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60章 空手而归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赵季平在驿站中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般急的团团转。

    他此行千里迢迢,担负两国使者重任。途中凶险暂时不说,主要是此次行程事关两国大运,更是关乎自己前途官路。事成可能平步青云,出人头地;事败,苗王将其送与南宋皇帝也不是没有可能,到时候千刀万剐也未可知;就算安然回去,上柱国那里也是丢失了说话的分量!

    就在赵季平心乱如麻、坐立不安之际,听到驿站小卒喊道,“顺天王驾到!”

    赵季平如蒙大赦,就像濒死之人遇到了救命稻草,那种喜悦之情无以言状。赵季平急忙起身迎接。

    来者身高八尺,一身白色锦缎汉装长袍,手持折扇,面净无须,器宇轩昂,眉宇间隐隐一丝病色,但举手投足间显得无比儒雅、出凡超俗。赵季平即便是在洛阳,也很少见如此风度翩翩的皇亲达贵,心中顿时生出一丝欣喜。“见过顺天王爷。”

    “大使远道而来,舟车劳顿,本王很是钦佩。特地前来拜访!”

    “王爷言重了!我在北魏就曾听说苗疆有位顺天王爷,对汉族文化极为推存,今日一见才知,王爷才是当世超凡的存在。”

    撼天英杰强忍着心中的反感,“不知道大使带来了柱国大人的什么信息?”

    “哦!一高兴差点忘了,这是我们王爷的亲笔书信。特意让小人务必交到顺天王爷手中!”说着赵季平从怀中拿出一个蜡丸,交给顺天王。

    顺天王看了一下蜡丸,封印完好无损,拿着就往要离开。

    “王爷请留步,请问我怎么向柱国大人回话?”赵季平一脸茫然,捎带着有些紧张。

    好不容易来个搭理自己的,结果没说两句话就要走,自己不是又要坐冷板凳?

    “在你离开之前,我自会给你回话!”撼天英杰说完再也不做停留,留下身后呆若木鸡的赵季平傻站在原地。

    撼天英杰回到府中打开蜡丸。取出里面的纸条:“结盟之事,务必说服苗王,鲜卑挥师南下,自然少不了王爷好处!”

    撼天英杰看完后取出火折子将纸条烧毁!陷入深思。

    良久之后,起身喊道:“来人,备车!”

    “王爷要去哪里?”

    “面见苗王!”

    门外卫兵答应着去了。

    少时,一辆马车,往苗王宫中而去。车上,一位儒雅青年,面色凝重,若有所思!

    马车径直到了苗王府上,儒雅青年进入大殿款款拜倒:“儿臣向父王请安,愿父皇洪福齐天,长生不老!”

    “英杰啊!快快请起!”

    青年起身,抱拳站立,“父王,近来身体安好?儿臣不孝,太久没有探视父王,请父王恕罪!”

    苗王满面慈爱的说道,“英杰,坐到父王跟前来。”

    撼天英杰上前,坐到苗王身边。

    有时,达官显贵倒是不如寻常百姓快活,就连亲情也是这般局促刻意!

    “英杰,近来身体可好?一会离开的时候拿一些上好的人参回去。”

    “谢父王!儿臣还是老样子!不碍事!”撼天英杰看着苗王欲言又止,终于鼓足勇气说道,“儿臣有一事不知当不当问……”

    “尽说无妨!”

    “不知道父王对北魏结盟一事怎么看?”

    “朝中大臣主张结盟和反对者各占一半,父王也不知如何决断。”

    “难道父王不想开疆展土,称帝天下吗?”

    “父王老了!如果你身体康健,父王或许会改变主意……”

    苗王长叹一口气继续说道,“储王心性稳重,父王归天之日,留下祸患,恐怕祸及苗疆,此事不用再提了!”

    苗王心中顿然惆怅,撼天英杰不好再加劝阻。

    难得的亲人团聚,却是暗含利益刺探,虽然对政局无碍,但是对亲情却是打击沉重!

    “父王劳累,早点休息!儿臣告退!”撼天英杰只好告退!

    一个年过半百的车夫,身着一件干净的灰布长衫,一匹黄骠马拉着辆奢华的马车步伐缓慢,向城南方向慢慢行去。一如车中儒雅的青年紧皱的眉头。

    “父王还是受大哥的影响多一点……”

    马车中的撼天英杰,怅惘无比。

    天赐良机,无奈父王举棋不定,最后起关键作用的却是这个兄长。

    撼天英雄,向来满足现状,目光短浅。但却是储王!

    上天为何如此不公!撼天英杰满腔悲怒却无从发泄!

    “回府!”

    年过半百的车夫答应一声,手中马缰抖动,黄骠马足下发力,马车飞快的往顺天王府而去。

    撼天英杰回到书房中,带着满腹悲愤和凝重写下:“苗王顾及储王心性,不愿结盟。如若北魏挥师南下,吾必会从中斡旋,骚扰南宋边疆!”

    封好蜡丸,撼天英杰嘱咐一个卫兵,乔装一番,送往驿站赵季平手中。

    既然苗王不愿结盟,撼天英杰也不好与北魏使者走的过于亲近。所以才特意安排!

    驿站中的赵季平,本是心中焦虑,见来人送上蜡丸,也不见撼天英杰,心中已经明了一二。

    千辛万苦本期望成就一番伟业,结果却是这般天不遂人愿。幸好收到这个蜡丸,也算此行的唯一收获,赵季平心中有种说不出的苦涩!

    接下来几日,赵季平几次求见苗王,结果收到的全是闭门羹!

    终于在第五日的时候,赵季平失去了耐心,想到此行路上为躲避南宋关卡盘查,耗时不少。不能就此再行耽搁,上柱国大人还在等待回音。于是赵季平让驿站小卒转告苗王,第二日便会起身离开。

    次日,苗王派人送来盘缠细软,算是对北魏鲜卑的委婉拒绝。

    赵季平心中五味杂陈的收下盘缠上路。

    ……

    洛阳,上柱国刚刚上书皇帝挥师南下,开疆拓土的大计被恩准。

    公孙刚等几位得力部下四处征兵,准备南下大计。

    “赵季平还是没有音讯吗?”

    “回大人,洛阳距苗疆不远万里,势必时日会久一些……”

    “苗疆势力薄弱,此次结盟希望渺茫。唯一希望便是那位顺天王。但是顺天王到底有多大能量老夫也没有把握!罢了!征兵事宜进行的怎么样?”

    “连年征战,人丁稀少,行军打仗之人更是少的可怜,一连几天,属下征兵不足伍仟……”

    “百姓确实不易,还是早日统一天下,也好让黎明百姓脱离战乱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