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54章 礼遇有加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苗英杰?苗英杰!王爷?苗王是撼天孤!那就是撼天英杰。我去……

    眼前的王爷定然是顺天王撼天英杰无疑了!火凤曾经特意跟虞复交代过,一定要小心顺天王。

    在火凤的口中,顺天王不但心思缜密,而且耳目通天,并且结交大批江湖人士,手中没有兵权,实力却是比其他王爷更是可怕。

    何况,刚才那女子,很有可能是王妃!

    要是撼天英杰知道我看了王妃洗澡,那岂不是……虞复不敢往下想了,忐忑不安的跟着顺天王往府中走去,心中五味杂陈。

    进了王府,才知道这里的建筑工艺精良、楼阁交错,颇具清致素雅的风韵,很是有中原皇家风味,只是规模上不是一个档次能比。

    穿过两进院子,就是后花园,花园内古木参天,怪石林立,环山衔水,亭台楼榭,廊回路转。景致更是千变万化,别有一番洞天。

    虞复看的膛目结舌,虽然改成神兵门的“将军府”规模已经不小,但是与这顺天王府想比,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天地。一个如同北方粗旷大汉,一个如江南柔弱少女,没有可比性。

    “虞公子觉得我这王府怎么样?”

    “王府果然巧夺天工,实乃虞复平生仅见!”

    “哈哈!……”

    “来人,带虞公子沐浴更衣。稍后我设宴款待虞公子。”

    “是!”随着一声婉转的女声传来,便有个丫鬟从侧房中走出。丫鬟娇小玲珑,眼中透着一股清纯,看着身穿内衫的虞复,嘴角笑意浮现。

    “公子请随我来!”女子笑着说完,就在前面带路。

    虞复被带到一间院中,院中厅房三间,两头石兽坐立院中,平添几分威武。

    进屋后,虞复才发现屋中陈设古色古香,别有一番韵趣。虞复心中不由生出一丝敬佩。都言苗疆地处蛮夷,可这王府陈设和规模,却是不输汉家皇亲啊!

    虞复正看的出神,那莺声细语传来,“这套房子公子可还喜欢!”

    赶紧回头,看见丫鬟一脸笑容,正等着虞复回答。

    “王府确实不同凡响!连客房都是如此雅致!”

    “这是王爷专门准备的招待贵客的客房!公子既然喜欢,请稍作歇息,我这就为公子准备盥洗衣物等。”说着丫鬟盈盈一拜,退了出去。

    丫鬟一走,虞复赶紧查看四周环境。不用说,这是王府,要想不辞而别,岂能容易。

    最后虞复只能寄希望不要遇到那个王妃……

    王爷屋中,一个貌美女子,坐在王爷对面。

    “王爷今天又遇到何方高人,竟然如此兴奋?”

    “夫人有所不知,适才我在后山中散心,遇到一个迷路的男子,这男子身上衣衫被仇人夺去。见我就向我借衣衫。”

    “有这等事?!那然后呢。”

    “我见这人手中拿剑,就邀他来府上一聚。谁知在王府门口,遇到了罗阳将军。罗阳见了他就出手攻击,可是以罗阳的身手,却丝毫不占便宜。”

    “莫非罗将军是看着王爷的面子手下留情?”

    “非也,罗将军今天不知为何冲动,压根没有看见我。出手全是狠招,那男子不但没有还手,罗阳竟然连他身体都没有碰到一下。最后要拔刀的时候,才被我制止。”

    “莫非不是我苗人?”

    “我也这么认为!但他自称是虞复,我问过老师,在中原也没有名门大宗的出名人物叫虞复的。或许他是哪个隐世高人之徒也为能可知。只要他不是对我苗疆意图不轨,我就尽力结交,如若是与妖蛊宗有关,我定要设法除之!”

    “虞复?”

    “正是!莫非夫人听过此人?”

    “当然没有,只是好奇!这位高人多大年纪?”

    “要说让我吃惊的就是这人年纪不足二十,武功造诣已经如此之高。真是中原英杰辈出啊!”

    “……”

    “哼!这个**竟敢自投罗网!看我怎么收拾你!”待王爷出去后,美貌女子脸上闪过一丝阴笑。

    虞复在房中等了片刻,就有丫鬟拿来浴桶,待一切准备好后。刚才那丫鬟就过来要为虞复更衣。

    “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帮公子沐浴了!”丫鬟娇小着说,脸上却挂满红霞。

    “什么?你在这里我怎么沐浴?”

    “公子,我是奉王爷之命来服侍公子的,请公子成全。”丫鬟说着就再次把身子凑上前来。

    “住手!”虞复大喝一声,身子退后一步,脸色一直红到耳根。

    那女子惊吓,慌忙跪倒在地,“不知奴婢哪里做错了,请公子明言。”

    虞复稍稍稳定心神,这才说道,“我洗澡的时候不习惯有旁人在场,与你无关,你直管下去便是!”

    “请公子成全!如果现在我出去,定然会受到王爷惩罚。”那女子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眼中已经急出泪花。

    “你出去吧!王爷那边我自会解释!”

    “小红谢过公子!”

    丫鬟退出去后,虞复长出一口气。只觉得脸上滚烫,赶紧关好门窗。心中稍定,确定没有他人后,看了看给他准备的衣衫,“这个王爷真是不敢恭维,竟然用美人计!”心中冷笑,对王爷生出一丝鄙夷。

    不过眼下,还是先洗浴更衣,尽快寻找机会脱身才是上策……

    “什么?他让你出来了?”

    “正是!虞公子说他洗浴之时不习惯有别人在场。”

    “好的,你先下去吧。”

    和小红说话的是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汉人,留着山羊胡子,眼露精光。等小红下去后,立即起身去见王爷。

    书房中,王爷刚刚放下手中毛笔,见山崖胡子的汉人进来,“你来的正好,来看看这几个字怎么样?”

    山羊胡子的汉人近前一看,桌上赫然写着“千秋伟业”四个大字。

    “王爷近来书法又精进不少。此四字微臣远不及王爷!”

    “师爷说笑了,只是今日有感而发。千秋伟业,实在是鄙人平生夙愿!”说着王爷眼中满含激动,似有千军万马激起胸中万丈豪情。“对了,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这位虞复公子把丫鬟赶出来了。”

    “哦?还是位正人君子?”

    “以老臣之见,这虞复乃是未经人事,以美人计没有那么容易成功。我们还是稍作探查,看他喜好再对症下药。”

    “嗯!也好!孤狼那边有消息了吗?”

    “今日接到孤狼密信,信中只说带去属下一半消失,估计是探查到了一些讯息,暴露后灭口。目前已经锁定目标,不出几日便会有准确消息。”

    “这个孤狼办事还是比较可靠。这个妖蛊宗确实让人不省心。”

    “好了,你我去虞复院中一趟,我亲自登门致歉。”

    虞复洗浴完毕,穿上准备的衣服,很是合身。刚刚打开门,就见王爷带着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人进入院中。

    虞复只好出门迎接。

    “王爷亲自造访,让虞复如何敢当!这位是?”

    “我来介绍下,这位是府中管家杨洛。这位便是虞少侠!”

    “幸会!”

    “幸会!快请进屋说话。”

    三人进屋落座,小红就奉上香茗。

    “不知虞公子对这院子可否满意?”

    “虞复冒犯王爷虎威,得以如此礼遇,实在是心中有愧啊!”

    “哪里!哪里!本王适才得知,杨洛自作主张,有损虞少侠清誉!亲自前来赔罪,还望虞少侠海涵!”

    “适才小人自作主张,有损王爷威仪。更是对少侠不敬,望少侠见谅。”

    “如此小事,两位不必介怀。应当是虞某感谢杨大人一番好意才是!”

    “虞少侠真是快人快语!虞少侠要是有什么需求,尽管让小红告诉我,招待不周之处,务必海涵。”

    “来人!带上来。”

    一个仆人,端上一个盖着红布的盘子,走到虞复身前奉上。

    “一点心意,不成敬意,得知虞公子出门仓促,往虞公子笑纳!”王爷一脸笑意!

    虞复掀开红布,竟是一盘纹银。每个十两,有百两之多。

    “王爷万万不可,虞复此次冒然进府已是叨扰,怎能再拿王爷财物。还请王爷收回。如若不然,虞复马上离开!”

    “既然如此,虞公子若有需求之处,尽管开口。”王爷向着仆人摆摆手,那仆人捧着纹银退下。

    “与虞公子一见如故,本王特地摆好酒宴,为虞公子接风洗尘。另外介绍几位江湖豪客给虞公子认识,不知虞公子意下如何?”

    “虞复恭敬不如从命!”

    “好!爽快!请虞公子这就移驾过去。”说着王爷率先起身,带着虞复往前厅走去。

    虞复和王爷等人落座时,桌上已经有四人坐好。

    虞复一眼看去,差点叫出声来!

    原来王爷身边坐的女子,正是虞复白天“偷看”的洗澡的女子。

    虞复心跳加快!偷偷向那女子看去,只见女子精致的小脸未沾脂粉,却依然泛着醉人的微红。颊间微微泛起一对梨涡,淡抹胭脂,使两腮润色得象刚开放的一朵琼花,白中透红。头插一支紫色钗,中间的散发被一朵假花扎起,剩下的散发披在肩上。身穿粉红色的绣花罗衫,手腕处带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温润的羊脂白玉散发出一种不言的光辉,与一身浅素的装扮相得益彰。脖子上带着一根银制的细项链,隐隐约约有些紫色的光泽,耳朵戴着一对粉色耳环。

    正在虞复目光看向女子的同时,女子也目光同时看向虞复。四目对视之下,虞复黄脸变得通红,赶紧转向一边,而女子面含笑意,却丝毫没有吃惊之意,反倒是有种嘲弄。

    仅仅一眼,虞复便狼狈不堪,心中暗自叫苦,此女有备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