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40章 螳螂捕蝉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虞复和火凤快马加鞭的往西湖赶去,一路上又碰见不少武林中人。

    俩人心中挂念毒王的安危,不敢耽搁,终于提前一天赶到那个山洞。然而山洞中空无一人,想必毒王已经着手准备抓那西湖冰蝉了。

    火凤拿出那黑煞蟒,在山洞里面走了一圈,让黑煞蟒熟悉了一下洞内的气息,然后把黑煞蟒放到地下,就跟着黑煞蟒向山中走去。

    这一走,就走了两个时辰。

    虞复没有见过黑煞蟒,权当是一般驯化的宠物。这也不怪虞复,虞复只知道各种生物都有驯化的办法,常见的训狗、驯马,有些江湖异人训虎驯豹,更有奇人训练一些奇异生物,他以为火凤只是驯养了一条小黑蛇。

    所以虞复走了俩个时辰后问道,“你这小黑蛇能行吗?”

    “这是黑煞蟒,不是小黑蛇。”火凤撇撇嘴,“放心吧,他要是找不到,就没人能找到我师父了!”

    让虞复惊奇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那小黑蛇停了下来,回头盯着虞复,吐出了长长的蛇信,昂着脑袋满是挑衅的意思。

    虞复忍不住就笑了,“你这宠物还能听懂人话啊。”

    “不要招惹他,小心他报复你。”火凤说着蹲下身子在小黑蛇脑袋上摸了摸,“快干活吧,不要搭理他。”

    黑煞蟒似乎听懂了火凤的话,转过头继续带路往前走。看到这一幕,虞复也收住了笑容。明显这条小黑蛇不是一般的蛇类能比,这黑煞蟒的智商已经通灵,绝非其他畜生能比。虞复心中对火凤不由得有了几分敬畏。有如此通灵宠物,火凤必然赛过了不少奇人异士。

    此刻,虞复对火凤的惊奇程度已经超过了知道她是毒王徒弟时的吃惊。

    虞复不再说话,跟着黑煞蟒往山中走去。越走道路越是艰险,到最后杂草丛生,已经没有了道路。俩人就劈荆斩棘,前前后后整整走了五个时辰。

    虞复被火凤突然下蹲的身子镇住了,条件反射的也蹲低身子,将身形借着灌木隐藏起来。这才顺着视线往前看去,前面赫然有几个黑衣大汉,蒙着面,正隐藏在灌木丛中。

    再往远处看,一个老头全身蓑衣,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眼前的一束花出神,身旁放着一个玉盒,正是他们寻找的毒王一线生。

    火凤回头向虞复吐了吐舌头,意思是好悬。

    虞复不由的把目光收回观察了下前面的黑衣人,一共五个,各个紧握武器,正在全神灌注的看着毒王。全然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

    “这群毛贼敢打师父的注意,估计是获得不耐烦了!”火凤刚要找起来收拾这五个黑衣人,却被虞复一手拉住。

    火凤下意识的感觉到不妙,赶紧缩身隐入灌木丛,屏住呼吸。四下一看,并未发现异常。这才回头看着虞复,眼中布满疑虑。

    虞复手指放到嘴唇做个禁声的动作,这才指向身后。

    火凤顺着虞复手指方向看去,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一队人马,正在往他们靠近,有**人之多。虞复看见身边不远处有块大石,拉着火凤一个翻身,就躲到石头下面。

    火凤在虞复一拉之下,身体直接钻入虞复怀中。虞复正在观察身后的来人,无意识的拉紧火凤。火凤在虞复的怀中,心如小鹿乱撞,感受着虞复的气息在耳畔萦绕,一丝红晕泛上脸庞,挣扎着往旁边挪了挪。

    虞复内心对情感极为迟钝,就连公孙灵儿也没有男女之间的想法,更何况与火凤才相识不久,这一切都是在紧急情况下,自然没有意识到男女授受不亲的传统思想。

    “不好,算上我们,周围至少有五批人马正在陆续到位。”虞复收回目光,小声对火凤说道。

    火凤大惊,如此说来周围这些人都是觊觎师父西湖冰蝉的,看来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虞复略加思索,为今之计,我们只能以不变应万变,静观其变。如果强自出头,不但不能救了毒王,反而自己性命难免。

    俩人略加商议,打定主意先潜伏不出,火凤暗自祈祷:师父你一定要自保。

    俩人目光转向毒王,毒王竟似丝毫没有发现周边险恶,正在全神灌注的注视着花瓣。好像已经到了紧要关头。

    周围众人也发觉到其他势力,各个心怀鬼胎,不敢冒然出手。

    各路人马按兵不动,全部注视着毒王的举动。

    就这样僵持了一夜,山中湿气重,火凤和虞复的衣衫渐渐被露水打湿,彻骨的寒意弥漫开来。虞复脱下外套给火凤披上。

    火凤感激的看了一眼虞复,虞复报以歉然一笑。周围其他人除了毒王一身蓑衣不受影响外,其他的都狼狈不堪,有的甚至动用内力开始抵御寒气。

    东方发白的时候,毒王慢慢的站起身,似乎冰蝉要蜕变成功了。周围众人也都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毒王。

    此刻,毒王才是在场的三十余人的主导。

    “吱”一声,打破了周围的寂静,毒王快速的捡起身边的玉盒,刹那间,一只通体雪白晶莹剔透的蝉破茧而出,就在这一刹那,毒王快速的将冰蝉装入玉盒中。同时一把甩掉身上的蓑衣,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西湖冰蝉虽说三日内都有效,但时间越久,体内杂质越多,体色也会随着时间从刚刚破茧时的晶莹剔透变成漆黑色。

    无疑,毒王捕捉到的这只西湖冰蝉是上好的货色!

    “恭喜毒王捕捉到上品西湖冰蝉。”在虞复和火凤身前的五个黑衣人见毒王得手,毫不迟疑的跳了出去,为首的黑衣人抱拳说道。

    毒王眼角斜视一下黑衣人,头也不抬的将冰蝉收入怀中,冷冷说道,“何方神圣,连真身都不敢现身,想必是活的不耐烦了。”

    “哈哈,我等不露真容自有不露真容的原因,不过在下对这西湖冰蝉有特别的用处,还望毒王前辈割舍!”

    “笑话,难不成凭你一句话,就想讨走西湖冰蝉,真是笑话。”又有一男一女从暗处跃出身形,只见男子俊朗,女子风华绝代。二人均是三十余岁,然男子风度翩翩,手持折扇;女子风姿卓越,左手一把宝剑,显得更是英姿飒爽。二人抱拳站到毒王不远处,“岭南二仙拜见毒王前辈。”

    “哈哈,翩翩扇舞乾坤意,铮铮剑动五岳寒。岭南二仙莫非也对我这西湖冰蝉有意?”毒王冷笑着说,“还有哪路英雄豪杰对我西湖冰蝉有意,何不谅出身形,躲在暗处作何?”

    虞复和火凤隐身处的大石不远处,九人缓缓走出灌木,“毒王见面九风死,我等只是凑个热闹,看看江湖传言是否言过其实。”说着为首那人亮出一对大环刀。

    “天堂无路君莫求,地狱有缘九劫渡。你地狱九劫好不容易凑齐,竟然又来滋事,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毒王转身盯着密林深处,“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毒王好耳力!唐门唐震拜见毒王前辈!我蜀中唐门素来不与江湖各派结怨,此次只是路过,有幸一睹毒王风采,还望毒王谅解!”说着唐震带着身后十余人走了出来。

    毒王看着唐震微微颔首,“千手佛陀唐震涉足中原,能让老夫一睹风采,也是老夫之幸。”

    四拨人马中三路人马背景不俗,还有一路不明来路。虞复和火凤额头冷汗直冒,看来还真是棘手。

    “萧小鼠辈,藏头露尾,敢打我毒王注意。”说着毒王右臂一甩,袖中无数梅花镖飞出,径直射往丛林中。

    接连几声惨叫,密林中树枝一阵晃动,几人应声倒下。在场之人皆都一惊,众人都为发现林中之人,只因这些人距离太远,隐藏不出,瞒过了在场大多数人。

    而毒王伸手间就将几人灭杀,怎能让众人不经。

    正在这时,刚才惨叫处,有接连发出惨叫声,叫声凄厉,让人毛骨悚然。

    火凤转头对虞复说,“看来我们多虑了,这局面师父应付的了。师父已经炼制成了毒尊镖,刚才那惨叫声就是被师父的毒尊镖所杀。”

    “毒尊镖?”

    火凤眉间露出得意的神色,“就是用剧毒炼制成的梅花镖,发出之后在内力催动下,梅花镖不但能杀人,而且毒气可以毒倒周围两丈之内的老虎,更不用说人了。”

    “既然想打我这西湖冰蝉的主意,料想你们已经做好了充足准备!有本事的只管来拿便是!”毒王看着周围四路人马,内心暗暗叫苦,表面上却气势如虹,哆哆逼人。在场人马缓缓后退,双眼紧盯毒王,分明是对毒王万分忌惮。

    对敌人实力的判断不足,往往会受到致命打击。

    在场之人都低估了毒王的实力,现在满心悔恨已经到了无疑附加的地步。

    毒王何尝不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惦记上自己的西湖冰蝉。为了不影响西湖冰蝉的纯度,毒王身上带了为数不多的几样毒物,如今面临大敌,心中安能不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