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37章 天涯陌路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公孙刚看到苗疆女子,顿时心中一慌。刚才虞复一击,连他自己也明显感到是虞复手下留情。要不就算不死,掉一条胳膊少条腿也是随意间的事情,何至于全身十五处伤全都是皮肉伤?

    想到此,虞复心中更是心惊,虞复何时功力变得如此深厚,能够催动出那漫天风刃已经功力远在公孙刚之上,以刚才的景象,虞复似乎能够掌控每一道风刃的力道。如果真是这样,别说灭杀公孙刚,就是灭杀他们师兄妹三人也是绰绰有余。

    虞复今日必须死,否则祸患无穷。

    公孙刚已然下定决心,向虞复身后苗疆女子抱拳一礼,“敢问阁下怎样称呼?”

    那苗疆女子冷笑一声,“姑奶奶的名号你不配知道。现在离开还有一线生机,不要惹姑奶奶动手!”

    公孙刚俊脸绯红,那里受过这般羞辱,更何况当着两个师妹的面。

    公孙刚忍着满腔怒火继续说道,“在下奉师尊之命,处理宗门叛徒,还望姑娘不要干涉。”说着话公孙刚向虞复旁边挪去,手里暗暗捏紧霹雳剑,打算随时全力一击。

    “站住!这个傻小子我保定了。”

    “口气不小!看招!”公孙刚身影一闪,一剑向那苗疆女子刺去,谁也没有料到公孙刚会一改刚才的谦恭,突然发难。

    苗疆女子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这一笑,简直冰雪消融,春暖花开。

    “混账!”苗疆女子脸色徒变,原来公孙刚刺向苗疆女子的一剑,在与虞复近在咫尺的时候突然改变方向,刺向了虞复。

    在众人惊恐的脸上,写满不可思议!

    苗疆女子伸手间,一道黑影射向公孙刚。公孙刚暗自高兴奸计得逞的时候,突然发现眼前有黑影闪过,要是不扯剑必然受伤,千般不愿的扯剑后越。尽管如此,剑尖已经刺近虞复胸膛尺许,已经神志不清的虞复发出一声闷哼。

    再看公孙刚,虽然收剑后越,但那黑影似乎活物一般,竟然在空中转变方向,再次随着公孙刚后越的姿势袭击而来。公孙刚身在空中,无法改变方向,只好用剑来挡。谁知这黑影更是如同通灵,险险绕过公孙刚的剑锋,到了公孙刚的肩头。

    公孙刚肩头一痛,忙用左手去抓,心中骇然!这是什么暗器,竟然能够在空中折转方向!

    公孙刚一抓之下,心里更惊。触手冰凉,一道软绵绵的感觉传入神经,赶紧将手中之物向前方扔出。

    公孙灵儿和公孙慧拔剑冲到公孙刚身畔,防止苗疆女子再次出手。同时斜眼一瞟之下,公孙刚肩头已经留出了黑色的血水。

    再看那暗器,竟然是一条全身黑色的小蛇,身长三寸,正在吐着血红色的信子昂头示威呢。

    “被我的黑煞蟒咬伤,三日内不服解药,必然中毒身亡。还不离开寻找解药?”那苗疆女子厉声说道。

    “什么,黑煞蟒?!”公孙灵儿不可思议的看向公孙刚,公孙刚不知道是因惊吓还是蛇毒发作,连手中的剑有“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公孙灵儿毫不犹豫的在公孙刚肩头点了几指,封住了公孙刚的几处穴道,防止毒液蔓延。

    “这位女侠手下留情,还望赏赐解药留下师兄性命!”

    “黑煞蟒贵在通灵,以其三寸之躯,能杀死百年大蟒,故而得名。但其毒性一般寻常解蛇毒的办法就行,我这里没有解药。要想保住他的性命,即可离去寻找解药。”苗疆女子见公孙灵儿刚才一再向着虞复,心里生出几分好感,才将事实真相告知!

    公孙灵儿抱拳一礼:“在下公孙灵儿替师兄谢过不杀之恩。另外还有一事相求。”

    “请讲!”

    公孙灵儿一指虞复,“这位是我师弟虞复,还请劳烦女侠照顾!”

    苗疆女子一摆手说道,“这个傻小子我喜欢得紧,你尽管放心离去便是!”

    “告辞!”公孙灵儿和公孙慧扶着公孙刚向山下走去。

    等三人离开,那苗疆女子纵身跳到虞复身前,双指放到虞复鼻前一试,发现虞复气若游丝。怎么回事,这傻小子怎么这么不中用,也没受什么伤就成了这样。目光扫向虞复胸口,被公孙刚刚才刺的一剑流出的血液已经凝固,显然此伤微不足道。莫非他在之前就有伤在身?

    想到此,苗疆女子赶紧抱起虞复往山上走去。临行前不忘将趴在脚边的黑色小蛇收入袖中。

    ……

    山中,一处隐蔽的山洞中,一个留着长须的老者,头发微白,正在为一个白衣少年把脉,脸色凝重。

    在他身旁,一个二十左右的美丽少女,一身苗疆打扮,眉头紧锁,紧紧盯着那老者,两手不断的捏着衣角。

    老者半晌才松开虞复的手臂,轻叹一声,转头看着那苗疆女子说道:“火凤,你怎么带他来到了这儿,他是什么人?”

    “师傅,你先说他的伤严不严重我再告诉你。”那苗疆女子站到老者身后,双手在老者肩头捏了起来。

    老者看来一眼苗疆女子,轻叹一声,“次子的伤势为师无能为力!”

    “什么?师傅你不是说笑吧!你虽是毒王,可你也是药王谷出来的,这天下还有你医不好的伤?”

    “不是为师不救,实在是无从下手,次子所受为内伤。以阳刚之躯练习阴柔内力,长期以来心中郁积,想必心中藏有别人难以承受的伤心之事,长此以往,已然受伤三分。更何况多次超耗内力,没有走火入魔已属万幸。目前已经是并入膏肓,如果不再修炼使用内力,勉强能活个五到十年。”

    “这么严重啊?难道没有其他的解救之法吗?”

    “解救之法倒是有,但都不怎么现实。”

    苗疆女子看着虞复,轻声说道:“他是我的朋友,请师父指点迷津。”

    “解救方法有二,其一:习练少林寺纯阳内功易筋经可以化解体内阴柔内力,但这易筋经被视为少林至宝,非少林寺达摩堂以上高僧不能习练,更别说外人。其二,用你们苗疆巫蛊,可以保住他性命,但不能恢复其神志,如同活死人一样。”老者说完缓缓摇头,“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将身体锻造的无比强横,经脉自然也有所提高,只要身体经脉能够强横到一定程度,就能承受这阴柔之力。”

    “师傅,你这三个办法一个比一个匪夷所思,简直是天方夜谭。”苗疆女子努着嘴说道。

    “所以为师说无能为力嘛。快说说你是怎么遇到他的?”

    于是这火凤将来时在山中看到虞复用威力无穷的一剑刺向公孙刚全身要害,手下留情,只伤其皮肉,之后就内力耗尽不起,公孙刚却欲乘机杀死虞复,自己实在看不下去的出手赶跑公孙刚的事情说了一遍。

    正在此时,“咦喑”一声,从虞复口中发出,师徒二人回到床前,看见虞复正自打量着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