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36章 神秘女子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虞复醉醺醺的往城外走去,城外景色怡人,虞复每每到城外都有种回归自然的平静。也许是自小的身世,虞复养成了孤僻的性格,或许也有对神兵门在秦岭深处的深深眷恋,那是融入血液的眷恋。

    出了城门,沿着小路向山中走去。山高林密,走了大概半个时辰,才到了半山腰。

    虞复找到一处平坦地方,身子一歪就躺在了上面,一面嘴里嘀咕着,一面从身上拿出酒葫芦,拔了壶塞,就往嘴里倒了下去。

    一直在后面尾随的公孙刚和公孙慧、公孙灵儿三人,在不远处现身出来。

    “虞师弟,你怎么成这样了?”公孙灵儿眼中含着泪。

    “好酒!”虞复充耳不闻,翻了个身继续喝了一口酒,嘴里说道。

    “虞师弟,快起来和我们去向师傅认错!”公孙慧上前就要把虞复拉起来!

    公孙刚上前拦住公孙慧,“我原本以为虞复天资聪颖,师傅怕留下祸患,如今看来,虞复也不过如此。真后悔当初我们留下他的性命。”公孙刚看了一眼虞复,转过身对着公孙灵儿说道。

    公孙灵儿已经是梨花带雨,看着虞复这般模样,心如刀绞。

    就在公孙刚说完话眼光挪开的时候,虞复身上微微一颤,现场众人谁也没发现。

    “也好,既然这样,我就送虞复上路,免得他清醒的时候大家都难受。”公孙刚说着缓缓拔出了长剑。

    公孙刚闭上眼睛,嘴里说道“虞师弟,你一路走好!莫要怪我出手狠辣,我也是听从师命,迫不得已!”说着话就往虞复胸口刺去。

    “师兄,不要!”公孙灵儿从伤感中醒来,看到公孙刚剑已经刺到,心中大惊,想挽救那里还来得及,大呼一声冲了过去。

    公孙慧也没想到大师兄直接动手,愣在当场,直到公孙灵儿冲过去,才反应过来!“不要!”说着也冲了过去。

    公孙刚手中没有预料到的感觉,直到剑身受阻,赶紧的睁开了眼睛。

    三人都吃了一惊,公孙刚这一剑是对着虞复胸口刺出,但睁眼看时剑身贴着虞复的背脊而过,刺入岩石中。而公孙灵儿和公孙慧则长出一口气,幸好没有刺中。

    虞复依然侧躺在地上,背对着公孙刚。谁也不知道此时虞复眼中已经噙满泪水!

    连我这样都不放过,公孙家族还真是霸道!我枉自将神兵门当做自己家、当做自己的亲人!

    虞复心中悔恨万千,即便公孙虎所说为真,但风雷刀多年没有归还也有其他原因,公孙虎竟然将虞家灭门。留下自己放在身边,多半也是防止虞复报仇。而今自己因不愿意与武林同道为敌,离开师门,公孙虎竟然要将自己斩草除根!孰可忍孰不可忍,我虞复如果再这样隐晦不言,恐怕性命难保!

    可就在电光石火间,公孙刚一剑再次袭来,虞复一个翻身站起,再次让公孙刚一剑刺空。

    公孙刚身为大师兄,在虞复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连出两剑仍未得手,脸色变得绯红,恨意充斥满腔,脸上露出无限杀意。

    “本来想让你少受痛苦离开人间,没想到你竟然这般不识好歹,戏弄起我来了,那就不要怪我不念同门之谊!”

    “大师兄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废话少说,你背叛师门,今日我们奉师傅之命铲除师门叛逆!受死吧!”说着公孙刚挥剑向虞复斩去。

    公孙刚因受虞复戏弄,同门感情半点不存,有的就是将虞复碎尸万段的不绝恨意,这一剑更是全力一击。

    虞复没想到公孙刚上来就是压箱底的功夫,没有半点犹豫。冷笑一声向后退去,随之袖中疾风匕一闪拿出,将公孙刚的刚猛一剑尽数化解。

    转眼间,俩人已经交手近百招。公孙刚招招狠辣,虞复却是防守居多。

    公孙刚心中怒意更盛,做为大师兄竟然百招之内奈何不了虞复,心中更是恼怒。

    “住手!”虞复一招逼退公孙刚大喝道!“再不知进退不要怪我出手无情!”

    “哈哈哈,”公孙刚怒极反笑,“你要有本事尽管使出,休要再次装神弄鬼!”说着又是霹雳剑中的狠辣剑招使出。

    “天帝斩!”虞复大喝一声,身形暴涨,一时间身影翻飞,漫天匕影,夹着凌厉风势,将公孙刚笼罩其中。

    “晴天霹雳!”公孙刚挥剑使出,毫无华丽的一招,但在公孙刚内力催动下,势如霹雳,将漫天匕影逼退。

    “淮海少年天下士,可能无地落乌纱!”虞复高高跃起,随着口中一声暴喝,漫天匕影化作风刃,将公孙刚笼罩其中。

    “不好!”公孙刚赶紧抽身而退,饶是如此,肩部腿部身上已经被风刃划破十五处伤痕,钻心的疼痛让公孙刚咬紧牙关。心中的震惊更是让公孙刚害怕。

    虞复也在这时落地,体力不支,脚下一软,坐倒在地。双目看着公孙刚,目中满是挑衅。

    公孙刚眉头上挑,这是耗尽内力一击!刚才好险,要是再多半分力道,自己此刻已经是尸横当场了。

    “你这全力一击,也不过如此!”公孙刚看出了虞复已经是强弩之末,现在不上去补两刀,怕是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多亏虞师弟承让!我这就取你首级回师门复命。要怪就怪你得罪师傅,我有心保你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上路吧!”公孙刚露出狰狞的笑容,拖着受伤的身体再次举剑向虞复刺去。

    “师兄不要杀他!”公孙灵儿大叫着扑倒虞复身上,用身体挡住虞复。“师兄,你就放虞复一马。就算是我求你了!”

    “灵儿让开!你忘了师傅是怎么叮嘱我们的。”

    “哈哈哈哈!真是恬不知耻,明知道刚才人家留你性命,此刻还要恩将仇报!”一个女声传来!

    “什么人,藏头藏尾算什么英雄好汉!”公孙刚停住身形向四周扫视。

    “小女子不是什么英雄好汉,也比你这种自称好汉之辈强过千倍。”

    话音刚落,在虞复身后不足十丈处,一个女子轻身落下。

    公孙刚看过去,只见这个女子一身苗疆打扮,面容清秀,对望一眼,女子一身正气盎然,让公孙刚也打个冷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