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38章 遇见毒王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虞复看着火凤和毒王,想起身坐起,但手足无力。

    “别动,你内力消耗过多,需要休养几个时辰才能恢复。”火凤上前说道。

    “谢谢女侠的救命之恩。这位前辈是?”说着虞复目光看向老者。

    “叫我火凤就行了,这位是我的师傅,毒王!”

    “莫非是‘座上阎王客,医道九分毒’的毒王一线天前辈?虞复有礼了”

    “哈哈,见到我毒王还能这么平静的还真是少有!不错,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虞复!”

    “好了,你先恢复一下体力,有话一会儿说!”毒王一线天拉着火凤出了山洞。

    “师傅,你的西湖玉蝉找到了吗?”火凤问道。

    “快了,已经找到踪迹,不出意外半月内能得手。你怎么来这里了?”

    “最近中原武林人士有不少到了苗疆,宗主怀疑和妖蛊宗有关,让我来中原查看能否查到线索。”

    ……

    在一处客栈中,公孙刚右臂黑紫,一个郎中正用金针刺破右手中指,汩汩黑色的血液从手指流出,在场之人无不骇然。

    “这黑煞蟒毒性随较之敏捷不怎么样,但这毒液也是非同寻常啊。”公孙灵儿心里暗暗道,幸亏有这苗疆女子,否则虞复恐怕……想到这里公孙灵儿心中有些暗喜。

    公孙刚手指的血液已经慢慢变成了淡红色,脸上却布满汗珠。

    半盏茶之后,公孙刚手臂已经能够活动,手指流出的血液也已经变成鲜红色,公孙刚试着弯曲了下手臂,麻痹之感正在慢慢消散,不由得心里长出一口气。

    送走郎中,公孙刚暗自思忖:有这苗疆女子在,杀虞复的计划恐怕不能这么轻易实现,两个师妹估计不会动手,不如把一切原因都归咎于那个苗疆女子,就此向师傅复命。

    主意一定,公孙刚就对两个师妹说:“虞复上次没有得手,已经打草惊蛇,凭虞复的武功,我们再度出手,胜算已经不是很大。再加上苗疆女子,不知两位女子意下如何?”

    公孙刚把难题抛给两个师妹,这样回去师父如果责问,也好有人顶着。

    “大师兄,我们不如就此作罢,回去就说虞复在奄奄一息的时候被神秘苗疆女子救走,怎么样?”公孙慧说道。

    公孙灵儿看了一眼公孙刚,“我觉得师妹说的极是,我们不如就此作罢,回去师父要有责罚,我们共同承担。”

    “对!我们共同承担!”公孙慧说道。

    “那就这样定了。”公孙刚说完开始打坐恢复内力,心中对虞复已经恨之入骨,虞复不死,公孙刚如鲠在喉!

    三人在西湖盘桓数日,就开始往回赶去,这几日公孙刚没忘暗中打探虞复下落,却是没有任何收获。虞复自那日之后,就没有了信息。

    虞复在山洞中半天之后,才感觉内力恢复了**成,但是丹田中开始有种冰凉之感,这次超耗内力使出那鳞拂剑法,好像受到反噬更为厉害。不知道公孙刚等人能否就此作罢,虞复暗下决心,如果神兵门之人再有人挑衅,虞复将再不手下留情。

    这次一念之仁,没想到公孙刚不但不计恩情,反而差点乘人之危,虞复心中想到这层,不免浮上一丝苦涩。

    虞复起身,来到洞外。在洞外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火凤和毒王正在那里说着话,看见虞复出来,就招手让虞复过去。

    虞复上前一礼,“虞复谢过火凤姑娘和毒王前辈就救命之恩!”

    “不要谢我,我对你什么也没做!”毒王摆摆手,“不过我很好奇,你的内伤是怎么回事?”

    虞复苦笑一声,“在下自小练习师门内功心法,也不知道怎么了,从三个月前身体感觉不适,两次超耗内力后身体更是感觉不适。有位高人告诉我,我的内伤是长期习练阴柔内力所致,无药可救!”

    毒王摇摇头,“想必传授你内功心法之人,对你似乎有所保留啊!”

    虞复也曾经想过,为什么公孙岭没有这种症状。经毒王这么一说,心里也是怀疑“在下也纳闷为什么师尊没有任何反应。”

    “如果我没有猜错,传授你内力之人早已知道这种内力会反噬宿主,只有长期服用一些纯阳丹药,与体内阴柔内力中和,才能保其性命。你这师尊对你可是用心良苦啊!”

    虞复心中苦涩更甚,原来师尊在十年前就对自己产生了提防,不过这种提防也过于阴毒!虞复不想讲事情说破,也不再说话。

    毒王见虞复不愿提及师尊,也不追问!“不知道你今后有何打算?”

    “在下身患绝症,恐怕人间不久。只能随波浊流,虚度年华了。”

    “公子不要过于悲观,我师傅说你的病情并非无可救药,尚有解救之法。”

    什么?毒王一线天竟然对自己的内伤有了解救之法?虞复心中一惊。这毒王可是从不救人的!只要见到毒王,十死九生!“座上阎王客,医道九分毒”,毒王一线天的名号并不是旁人吹捧出来的。这毒王虽然精通医道,但是找他的人全部被毒死,见到毒王基本上就是阎王的座上客,即便活人也只有一线生机,如今竟然要救虞复!

    毒王似乎看穿虞复的心中所想,“不错,老夫手下十死九生,但你这小子本来就剩一线生机,也免得我再出手。指点你这一线生机也不算坏了规矩!”

    “你的内伤,只有三条破解之法,但样样艰难。”毒王顿了一下说道:“第一,练成少林易筋经可以救你;第二,如果你造化不浅,遇到‘塑龙丹’服下后侥幸不死,可以成就一副强横身体,经脉也会变得精壮,阴柔内力的反噬也就不足为怪;第三,去苗疆变成巫蛊人模,可以保你肉身不死!”

    虞复听到这些,基本上全无生机,内心不免苦涩。但见毒王难得指点迷津,洒脱的说道:“生死由名,富贵在天,世上之事,讲究机缘凑巧。我虞复谢毒王前辈挂怀!”

    毒王盯着虞复看了许久,突然扬天大笑:“好一个机缘凑巧!火凤,把我的毒酒拿出来,我们喝上几杯。”

    “是!师父!”火凤说着跑进山洞拿出一个酒壶,“虞公子,这是师父自己调配的毒酒,你不要勉强,以我的功力只能喝上一杯,你量力而行。”

    “无妨!”虞复看毒王意兴阑珊,自己不便扫兴,更何况毒王对虞复内伤说出了解救之法,心想自然不能害自己。

    “这酒是我用世间一百二十种奇毒炮制三年而得,今日就与你分享。”毒王对虞复甚是喜欢,但那酒只有不满的七杯,火凤只饮了一杯,就在一边打坐入定。

    虞复吞下第一杯,感觉一股辛辣比寻常酒水强烈百倍不止,直入丹田。饮下第二杯,只觉四肢酸麻,有种中毒的迹象;喝下第三杯只感觉意识弥散,如入仙境。耳中飘来一丝声音道:“虞公子造化不浅,我这三年炮制的‘毒倒仙’竟然被你喝了三杯,你立即打坐引导内力将酒吸收,对你内力大有好处!”

    虞复也不说话,凭着仅存的一丝意志勉强开始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