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58章 鲜卑来人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二十多个守卫,在虞复面前丝毫没有威胁。经过处,势同摧枯拉朽,数十人还未看清长剑走势,就丧命剑下。

    惊骇的卫兵识相的让出一条道,只在身后数米之后呐喊助威。

    门口两个握剑男子,已看清虞复面目。两人对视一眼,皆是不可思议!

    “杀!”俩人同时大呼一声,手中长剑如同出海蛟龙,威势惊人。

    “八音傲世”,虞复毫不留情的使出了病字诀,体内真气只剩下不足一成。

    如梦如幻的剑光,闪着梦幻般的红芒,划过俩人的喉咙。

    就在俩人刺出双剑的同时,虞复的八音傲世几乎同时使出,绚丽的剑气和梦幻般的缠绵剑意,让俩人如出海蛟龙般的凌厉剑招一顿,虞复借机冲入俩人中间,待俩人恢复理智时,喉咙已经被割断,意识也在一瞬间彻底丧失。

    随着两具身体沉重的倒地声响起,虞复已经摸到王府大门的开关。吱嘎声响起,一道身影电射而出,慌不择路的消失在银辉掩映的天地间。留下如鬼魅的身影深深刻在追来的卫兵脑海之中。

    天大地大,出了王府,虞复心中真气不济。

    “该死的公孙岭!”虞复暗骂一声!凭着最后一丝理智和意念,支撑着疲弱的身体,又逃出百里之地。

    眼前一黑,虞复人事不省!

    王府门口,杨洛气极,“还不给我追,无论生死,给我把这个贼子抓来。”

    “是!”无数卫兵向着虞复奔走方向追出,等身后王府消失在夜色中,众官兵不约而同的放慢了脚步。

    “我说队长,我们真要追拿这个犯人吗?”一个卫兵问为首的小军官道。

    “你傻啊!连双收客和半途废都被杀了,我们去还不是送死的份。”军官一巴掌敲在刚才那卫兵头上,卫兵的盔甲被打的歪在一边。“传令,原地休息!”

    “队长命令,全体原地休息。”那卫兵扶正头盔,向身后众人喊道。

    ……

    顺天王府,撼天英杰儒雅的脸上挂满寒霜,旁边的刀白鸽正在添油加醋的叙说着荷花池桥头的经过。

    “臣妾诉说句句是真,不信你可以问问盗痴大侠!王爷一定要给臣妾做主啊!”说完哽咽之声不断,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纷纷掉落,酥胸一起一伏,令人我见犹怜。

    “盗痴!你们怎么也在后花园中?”

    一旁的盗痴神色紧张,连忙说道,“我和半途废兄弟在花园中饮酒,听见桥上动静,正好看见虞复意欲非礼王妃!”盗痴偷偷看了一眼撼天英杰,“双收客通常在夜间练剑,我们赶到桥头的时候,双收客已经先一步赶到。可惜半途废兄弟,上前找虞复那畜生理论,冷不防被虞复偷袭杀死!我赶紧回来报信搬兵,回去后……”

    “好了!你下去吧!”撼天英杰淡淡说道!

    盗痴斜眼看了一眼刀白鸽,“是!”,答完之后悄然退下!

    “胆小鼠辈!”撼天王爷不屑的看着盗痴背影,眼中满含厌恶之意!

    “你说的话都是真的?”撼天英杰转身看着刀白鸽一步步逼近!

    “臣妾句句是真,王爷这是何意?”刀白鸽惊恐万状,不由得退后一步!

    “哼!你当我是傻子么?今日在宴席上双收客和半途废对虞复忿忿不平,偏偏晚上虞复就找上了你?更巧的是他们三人同时出现在后花园?说!”撼天英杰满面怒容!

    “哇!……”刀白鸽感情无法自已,大哭出声。

    “住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不要把我当傻子!我警告你,不要再背着我做小动作,否则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记住了吗?”撼天英杰压低声音说道,语气中俨然不可侵犯之意弥漫房中!

    刀白凤跪倒在地,“是!臣妾知错了!再也不敢了!请王爷开恩!”

    “好了!下去吧!今日之事,以后不要提起!”撼天英杰说完转过身去。

    刀白鸽悻悻的离开。心中把虞复骂了千百遍。

    世界上总是有那么一些人,算计别人的时候感觉理所当然,一旦败露,第一时间不是忏悔自己的错误,反而迁怒于受害之人,实在是不可理喻。刀白鸽无疑就是这种人!

    刀白鸽走后,杨洛在门口露出半个脑袋。

    “进来吧,杨师爷!”撼天英杰一扫脸上阴霾,儒雅的打开扇子轻轻扇动着。

    杨洛进入房中,立在一边。“王爷……”

    “虞复逃脱了?”撼天英杰淡淡的问道,看不出一丝喜怒。

    “老臣无用……”

    撼天英杰轻轻摆手打断杨洛的话,“这不关你事!我早就发现虞复身怀绝技,本有心拉拢!不料……”撼天英杰略停片刻,失神的说道,“哎!可惜了!”

    “王爷不必挂怀!双收客和半途废无用,费不着王爷为此伤感!”

    “我并不是为此二人伤感,”撼天英杰轻轻摇头,“此二人本事并非如传说那么厉害,我虽早有察觉,但没料到这么不中用。我可惜的是损失了拉拢虞复为我所用的机会!这俩人坏我大事,倒是死有余辜!”

    “王爷所说极是!”

    “好了,此事就此略过,不要张扬!”

    “是!”

    撼天英杰见杨洛不走,“杨师爷还有其他的事情?”

    “鲜卑使者白日已见过苗王,并向府中送来拜帖,希望见王爷一面,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鲜卑族?”

    “正是!”

    “来者什么身份?”

    “据老臣所知,来者正是上柱国亲信!”

    “来人身在何处?”

    “目前在驿馆休息!”

    “好!等天亮我见过父王再做定夺!”

    “是!老臣告退!王爷保重身体,早点休息!”

    撼天英杰略略点头,杨洛退下!

    “鲜卑族?看来鲜卑族的上柱国是个人物。看来我等的机会终于来了!”撼天英杰一扫虞复一事带来的不快,目中精光闪烁,“苗疆也该向世人展示一下了!不知道父王是否由此心意!”

    天亮的时候,一队队卫兵先后回到府中,自然是没有任何收获。

    杨洛略作训斥,就放过了众人。众卫兵心中大喜,本来以为这次必定会受到重重责罚,谁知仅仅是训斥一番。

    各个心中暗自庆幸,幸亏昨夜没有傻傻的追踪虞复,否则估计已经魂飞天外,需要长眠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