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56章 桥头之战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顺天王府。

    夜色渐浓,虞复躺在床上却怎么也无法入睡,起身,走出房门。

    院中洒满一地银光,墙外楼阁若隐若现,不自觉得走出小院,来到王府后花园。

    夜色微凉,虞复不自觉的裹紧衣衫,听着寂静的夜空中传来的虫鸣声,还有花瓣悠然落地的轻响。

    虞复喜欢夜色,喜欢在夜色中行走,一如他的人生,黑暗中迷失着方向,不知何去何从。

    突然,一道身影,进入了虞复的视野。

    满池荷花的拱桥上,一袭白衣女子,俏立桥头。

    不是别人,正是刀白鸽。

    虞复正要离开,却见刀白鸽跨上护栏。

    “不好,她要跳河!”虞复不假思索,疾风步在脚下踏出,形如鬼魅。瞬间移动到桥上,一把将刀白鸽自腰间抱住,拉回到桥上。

    “救命!”一声娇呼响彻夜空。

    “大胆淫贼!竟敢在王府撒野!”

    “还不放手,找死!”

    黑暗中,盗痴和断刀半途废不知何时出现在桥头,另一边则是双收客!

    “该死,中计了!”虞复大骂自己愚蠢,自己已经被围在桥中。

    低头看刀白鸽,却是衣衫凌乱,酥胸半露。自己一只大手,更是从腰后穿入,正放在那片柔软处!

    虞复欲抽出手,却被刀白鸽死死抓住。

    “王爷,妾身对不住你啊!”说着嚎啕大哭。虞复用力抽出右手,刀白鸽顺势倒在脚下。

    双收客和盗痴、断刀半途废已经从桥头逼来。

    “原来是虞大侠!”双收客脸上露出奸计得逞的淫笑!“竟敢打王妃的注意!当真是艺高人胆大啊!”

    “动手吧!”虞复没有傻到和一群算计自己的人进行辩解,更不期望他们能够就此原谅自己。

    “让我看看虞大侠手中有多少斤两,竟然如此大胆妄为!”说着半途废亮出身上所带的半把刀。

    刀光暗淡,在月色下也是漆黑一片,虞复眼中,却是难得的磁石铸成。刀中古怪,虞复一览便知。

    铮!血饮出鞘,虞复斜向跨出一步。

    “看招!”断刀袭来,劲风扑面,虞复冷哼一声,举剑相迎。

    血饮,来自暹罗国,材料却不是铁器。

    当啷!刀剑交鸣。没有大家意象中的现象发生!

    虞复嘴角浮出冷笑,一脚踢在断刀腰间,断刀吃痛,顺势在地上滚开。

    爬起身子的时候,月色下的半途废满脸通红,眼中惊讶一闪而逝,喷火的双目露出无穷杀意!

    半途废成名绝技,全靠刀中磁石,让人猝不及防中暗下杀手。谁知,与虞复交手的时候,磁石没有发生作用,就在自己愣神的刹那,被虞复一脚踢中,心中岂能不怒。

    莫说虞复是不见经传的后生晚辈,就算是同辈中人,半途废也会心有不甘!

    不杀此人,难解心头之恨!

    “半途废,果然和废物差不多!”虞复一脸冷傲,不见平日的半点谦恭。更是露出与年纪极为不符的冷静。三大高手围攻之下,丝毫不惧!

    “次子果然不同寻常。大家联手一击,我就不信小子能有多大能耐!”盗痴生性胆小!见半途废吃亏,也不讲究江湖辈份。

    “宵小鼠辈,凭你们还不配留下虞复性命。”一股凌然正气,充斥在虞复身上!倒是让三人感到一种压迫感!

    “上!”双收客率先一剑刺出,直取虞复后心。

    盗痴也不答话,见双收客已然出手,身影动处,一掌徐徐拍来,看着轻松,却是全力以赴。

    这一掌足以开山裂碑!掌影将虞复身上各处要害尽数笼罩,因为修为老道,掌法精妙,让人感受到的是徐徐而来,实际迅极。掌力吞吐自如,攻向目标也是随机变化。

    半途废更是不甘落后,就地一滚,断刀连环挥舞,带着凌厉刀风,直取虞复下三路。

    三大高手,全力合计!

    腹背受敌!

    上中下三路全有袭击。

    虞复心中早知此战艰难,见此逆境,心中求生欲暴涨!

    “八音傲世!”血饮顷刻间变得通红,一剑刺向盗痴。

    盗痴犹豫,用掌力全力一拼,胜算有六成,谅虞复年纪轻轻,剑术高明,毕竟内力有限!自己几十年的内力积累,如果对方硬撼,两败俱伤。但身后双收客的夺命一剑,半途废的地堂刀,虞复就算不死,也会重伤!

    但此剑诡异,突然血色暴涨,怕其中有诈!“看你们的了。我诱敌成功,先撤了。”

    盗痴毫不犹豫的倒飞而去,落在丈许外紧盯虞复手中血红长剑!

    半途废和双收客见盗痴临阵脱逃,心中满是不屑,暗骂老王八蛋!手上却是毫不客气,毫不保留的全力击出!

    虞复心中满是笑意,盗痴果然胆小谨慎!一招虚招,已然化解正面威胁!

    虞复不等剑招用老。手中血饮剑花一挽,剑指身后。脚下疾风步跨出半步,巧妙的躲开半途废的下盘攻击,更是身影快速飞出。朝着双收客方向而去,手中血饮连绵不断的刺出,不但将双收客的剑招化解,更是顷刻间刺出七八剑,双收客感觉面前剑花飞舞,似风雨飘摇,似病魔缠身。剑气带着无尽的压力,霎时让自己难以摆脱!

    就如病体缠身,身心俱疲!双剑连续撞击,铛铛之声不绝于耳。

    双收客心中骇然!相交几剑后跃出战团,手中长剑还在兀自发出嗡嗡的响声。

    “你这是什么剑法?”双收客惊骇的问道。

    “关你屁事,不服来战!”虞复冷哼一声看着身后还在拼命追赶的半途废。

    “废物就是废物,本事不行,连同伴都靠不住,去死!”

    可怜身后半途废,还在拼命的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施展地堂刀法。

    虞复的疾风步何等巧妙,半途废颇为得意的地堂刀法,竟然不能奈何虞复分毫。听见虞复声音,才发现盟友尽数躲开,场中仅剩自己一人。

    快撤!心念转动,劈头盖脸的红光已经罩下。

    本能的举刀相迎,巨大的压力让断刀发出铮鸣声,手臂酸痛,喉头一甜,一股鲜血喷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