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43章 慷慨赴死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虞复醒来的时候,火凤正在盯着他看,眼中表情复杂。

    虞复轻轻摸摸火凤的头发,傻丫头,没事!

    “好你个小子,让我欠你这么大一人情。”毒王恨恨的递过一杯水。

    “前辈严重了,这都是虞复师门之事,就算没有前辈,虞复也不能幸免,倒是托前辈洪福,让虞复能活着回来!”虞复风淡云轻的说道。

    毒王冷笑一声,走出洞外。虞复这么说毫不居功,倒像是欠了毒王莫大的人情。毒王岂有不知之理。毒王在洞外徘徊良久,似下定决心,回身再次走回洞中,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册子扔了过去。

    “小子,你这剑法以后还是别用了,这样还能勉强活段时间。我这里有本武功秘籍,你可以不用内力习练,凭着精妙身法,遇到一般江湖人士自保无忧。你的病我这就寻找药物治疗。”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虞复拿过小册子一看,封面是羊皮做成,淡淡有三个字:“疾风步”。

    虞复一页页打开,果然全部是精妙步法。虞复在神兵门的时候习练过天罡步法,学过四象剑阵,对这小册子中记载的步法习练起来自然水到渠成。

    虞复被册子中的步法吸引,一口气从头看到尾,心中一惊明了了五成,稍加练习,已经掌握了六成以上,剩下的就成了以后对战中的运用了。

    等虞复出了洞口,才发现毒王已经不知所踪,只有火凤在忙着做早饭。

    见到虞复,火凤高兴的跑过来问道:“怎么样?这套步法还用着顺手吧!”

    “确实是世间罕见,毒王前辈呢?”

    “师父他老人家给你秘籍就离开了。他说半年之后,让我带你到飞天阁等他。”

    虞复脸色凄然,毒王恶名满天下,却是这般恩怨分明,远比一些自诩江湖豪杰者敢爱敢恨。自己与毒王恐怕今后会有太多的交集。

    “那我们还去不去唐门?”

    “如果没有唐震,我们自然要去,但现在知道唐震涉足中原,恐怕去了也是无功而返。”火凤满面忧思。“我也不知道从哪着手了。”

    “既然这样,依我之见,我们还是到你们苗疆去探查妖蛊宗怎么样?”

    “本来直接探查妖蛊宗最为省事,但是我飞天阁和妖蛊宗誓不两立,曾有血契在案,双方不可踏入对方辖区半步,否则会引发宗门大战。这就是我为什么舍近求远,来到中原查找妖蛊宗的阴谋的原因。”“哈哈,我又不是你飞天阁的人,我去无妨。”

    火凤看着虞复,内心犹豫不决,“你可知道妖蛊宗行事狠辣,搞不好你会被妖蛊宗害死。我怎么能让你孤身犯险……”

    火凤越是对虞复好,虞复反而越是想帮忙。所谓士为知己者死也不过如此。

    “我这残生也无所价值,去了苗疆倒可以躲避神兵门追杀。此次我废去师傅武功,伤了大师兄。宗主肯定恨不得将我挫骨扬灰,我可没有实力与他们纠缠。”

    火凤也别无它法,俩人达成共识,不日往苗疆进发。

    ……

    公孙刚在公孙灵儿和公孙慧的协助下,从毒王手中逃脱,对虞复的恨意已经到了无所复加的地步。一行五人,一人丧命,一人被废去武功,一人毁容,不但没有得到西湖冰蝉,更可气的是拜虞复这个叛徒所赐。

    在城中稍作休整数日,几人就开始回了洛阳。

    洛阳神兵门内,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前院演武场内几百名弟子,正在习练神兵门的武功,各个喜形于色,似乎能够在此习练武功,已经获得了天大造化。后院中炼炉林立,一个个弟子正在挥汗如雨的炼铁,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

    “今日这批农具必须出炉,送到市场上,朝廷已经来人催了!锻造农具为上品者,可以参加接下来的兵器的锻造,希望大家努力。”一个粗眉大汉说道。

    这时,公孙豹正好进来。

    “见过师叔!”粗眉大汉恭敬的说道。

    公孙豹微微点头,“你是新晋弟子,一定要勤勉,做好宗主交代的事情,他日宗主绝不会亏待你。”

    粗眉大汉闻言甚喜,掩不住内心的热切期望,“多谢师叔提点!”

    公孙豹看着众人铸炼农具,有时会略加点评,弟子都是如获至宝,倾耳聆听,恭敬异常。

    公孙豹出了后院,看到偌大的宅邸,心中感慨万千:还是师兄有眼光,有魄力!这才出山几个月的时间,荡平北派武林,在北方已经成为第一大派。眼下这府邸、加上滚滚不断的财源,神兵门不壮大都不行。

    再看满门弟子,倒是不少资质不错,稍加培养,行走江湖必然能广大宗门。眼下最担心的还是这上柱国,要是他日翻脸,我神兵门还是要做好提前准备啊。

    神兵门中,公孙虎面色余怒,一只茶杯被轻松捏碎。

    堂前跪着的正是公孙刚、公孙灵儿和公孙慧。

    “你们这些饭桶!”说着公孙虎深吸一口气,“哈哈哈,我就不信你这师门叛徒,能搅出什么大风大浪!”

    公孙虎不怒反笑,让台下几人摸不着头脑。

    “掌门师兄不要大意,这虞复不知收到何方高人指点,目前功力已经在我之上。还是尽早除之,请师兄不要大意。”公孙岭坐在椅中,谈起虞复,内心还有阵阵不可思议!

    “好了,你们先下去休息吧,此时完了再说!”公孙虎说着用眼光瞟了一眼公孙岭,目中满含不屑。

    公孙岭几人退下。

    走出大厅的时候,公孙岭一丝苦笑!

    公孙虎心中苦涩:真是造化弄人,公孙岭教虞复阴柔武功,却没有教他化解之法。本来打算看他心性决定是否化解。不料虞复离开师门,提前悟道,动用了极限武力,造成如今不可化解的内伤,想来确实是自己害了虞复。虞复废去武功留他性命也是顾念师徒之情,倒是公孙岭颇有歉意。

    但对于宗门而言,虞复叛逃师门,对师门大大小小也是隐忧,师兄清理门户也无可厚非。都怪自己功力有限,没有活捉虞复,反而受虞复羞辱。恐怕以师兄公孙虎的心性,断不能留己。师门尊严为重,我一届废人,留着也无用,还是自我了断,免得连累宗门受辱!

    公孙岭主意一定,当晚服毒自尽。

    翌日,公孙灵儿来看公孙岭的伤势,发现公孙岭已经死去多时。

    “虞复叛逃师门,杀我神兵门长老,欺尊灭族,神兵门弟子得而诛之!”公孙虎老泪纵横,在众弟子前悲恨难以自禁。

    神兵门众弟子自是义愤填膺,对虞复无不咬牙切齿,恨之入骨,其中公孙刚最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