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69章 遇神算子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毒王刚刚落座,就听见旁边有人小声议论飞天阁之事,细听之下,讨论之人却是格外小心,不再能够听到言语内容。

    毒王暗转方向,看到谈论二人,均是汉人打扮。一个短衣武装,似是护院武夫;另一个相貌俊朗,似是略有身份。

    环视四周,小店中人有好几桌似乎是江湖人士或者习武之人。

    自从鲜卑族入主中原,建立北魏后,江南就是武林人士的主阵地。连这南宋边陲,也存在不少武林中人。

    角落里一个身穿道袍的算命先生,身边放着“神算子”的黄底黑字招牌,正在眯着眼睛,品着美酒!毒王在其身上略作停留,就移开目光。

    这种算命先生,虽然其中也有藏龙卧虎之辈,但是江湖骗子却是比比皆是,毒王也不愿招惹。

    毒王凝神细听,却再也听不到相关消息,偶尔有人讨论,却也是谨慎的紧!

    事出反常必有妖!正常来说,一个偌大门派被灭门,肯定在江湖上传播极广。现在竟然连谈论都是偷偷摸摸,显然事情背后有不为人知的秘密!这让鬼王更加不解,心中疑虑不减反增。

    一连几日,虞复和火凤一点收获没有,连经常进出总兵府的人都熟悉了。看来盯梢也不是件急功近利的事情,俩人都做好了论持久战的准备。官兵所为,这是唯一的线索,俩人不会轻易放弃!

    毒王那边,和第一天的收获差不多,只是偶尔听到飞天阁的只言片语,没有更进一步的信息。

    这天,毒王在一处酒楼继续守株待兔,一个道袍老者大喇喇的坐到了对面,将手中黄底黑字的招牌放到身边。更可气的是拿起毒王的酒自己喝了起来……

    毒王强压心中的怒气,说道:“阁下,我们很熟吗?”

    “四海之内皆兄弟!可熟也可亲!”

    毒王心中恼怒,多日暗查毫无进展,这个死道士竟然这般不知死活。要知道毒王要他的性命足足有上百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方法!正当毒王准备发威的时候,死道士又说话了。

    “九死一生也会失手,真是难得!”

    毒王闻言一震,再细看道士,才想起来就是第一天所见的那个神算子。满腹狐疑的毒王盯着这个道士,半天说不出话来。刚才这句话,分明就是和自己喝酒的筹码。但是不知道道士所说的“失手”是指上次西湖冰蝉的事情还是此番查探之事?

    不过有一件事毋庸置疑!道士已经知道毒王的来历!

    凭借这点,毒王也不能就此下手!

    “哈哈,原来道兄深藏不露!老夫失敬!”

    “小二,上酒!”毒王加了一坛酒,顺便要了几个小菜。既然这个道士知道自己来路,还敢同桌共饮,即便是江湖骗子,也有常人难以企及的心性!

    为此,毒王在弄清楚之前,很是愿意请他喝顿酒!

    推杯置盏,不大功夫桌边多了好几个空酒坛子。

    酒者,炽热似火,冷酷像冰;可敬可泣,该杀该戮;它能叫人超脱旷达,它也能叫人肆行无忌,叫人丢掉面具,原形毕露,口吐真言。

    此刻,俩人饮下不少,毒王也尽到主座之谊。

    “敢问道兄怎么称呼?”

    “身似浮萍任飘零,天机可泄神算子。”

    “神算子?呵呵,既然道兄知道老夫来历,不知有何指教?”

    “能否借一步说话?”神算子一口喝尽碗中酒,径直下楼。

    “小二!不用找了!”毒王将银子拍在桌上,紧随着下楼。

    “请道兄随我到客栈一述!”毒王说完在前面带路,俩人并排着往毒王落脚客栈而去。

    进入房中,毒王反手关上房门。

    “请大师指点明路!”毒王双手作揖,恭敬一拜!

    想来多日探查无果,神算子送上门来,必然有事相告。救命稻草,焉有得罪之理!

    “毒王不必如此!请坐下说话!”神算子也不得寸进尺,镇静自若!

    俩人坐到桌边,神算子倒上一杯茶。用手蘸着茶水在桌上写了几个字,毒王细看,只见写着“今夜三更总兵府!”

    毒王眉头紧皱,抬头双眼紧盯神算子。“你要我今夜夜探总兵府?”

    神算子看着毒王微笑不语!

    总兵府,可是防范森严。岂能轻易刺探?毒王几人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就算成功进去,也不一定能够有所收获!总不能强行绑架逼问总兵朱龄石吧。

    毒王心中怀疑,如果神算子有意使诈,今晚多半总兵府设好陷阱,几人进入就是自投罗网,真正的九死一生!

    毒王想从神算子眼中看出虚实,无奈神算子也是久走江湖之人,隐藏颇深,两人对视半天,毒王也看不出一丝痕迹。

    “不知道兄为何帮我?毒王甚是想不通!”

    “刚刚说过,四海之内皆兄弟!看你日日守候在茶楼,一时冲动就想指点迷津!”

    “如果此番能够探出个中缘由,这个人情,他日必有厚报!”毒王再次拱手,但言下之意,如果上当,也定不会放过神算子!

    “我言尽如此!信与不信请毒王自行决断,在下告辞!”神算子起身往外走去。

    临出门前,回头说道:“他日有缘,望与毒王不醉不休!”

    说完,神算子仰天大笑出门而去!

    客栈内毒王纠结难断,自己三人性命,可是没有冒险的资本啊,还是与虞复和火凤商议后再做定夺。心中虽是如此,但难得的机会,却是吸引着毒王久久不能释怀。

    或许,错过这个机会,再想查探出飞天阁消息,堪比登天!

    想来想去,毒王决定即可与二人商议定夺!

    毒王再次乔装,找到了还在总兵府外监视的虞复和火凤!

    “可有收获?”毒王轻声问道。

    “今日出乎寻常!……”虞复刚要细说,被火凤打断。

    顺着火凤暗指方向看去,一队官兵,足足三十八人,披挂整齐的进入总兵府。

    毒王心中一凛,暗示俩人回去说话。

    再次回到客栈中,毒王心中挣扎,良久下定决心,将神算子之言和盘托出。

    “今日总兵府确实不比寻常,虽然许多将领都是平日经常进出总兵府,但是今日格外频繁!”虞复看了一眼毒王,继续说道,“如果神算子所言非虚,今日晚上将有重要的人会见朱总兵;或者,这些人就是忙着为我们准备的陷阱。”

    “再这样下去,我们恐怕连真相都无法查清,更不要说报仇了!不如虎穴,焉得虎子!就依神算子之言,今晚夜探总兵府!”火凤咬着嘴唇说道。

    多日来毫无收获,已经将大家的耐心消磨大半;剩下的耐心也是谨慎和不能随意冒险的原因在强加支撑。

    火凤之言,顿时激起虞复和毒王的慷慨之情。

    “好!就算是龙潭虎穴,今夜我们也闯一闯这总兵府!不过火凤你留在客栈,如果天亮之前我和虞复没有回来,你就赶紧离开。城中神算子必然知道事情真相,你想办法找他为我们和飞天阁报仇。”说完,毒王看向虞复!

    眼神中既有征求,又有期盼。

    “好!就这么定了!”

    “那好!我们这就趁着天色尚早,看看总兵府构造!”

    三人再次来到总兵府附近,四处寻找可以登高之地。

    终于,在总兵府附近找到一个酒楼,暗暗计算,在顶层可以一览总兵府。

    三人进了酒楼,顺着楼梯往顶层走去。

    酒楼名叫“登天楼”,进入其中,才发现规模不小,酒楼共八层。

    一楼满是宾客,大多为市井白丁;

    二楼,宾客减半,坐上宾客皆身着锦衣;

    三楼,却是雅座,对面有高台,看来有戏子登台献艺;

    四楼,摆满古琴、古筝、编钟等不知名的乐器,古色古香,座上宾客已经寥寥无几;

    五楼,却是朴素异常,桌旁摆着围棋,宾客更是稀少!

    六楼,挂满丹青,座中不足五人。

    七楼,挂满牌匾,皆是当代名家手笔。座中只有一人,靠窗而坐!

    三人刚要继续上行,被一个美丽女子挡住,“对不起,三位客官,可有总兵府贵客?”

    三人相视而笑,“怎么?这里吃饭还要经过总兵府的安排?”

    谁知那女子悠悠说道:“三位贵客请留步,这‘登天楼’确实有所规定,这八层可是不是任何人都能上去的。”

    三人心中忿忿,又不敢表现出来,毕竟此行,有所目的!

    “三位不妨就在七层用膳,登天楼只有八层,九层就是登天!世间少有人能够登天揽胜,故在修建之时就将九层取消,八层只供达官贵人观赏。寻常百姓,可以在八层以下观赏!”

    三人回想起来,确实此楼各层都是按照等级划分。不过让达官贵人登上八层楼吃顿饭,确实是有些不划算。

    “还有一事需要说明,‘登天楼’每层楼的收费都比底下一层贵一倍。一层与寻常店铺相同,逐层翻番,所以七层便是寻常店铺的六十倍不止!”女子一脸职业微笑。

    “难道每上一层宾客就有这么大的收获吗?”

    “客官说笑了,这些都是由宾客自主决定!不过登高一分,便能多些收获不假!”

    毒王肉痛的掏出十两银子,“给我们上两壶酒,不够最后再算,这是定金。”

    三人走到窗前另外一个桌前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