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49章 血饮出世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自创剑法,自然没有拳法那么容易,虞复拳法本来造诣不凡,加之彻悟之后,简直就是信手拈来;但创造剑法就不同,严格来说,虞复的剑法没有基础,有的只是对武道的一丝领悟。

    七天之后,虞复的剑法只创造出了三招,而且境界也不是出凡。如同修炼中遇到瓶颈,一直不能超脱,取得精进。

    这天,虞复站在洞口,尽情的呼吸着自然空气,领悟天地造化之灵韵。睁眼间,看见一道刺眼光束,消失在对面山崖上。

    “那是什么?”虞复心中一亮,隐隐似是剑光!

    既然有剑光,莫非谷中还有人!虞复瞬间发现了希望。

    虞复毫不停留的向对面山崖上奔去,然而几经查谈,终无所得。

    心中不免沮丧,明明看到对面山间有异,那道光束,分明是剑刃反射日光所现!奈何近前却什么也没有。

    心情几经起复,一探究竟之心更甚!

    这深谷似囚笼,以虞复一身绝顶轻功,也不能脱困。谷中怎么会有他人,即便有人,方圆不足百里,虞复没有理由找不到这人!

    唯一的解释,谷中还有人被困。不过被困之人多半已经仙逝。那剑光应该就是被困前辈的武器,想到此,一切疑惑迎刃而解。

    他日再要发现异像,定要查他个水落石出。

    翌日,虞复一早就站在洞口高处,凝视昨日异像发生的山崖。足足两个时辰后,又是一道刺眼的光束从对面半山腰射出,转瞬即逝!

    这次,虞复看的真切,也将对面山崖位置深刻在心。

    再次飞往对面半山腰处,却仍然找不到光束发出的地方。

    这次对山崖的位置绝没有记错,到前来却找不到了山崖所在。此处定有古怪?!

    虞复在山崖下开始搜寻,意欲从中找出一点线索。

    半日之后,虞复终于有所发现。

    山下看似自然生长的树木,比周围一些树木矮小,不是同时所生。如果所料不差,这些树木是后来种植。

    虞复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乙木在东,丙火在南,戊土居中,北方却不是癸水,而是庚金之象。”身随心动,脚下自觉罡步踏出。

    随着对五行之术的破解和思考,虞复再次来到山下。这次,山崖景象与刚才截然不同。刻在脑中的山崖景象,正是此处!

    “呵呵,原来前辈还精于五行变化之术。”虞复心中生出一些同病相怜。

    山间五行迷惑阵法,虽然经时光腐蚀变化,使这里原来布置的五行相克之术已经很是微弱,然而还是可以错乱时空,移形换位!虞复前面追来到山崖,就是被这五行迷惑阵法引入别处山崖前,自然找不到发光的所在。

    再次来到半山腰,在记忆中的光束发生之处,虞复找到了一个三尺左右的洞穴,向内张望,正是一把长剑立在其中。剑身早已锈迹斑斑,失去本来色彩。唯有剑柄一颗珍珠,在尘土掩盖下,仍然泛出光华,隐隐透着剑光闪动。

    想必那刺眼光束正是由这珍珠发出吧。虞复不无感慨,手中用力,将洞口扩大稍许,委身进入洞中。

    洞里稍为宽敞,比虞复容身的山洞还要大上一半。洞中简易陈设,年久风化,已经融入尘埃,在洞口微风吹拂下,彻底洒落。

    虞复一步步向洞中走去,在墙角处,一尊骸骨映入眼帘。骸骨经日月侵蚀,上覆尘土,骸骨略带黑丝,摇摇欲坠,似乎顷刻间就会化作尘埃,遗失在俗世中。

    虞复看看洞口的长剑,与骸骨遥遥相对,看来是奋力掷出,欲将敌人毁灭!

    “晚辈虞复无心打扰前辈亡魂清静,只是好奇到此,还望前辈海涵。”虞复深深一揖,算作对死去亡灵的敬畏和尊重。

    虞复脱下外套,想将骸骨带出洞外安葬。骸骨在虞复触手的瞬间粉碎,化成粉末。虞复小心的将粉末包裹,正要带出洞外,发现骸骨后的墙壁上,隐隐有字迹。

    虞复上前扫落灰尘,只见一行遒劲字体映入眼帘。字迹入崖三分,是用指力刻成。

    “老前辈好强的指力!”虞复回头看看化作粉末的骸骨,心生敬意。

    “进洞有缘,毕生所学,尽在洞中,赠与阁下,独步武林。——杀无赦。”虞复暗暗摇头,这杀无赦虽功力不凡,却是坐井观天。以苗疆弹丸之地,穷乡僻壤,何谈独步天下。看老前辈似乎被仇家所杀,至此身亡,最后连随身兵器也丢出,也未能伤敌剑下。骸骨隐隐有黑色,也是中毒迹象。先中毒,再被追杀,虽布下五行迷阵,最后还是被人所杀,人家还全身而退。杀无赦还在此大谈独步武林,难免贻笑大方!

    虞复对杀无赦的言辞颇有不屑,也不想窥探他的秘宝修为。带上骸骨转身出洞,出洞时看见插在洞口的长剑,入壁一尺有余。

    正好缺把长剑,这把古剑就先借用一番。心念及此,随手拔出古剑,飘然出洞。

    虞复在洞外找寻到一处风水宝地。背山、面水,环风而聚气,将杀无赦葬于其中。

    从洞口五行迷阵来看,杀无赦精通五行遁甲之术。虞复对此也略通一二,山间岁月无聊,故虞复花费心思,找寻上好风水宝地,将杀无赦安葬,也算是对杀无赦同居谷中的一丝情分。

    忙完之后,虞复拿出那把古剑,稍加擦拭,剑身光泽已出。

    剑宽一寸,剑长三尺六寸,入手沉重,虞复垫在手中比划,甚是称手。剑柄珍珠更是光华夺目,价值不菲,

    看来这把古剑也绝非凡品。虞复心下满足:不枉我耗尽心思给你寻找安葬之所,这把古剑就做报酬吧。

    虞复起身开始施展自创剑招,剑身在内力催动下,剑体泛红,最后竟如鲜血眼神,堪堪欲滴。

    随手挥舞下,天地肃杀之气弥漫,虞复心中暴戾之气徒增,似乎不见鲜血,心头难以平复!那剑身也嗡嗡作响,似乎要饮血而餐!虞复强行收敛意志,才勉强稳住剑身和心中戾气!

    上古奇兵,血饮!

    虞复出自神兵门,对天下神兵了如指掌。万万没有想到,这山谷中得到的宝剑竟然是血饮。

    血饮来自上古陨石,经铸剑师炼制成神兵后,铸剑师用灵魂淬剑,始成血饮。对鲜血有独特的青睐,虽经岁月磨练,但嗜血本性不减。

    虞复心中感慨,不知道前世这血饮主人曾拿多少人的鲜血淬剑养魂,以至于主人坐化成灰,宝剑依然杀气不减,嗜血好战!

    看来杀无赦并非徒有虚名,仅仅这把血饮剑,就可断定一生杀戮,就算不是剑圣,也是枭雄。凭血饮残存嗜血杀气,前世主人也是傲立苍穹,横空出世之辈!

    虞复对杀无赦的有了重新认识!杀无赦,前世必然是个杀伐果断之人!

    那又是何人能够将杀无赦重伤困于山谷中,最终要其性命并且全身而退?杀死杀无赦后又是如何出谷?众多不解在心中徘徊。

    “不妨再次去山洞看看,兴许能够明了一二!”虞复注意已定,再次穿过古怪密林,来到杀无赦身死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