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55章 语惊四座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众人落座,撼天英杰就指着虞复给大家介绍,“这位少侠就是我先前向诸位提及的虞少侠!”

    众人早已关注到虞复,但因他年纪太小,貌不惊人、又身形瘦小,无法与王爷口中的身负盖世武学的年轻人结合起来。此刻见王爷如此隆重介绍,各个心中满是不忿,但碍于王爷情面,都异口同声的说句“幸会!”,言语间不甘尽显。

    虞复对此全然无视,心中只想着怎么尽快离开王府。站起身子仅是抱拳颔首,算是回礼。

    接下来,王爷为虞复引荐在座之人。

    “这位便是拙荆,刀白鸽。”

    “见过虞大侠!”刀白鸽起身,款款行礼,双目似笑非笑,虞复整个人懵了。

    这王妃刀白鸽到底什么意思,虞复心中彻底怕了。

    然而,刀白鸽的这一出,却让在座的其他人心中对虞复敌意更甚。

    好个借刀杀人的手法!款款一礼,给虞复拉来无数仇恨!

    “这位是机关大师驼背灵。”

    “形骸皆非真,平凡幻天地,尽化黄尘土;苍生受物役,器宇存五湖,巧夺诸魂灵。在下老驼子有礼了!”一个身高不足五尺的奇丑中年汉子,说着向虞复微微拱手,眼光仅仅瞟了一下虞复,就坐回座位。背上一口锅大的驼背,更是显得奇丑诡异。

    可他,偏偏坐在刀白鸽旁边……

    虞复还礼,他自然不知道驼背灵乃是巧手神匠的弟子,机关暗道天下无敌。但虞复看其容貌如此不敢恭维,却能够在王府受到如此礼遇。撼天英杰自然不傻,在座几人都有独到绝技。所以虞复心中对几人为人不怎么看好,可是丝毫没有轻视。

    接下来几人虞复都有所耳闻,其中有一位是十年前纵横天下的盗痴、一位是几年前突然消失踪迹的断刀半途废,还有一位是前些年声名狼藉的双收客。

    虞复一位位看过去,心中满是不解。想不到这些江湖中正邪不分、独行大盗的方位人士,竟然能在这苗疆王府。撼天英杰当真不容小觑。

    酒桌上。觥筹交错间,却掩饰不住几人对虞复的仇视。虞复年少,经历了诸多生死后,万物看淡,也不和他们一般计较。

    “虞大侠,小女子敬虞大侠一杯,听说虞公子武功盖世,足以傲视天下。今日能够同桌共饮,实乃我等之福。”说着刀白鸽斜眼瞟了下双收客等人。

    虞复马上听出刀白鸽的不含好意,更发现双收客看向虞复的双眼快要喷出火来。就在虞复站起的瞬间,刀白鸽已经抿完一口酒坐回座位。

    虞复也不和她一般计较,独自将酒干了。

    “虞老弟,不知师尊何人?如此少年才俊,让我们王府王妃深在闺中也如此赶兴趣!”双收客冷笑着说道。

    “师尊何人不便详述,还望前辈见谅!”

    “哼!……”双收客冷哼一声,就要发作,被旁边的半途废暗暗压住右手!

    双收客乃是“要名要利,江山美人,尽在金屋”之辈,在江湖上臭名昭著,不少良家女子惨遭其害,但是面子却看得极重。虞复不便详述的身世,恰恰让他觉得遇到了极大的侮辱,要不是因为王爷在场,当时就要发作。

    “对了,虞少侠为何涉足苗疆,还请告知一二。”撼天英杰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手中折扇打开,看似极为轻松一问,却让虞复感到高深莫测。

    虞复扫视众人,面色微变,“虞复心中也有诸多疑问,不知道王爷能否先行解答。”

    “呵呵,虞少侠有何疑问,尽管道来。”撼天英杰阻止了欲言又止的杨洛,目中丝毫没有错愕之情。

    “此乃苗疆腹地,为何王府众人大多身着汉服?虞复心中甚是不解。”

    “此事全因孤王而起,本王迷恋中原文化,所以府中之人尽数投我所好,是故公子所见之人全是汉人服饰。不知虞少侠对此回答可还满意。”

    “如此便是,虞复也早在中原就听说顺天王熟知中原文化,今日一见,果然更胜传闻。尤其座中豪侠,尽是早年中原武林中的成名前辈,能够在这里一睹尊荣,虞复乃是三生有幸。全仗王爷赐予机缘!”虞复故意道出在座的各位身份,并非溜须拍马。这是捧杀!虞复自忖对在座之人大多还能应付!

    “公子过奖了!还请公子告知此行目的!”

    “不知道王爷对妖蛊宗可有提防?”

    “孤王本是俗人,只潜心赏月行乐,对苗疆之事很少过问,不知虞少侠有何见教。”

    “既然王爷不肯以真面示人,虞某在此也唐突了。这就告辞!”说着虞复起身就要离开!

    “放肆!顺天王府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杨洛起身阻止。

    “虞复并无藐视王府之意,对王爷的提携之恩也是铭刻在心。这位杨大人恐怕并非真名,若论武功,恐怕还在在座诸人之上吧。”虞复说的轻描淡写,却语惊四座。

    在座之人,除了撼天英杰全部变色。杨洛并未显露身手,却被虞复敏锐发现不凡功力,他人很难做到。既然虞复看出杨洛来路不凡,还敢如此放肆,莫非还有所依仗不成。

    众人皆怀疑虞复并非独自一人而来,心中对虞复也是有了几分忌惮。忌惮虞复依仗之人,并非这个少年。

    他们说什么也不会相信,虞复这个年纪能用此等本事,定然是知道王府内情!如果是这样,虞复此行,将是有所图谋,更是有备而来。

    在座之人,决无草包。

    “虞公子稍安勿躁!我顺天王府虽然表面上不过问苗疆形势,但对苗疆的发展和将来岂能无视。苗疆之事孤王也略知一二,不知虞少侠所指何事?”撼天英杰摇手阻止众人发难,继续问道。

    “实不相瞒,虞复与飞天阁有笔交易,就是查出妖蛊宗正在谋划阴谋!王爷耳目通天,不会说对此事一无所知吧?”

    “公子快人快语,我也不再藏匿行踪!妖蛊宗确实近些日子与中原武林走得很近,我也正在着手查探此事,不过进展甚微!”撼天英杰脸上露出一丝难得一见的失意,“不知道虞公子有何发现,还望不吝赐教!”

    “虞复半年前到妖蛊宗范围内,极力查探下并无喜人收获。只是意外发现也有一批人在查探妖蛊宗信息,其中有个带头的人物地位不凡,恰是辣手判徐林。不知此人王爷是否认识?”

    “咳咳!”撼天英杰喝汤时被呛,略作调整说道,“惭愧,他是我府孤狼,正在查探此事!谁知这个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虞公子怎么知道此人与我王府有关?”

    “我也是碰巧发现,起初我只是怀疑。苗疆妖蛊宗动静不小,连飞天阁都注意到了妖蛊宗的异常,苗王岂能没有察觉。苗王不便出手查探此事,王爷自然是此事的不二人选。但是当我见到半途废前辈的时候,便确定我的判断无误。外人或许不知,我却知道半途废和徐林乃是生死兄弟,生辰钢一案半途废前辈也有参与吧!”

    断刀半途废和辣手判徐林的交情,在江湖中也很少有人知道,而虞复对此事之情,怎么能不让众人吃惊。尤其是虞复这个年轻晚辈!在座之人对虞复的眼神均有变化,似乎发现了一个怪胎。

    “你到底是什么人?”杨洛问道,目中杀意弥漫。

    虞复不为所动,淡然答道。“我只是一个生意人!”

    “不知道虞少侠与飞天阁有何交易?虞少侠查探到妖蛊宗什么信息,还请告知!我顺天王府以及苗王定然感恩不尽!”

    “王爷言重了!我与飞天阁的交易乃是本人私事,绝无半点有损苗疆利益!我在妖蛊宗仅仅是发现他们以驱尸为名。制造了不少汉人草鬼!仅此而已!”

    “那虞少侠为何来到王府中呢?这里莫非也是公子与飞天阁交易的一环?”

    “王爷想多了!说来惭愧!我是发现妖蛊宗行迹后,一时大意,被其暗算困入山谷中,今日才出谷来到这里,不料误打乱撞,来到了王府!如有得罪,还望王爷海涵!”

    “虞复身有要事,需要立即赶回飞天阁,还望王爷行个方便。”

    “哈哈!本王一见少侠,便相见恨晚,还请少侠在府上多住些时日,让本王略尽地主之谊!”

    “王爷厚爱,虞复在此谢过。不过虞复也有非要离开的原因。若非如此,虞复也不会冒险出谷来到这里。还望王爷体谅!”

    “既然如此,明日一早我就送少侠上路。今日我们一醉方休!”

    ……

    王爷坐在书房中,双目凝视,若有所思。

    “王爷真的要放虞复离开?”

    “是!”

    “此人来路不明,就这样放他离开,恐怕放虎归山,悔之晚矣!”

    “此人虽然危险,但是对我王府暂是没有威胁!何况此人本事不小,背后另有高人。贸然得罪,恐怕得不偿失!不如我们顺水推舟,卖他个人情,日后或许还能有用。”

    “王爷所言极是!微臣这就去办!”说完山羊胡须的精明汉子,恭敬的退出书房。

    撼天英杰,第一次体会到了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