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50章 大杀止伐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杀无赦,勾起了虞复出谷的心念;对火凤的承诺,坚定了虞复出谷的信念!

    尽管,山高水险,要想出谷,需要冒险。

    既然独自在谷中终老,难免一死。不如放手一搏,还有一线生机。

    几个月的查探,虞复终究没有发现谷中有通往外界的通道。

    出谷,要么逆天攀岩;要么顺水出谷。

    权衡之下,水路的胜算更高一筹!

    攀岩,山高无路,重新开路,需要时间,况且山外还有山,干粮和水源,未必能够准备充分,如果再次陷入绝境,将是彻底陷入绝境。

    水路生机更高一筹,水往低处流,若是汇入江河,就能出谷;要是汇入深潭,水中生物就是食物,大不了重新选择攀岩。

    然而,水路就算胜算略高一筹,也是九死一生。单就河水湍急程度,身陨期间的可能性就极大。前路水中猛兽、瀑布暗礁存在的可能性自也不小。

    最重要的是虞复水性稀松平常。

    无疑,水路出谷,对虞复是前所未有的挑战。但他心中对此隐隐有了一丝期望,那是强者追求更强的执着。虞复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这种毫无把握的事情,有这么强的挑战欲。

    以前,他只求生存,不在乎忍辱负重,只要能够活着就已经知足。现在,他心中萌生出对艰难的挑战,这或许源自杀无赦的影响,敢于坚持,就算逆天,也只求问心无愧!

    杀无赦坚持“以杀止伐”,在北上途中,被视为洪水猛兽,差不多全世界都将他视作洪水猛兽,但他坚持己见,维系着心中的信念,“以杀止伐,渡劫苍生。”

    出谷,需要准备充足,虞复深知,不畏艰难是一回事,有备而战又是另一回事。

    虞复不是莽夫,他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再常识出谷。

    第一件事,就是提高水性。

    先前尝试的时候,虞复在水中支撑不到一刻钟。

    虞复再次来到水中,这次,他堪堪坚持到一刻钟,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出水后足足休息了半日,体力才得以恢复。

    第二日,虞复在水中多坚持了半刻钟,身体才达到极限,出水后休息了三个时辰体力才得以恢复。

    第三日,在水中能够坚持两刻钟,身体似乎也能够适应水中的环境,恢复体力只用了一个时辰。

    ……

    半月后,虞复在水流湍急的地方,已经能够坚持半日之久。

    前路凶险,此刻对自己慈悲,或许会让自己葬送生命。

    虞复沿着河流寻找到一处谷中最为凶险的地方,这里水流湍急程度是先前修炼地方的三倍不止、水中压力变幻,时常有漩涡发生。五天后,虞复在这处水域也能坚持半日之上。

    接下来,准备出谷需要的东西。

    食物水源必不可少,另外,虞复在修炼的过程中,想到了其他的一件东西,可以大大提高此番胜算。

    十日后,万事具备。

    期间,虞复特意勘查了下水源在谷中尽头处,穿山而过,水面距山洞顶不足三寸。

    虞复将这几日准备的庞然大物挂在河上,这是一个掏空了心的巨木,里面装着食物和水源,同时可容一人趟在其中,巨木接缝处有暗扣,在试验的时候,基本上不漏水。巨木上面有透气孔,透气孔上面还接着藤条做成的空心软管,两侧还有双翼,可以保持巨木的排气孔在上。

    天还没亮,虞复就跳入巨木中,一剑划段绑缚巨木的藤条,飞快的将身形全部躲入巨木。就在虞复关上巨木开关的瞬间,巨木落入水中,只露出一根藤条在外,无力的在水中飘荡。

    河水带着巨木一直向下,如果不出意外,以正常的水流,在天黑之前足以穿山而过。

    夜间,水位会上涨,水面将掩盖穿山洞穴。这是虞复多日观察所得,所以他打算天还没亮就出发的原因。

    虞复本就心思缜密,在杀无赦身陨山洞中,又深刻的感受到杀无赦的逆天设计。无形中虞复的心思也更加缜密,从这个设计就可见一斑。

    巨木在水中飘荡向前,虞复却在巨木中抓紧补充体力,将巨木中准备的大量食物抓紧消耗,随着巨木中食物和水的减少,巨木慢慢探出水面。

    轻微的撞击声传入巨木,应该是进了山洞。虞复暗自计算着巨木漂流的时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与原先设想的基本相同。

    随后就是“沙沙”的摩擦声,不用想都知道是透气藤条与山洞顶的摩擦声。虞复虽躺在巨木中,但神经高度紧张,一旦遇到不测,她要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沙沙”之声不断,在寂静的巨木中听来异常烦闷,但虞复听着甚是欢喜。声音不断,说明巨木在一路向前;声音不断,说明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时间过的异常缓慢。巨木中的虞复,精神过度消耗,不由自主的放松了紧绷的神经。毕竟,血肉凡胎,经不住超负荷的损耗。

    ……

    应该快出山了,午后不久,虞复开始期望沙沙声的消失,一等就是两个时辰。

    这两个小时,让虞复在崩溃的边缘备受煎熬。

    终于,沙沙声消失。虞复迫不及待的减轻巨木中的重量。

    “应该露出水面四分之一了吧。”虞复暗自嘀咕着,打开了巨木开关。明亮的阳光照的虞复睁不开眼睛,好一会才适应了充满阳光的环境。

    映入眼帘的是两岸巍峨的高山,小河像一条细小的血脉,在巨人的身体中穿过。虞复的巨木飘荡期间,河水尽头处,水天一线。

    还好,没有出现水怪鳄鱼。虞复一边在心中庆幸自己一路顺风,一边从巨木中拿出两块木板,安装在巨木的两翼上。巨木,瞬间变成一个造型奇怪的小船。

    虞复拿出船桨,加快小船的进度。

    天色渐暗,虞复找到一处可以停靠的山崖,用巨木的侧翼,稳住巨木,停靠在了岸边。

    “今晚可以安心休息了。明天养足精神,一口气出山。”一路平安无事,平添了虞复无限的自信。

    次日,东方发白,虞复就开始划着自己怪异的小船,顺流而下。

    顺水行舟,一桨数丈。穿梭在两岸青山中,如荡舟画中。

    虞复可没有心思欣赏沿途景色,双眼紧盯着水天相接之处。

    长时间的景色不变,让虞复放松了警惕。

    忽然,发现前方水天之处,天变得高了。想稳住小船,已然不及。

    振耳发聩的声音传入耳中的刹那,巨木小船如利箭穿空而起,没错,前面是山崖尽处的瀑布。

    巨大的冲击力让巨木在落入水中的瞬间变得支离破碎。

    虞复却惊喜异常,因为在落下的瞬间,看到有人在水中。

    并且不止一人,被突来的巨木吓得惊叫连连,飞快的向岸边游去。

    仅仅看到这一眼,已经让虞复心满意足的沉入水中。

    出谷,原来这般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