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52章 刁蛮夫人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从天而降的巨木,深深砸入水中,溅起丈高的浪花。巨木也随着瞬间的压力而支离破碎,变成大小不等的木屑,飘在水中。

    半晌,虞复从水中探出头来,惊喜无限。

    试想四个月没有见到人了。换做任何人,不激动是不可能的。成功出谷的喜悦,让虞复忘记了其他,拎着血红的长剑,剑柄还闪着诱/人珠光,向岸边游去。

    “啊!救命!”尖锐的女子尖叫声唤醒了虞复。

    “啊!”随之是虞复的惊叫声。

    虞复也受到了惊吓,因为他看到一个女子,正在抱着衣衫向岸边跑去。

    虽然看不见面容,一丝/不挂的背影、如脂般白皙的皮肤、玲珑的曲线一览无余,奈何岸边没有可以遮挡之物。正惊恐的向远处跑去,怀中的衣衫已然来不及穿戴。

    虞复慌忙回头转过身子,才发现自己也是一丝/不挂。在跌入深谷的时候,衣衫已经成了碎片,遮羞蔽体都难,又经过了三月有余,他早都改用草蔓遮羞了。

    谁知在刚才跌下瀑布的时候,遮羞草也被水流冲走……

    虞复一时兴奋,忘了自己身上没有衣服可穿。更可气的是竟然遇到的是女子,女子也正好在这里洗澡!

    女子本来在河中,被突然落下的巨木惊吓,慌忙游到岸边。回头观察水中情形,看到的确实一个赤/裸男子,还向着自己方向而来。

    等女子反应过来时,依然不及,这才尖叫着抱起衣服,向远处奔去。

    “姑娘,对不起!虞复不是有意冒犯……”

    “住嘴,转过身去,不许偷看。”女子愤然说道。

    见男子转过身子不再追来,又听见男子道歉,女子才停住脚步,一边说着话一边赶紧穿衣。

    毕竟周围没有遮挡,女子更怕再有人来。毕竟刚才动静不小,还有自己的惊叫声。可是越是着急,衣服却越是不容易穿上,急的女子快哭出来了。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引的挺拔的双峰不住颤抖……

    “我绝不回头,请姑娘放心!麻烦姑娘穿好衣服告知一声,虞复还有事相求。”虞复的话声传来,让女子更是紧张。

    在女子心中,虞复之话岂有半分可信之理。自己在这偏僻处洗澡,偏偏他一丝/不挂的跑了出来,现在倒是装的如同正人君子!

    “可恶!”女子暗骂一声,终于将身上衣服穿起。脸上更是红霞满布。

    穿好衣服,女子心神稍定,见虞复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心中稍安,大着胆子往水边走去。

    “大胆淫贼!为何偷看本宫洗澡!还不从实招来!”

    “什么?淫贼?”虞复心中一惊,这才想起刚才情形,自己撞见人家洗澡,被人家误认为淫贼也算情理之中。心中苦笑。

    “姑娘!先不要质问我,麻烦给我先找一套衣服遮羞,然后再听我解释!如何?”

    “什么?你连遮羞衣服都没有?哼哼!是不是以为本宫好欺负,特地消遣本宫?”女子冷哼着说道,绝美的娇容因气极而变得扭曲。

    “姑娘,你何不看下,附近可有我的衣物?如果我存心戏弄姑娘,天打雷轰!快请姑娘救我燃眉之急!”情急之下,虞复连毒誓都发了出来。

    女子四下一扫,果然不见虞复衣物。再想起虞复从山顶瀑布而下,再回想刚才虞复天打雷轰的话语,一丝俏皮浮上脸庞!

    “哼!让你偷看我洗澡!看我怎么收拾你!”女子暗自说道。捉弄之意一览无余。

    人世间万物本来就是此消彼长的过程。这不刚刚女子还对虞复还惊如洪水猛兽,现在就反过来要戏弄虞复了。

    “快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偷看我洗澡?再不说我就叫人了!”

    “叫人?”虞复心中万马奔腾,这明摆着要刁难自己,虞复心中岂会不知?无奈现在己为鱼肉,人为刀俎,只有挨宰的份。

    “夫人!夫人可在?”远处传来男子声音。

    虞复和女子同时一惊,说曹操曹操就到!

    但女子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底气也增涨了几分。

    “再不从实招来,我立刻叫人来了!这可是我们王府卫队!你可以想象你的下场。”女子话语中威胁之意更甚。

    “别!我叫虞复,本受困于前方山谷,前几日自造巨木独舟,顺流而下,不想跌下瀑布。不知姑娘在此戏水,绝无冒犯之意!我在跌入山谷时身上衣物尽数被毁,所以……还请姑娘高抬贵手!”虞复哭的心都有,谁知这姑娘不依不挠。

    “夫人!夫人可在?”男子声音更大,已然就在不远处。

    “罗将军,什么事?”

    “刚才听见这边有惊叫声,末将循声而来,不知夫人发生了什么事?”

    “罗将军尽可前来,可疑之人正在此处!”说完女子娇笑着看着虞复。

    “我……”虞复心中恼怒,暗恨女子狠毒。听见甲胄之声渐进,只好潜入水中。

    “末将参见夫人!”一个身披盔甲,手执弯刀的武士拜倒在地。

    “罗将军请起!”女子绕着罗将军走了一圈,双目紧盯着罗将军的身体。

    “夫人,您这是……”罗将军被看的浑身发毛,夫人捉弄卫士是出了名的,被夫人这么盯着看,心中更是忐忑。

    “卸下盔甲!”女子声音徒然变得严厉。

    “什么?”卫士一脸惊愕。

    “让你卸下盔甲,听不见吗?”

    “是!”罗将军心中十分不愿,可是也不敢违抗。不解的一边看着夫人,一边解开盔甲。

    “还挺能憋得住!”女子嘀咕一声。

    “夫人,您说什么?”罗将军听见夫人嘀咕之声,更是迷茫,不解的问道。

    “让你快点脱!”说着一脚踢在罗将军身上。

    罗将军心中恼怒,可丝毫不敢表现在脸上。想来自己一介将军,哪里受过这份气。可是这夫人不同他人,实在是得罪不起,只好忍气吞声。

    女子见罗将军脱下盔甲,转身喊道:“别装死了,出来把衣服穿上。”

    水声响起,从里面钻出一人。

    “什么人?”罗将军被突然景象吓了一跳,拔出弯刀站在前方。

    “站一边去!”又是一脚,踢在罗将军腿上。

    罗将军吃痛,闪在一边,暗道:“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