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27章 死叫花子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虞复出了洛阳,觉得应该先知会少林方丈一声,也好让中原武林有个准备。

    虞复到了少林寺,去拜见了少林方丈,告知神兵门全体已经出山,与鲜卑族上柱国勾结达成一致,恐要对整个武林不利,望其通知武林同道,尽早做出防备。

    "虞少侠能及时相告,老衲替整个武林表示感谢。不知少侠今后有何打算?"少林方丈知情后缓缓问道。

    "虞复还有些私事要办,就此告辞。"

    下了少林寺,虞复漫无目的的向南而去。

    无家可归的虞复现在无处可去,虞复所说的私事就是去祭奠父母,之后干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

    昔日将军府外,引来不少人驻足观看、议论纷纷。以前将军府的牌匾位置,挂了一个新的横匾,大红底,嵌金字,龙飞凤舞的神兵门三字,盖过了昔日将军府的名头。

    神兵门内,公孙虎身穿绫罗绸道袍,头戴紫金冠,威风凛凛的坐在大殿正中,身旁的几个师兄弟也是锦衣华服,虽都是道家打扮,却看不出分毫清修的样子,倒像足了王公贵族。

    "刚儿,你近日修书各门派,告知下月十五我神兵门开山拜祖,正式重出江湖,诚邀各大掌门人前来观礼。襄阳以北,无论大小门派都要送到!"

    “弟子尊令!”公孙刚应着退下。

    “灵儿,这几日可查到虞复的下落?”

    “回师父的话,经我查探,小师弟那日离开洛阳后,一路向南,想必是去了武当长春别院……”公孙灵儿声音越来越小,显然是怕激怒了父亲!

    “虞复这个逆子,当年就应该杀了他,白白留他性命,还传授他武功,到头来还是背叛师门!我抓到他非将他碎尸万段!”公孙虎拍着桌子大发脾气。

    神兵门重立山门,正是用人之际,虞复不告而别,公孙刚自然恨之入骨!

    “师父,小师弟并不是背叛师门,估计是一时想不通,想必在外面走走,放松下心情就回来了。再说他也没做什么危害师门的事情,还请师父网开一面,再给小师弟一次机会。”公孙灵儿赶紧替虞复求情。

    “既然你求情,我就给他一点时间考虑,他要是敢做背叛师门的事情,我绝不姑息!”公孙虎看女儿求情,略做松口。

    其实公孙虎并不是真的期望虞复能回心转意,只不过神兵门正是用人之际,实在抽不开人手,要不公孙虎早就派人追杀虞复了。

    虞复一路向南,打听武当山的方向而去。

    到了长春别院,虞复推门进去。院中已经杂草及膝,丝丝长春藤肆无忌惮的在屋檐蔓延。

    青色的石阶上,偶尔还有殷红的痕迹。虞复想起了当时的情景,俩蒙面人跳进院子,一句话不说就开始了杀戮,剑剑封喉,心狠手辣,惨不忍睹……

    父亲的护院武夫中,不少是世代相传的武林世家,虽不在江湖走动,但也绝非泛泛之辈,跟随父亲多年来隐姓埋名,连武器都不带在身边。就这样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杀个措手不及,一个个倒在了血泊中。

    虞复想到了父亲,父亲将自己送入密室后,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要出来。之后就向着后院跑去,他本是想将杀手的目光引向别处,不料最终自己还是被擒获。

    全家上下的性命,全部是公孙刚和公孙灵儿所杀!虞复攥紧了拳头,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明知此仇不共戴天,却是不知道该不该报,虞复当真有些下不去手!

    虞复出了别院,在别院不远处找到了父母的坟墓。只见坟墓上写着“大善人虞熙夫妇之墓”。虞复用手拂去墓碑上的灰尘,心中对立碑之人很是感谢,让其父母不至于葬身豺狼之腹。

    他清理了一下坟头,在坟前点上香烛,献上贡品。

    “父亲,母亲!孩儿不孝,今日才来看您!”说着一拜下去,已是泣不成声。

    “请恕孩儿无能,明知家仇是神兵门所为,孩儿却偏偏不能就此报仇!那公孙虎将我收入神兵门门下,授我武艺,传我宝刀。当年杀我全家之人者,现在是我的师兄和师姐。孩儿真不知此仇如何为好!您偌在天有灵,告诉我怎么办?”

    “师尊为父,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只有师父和师姐,然而他们却是我的杀父仇人。我杀之,却是欺师灭祖,不杀则是愧对祖宗。不管杀还是不杀,我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再无亲人……”

    虞复打开水酒,与父亲对饮起来,不知什么时候,虞复坐在坟前睡着了。

    虞复醒来的时候看见一个乞丐正睡在树梢上,嘴里叼着一只烧鸡,一边喝着酒,看起来很是惬意。虞复爬起来看见自己给父母的贡品已经惨不忍睹,想必是被这乞丐糟蹋了。

    “死叫花子,你连死人的东西都抢!我今天杀了你!”说着虞复直接冲了上去,一个纵身,已经向叫花子所在的树枝扑去,手里疾风匕早已拿出。

    虞复对丐帮洛阳之围很是气愤,所以今天见又是丐帮中人,怒火顿盛,直接想把这叫花子打倒在地。

    虞复因为一时恼怒,根本没看这叫花子身上有几个麻袋。

    眼见虞复扑到跟前,那叫花子忽然一翻身,掉下树来,摔在地上也不起来,继续躺着,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真好吃!能不能等我吃完再打?”

    虞复见是个酒鬼,心里更气,从树上跳下来往叫花子身上踩去,就在快要落地的刹那,也没见叫花子怎么动,虞复的双脚就踩在了地上,而叫花子的身子却睡在自己脚上。虞复大惊,拔脚后退,却被压住双脚无法动弹。情急之下左右手双匕同时刺出,只见那叫花子向后急退,嘴里说道:“谢谢小子帮叫花子切鸡,哈哈!”

    虞复定睛看时,刚才双匕竟然把他手里的鸡切开成小块,那叫花子正在欣赏呢。

    “此人不可小视!”虞复心中一惊,直到此时才知道遇到高人,心中暗怪自己鲁莽。

    清醒过来的虞复,细看下这叫花子身上竟然没有麻袋。

    以刚才叫花子的身手,远在那王秀杰之上,为何他身上没有麻袋?他在丐帮会是什么地位?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虞复一连串的疑问浮上心头……

    “敢问阁下来此为何?又为何戏弄我虞复?”

    “你是虞复啊?不好意思,老叫花今天路过此处,被你的贡品吸引,才过来偷吃点,得罪了!”

    那叫花子说着用袖子抹了一下嘴角的油,露出坏坏的笑容。转身作势要走,这让虞复看来是明显在挑衅。

    “站住!”虞复怒喝一声,使出全身功夫再次向那叫花子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