客栈,就见总兵府方向涌出长长的火龙。

    毒王嘬嘴长啸!三匹马应声而出,一个纤弱身形的黑衣人端坐马上。

    虞复又是一愣!毒王直接飞跨马上,“还不快走!”头也不回的催动坐骑,向苗疆方向而去。

    虞复催马赶上,心中还在疑惑,不知道火凤在哪里搞到这么三匹坐骑,当真是雪中送炭!

    城门口,守城兵士被三匹骏马冲开。

    四人三马,绝尘而去。

    等到总兵府的人追到城门时,虞复等人早已没有踪影!

    “给我追!”一个将军模样的军官喊道,一队战马冲出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