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24章 见上柱国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自从虞复跟着少林寺悟空大师走后,公孙灵儿一直牵挂着这个小师弟的安危。

    连公孙灵儿也不知道虞复心中是否已经放下仇恨,但是虞复那天挺身而出,救师兄妹的事情确实让公孙灵儿几人很感动。既然虞复能够为他们几个师兄妹舍生忘死,她们又焉有不担心的道理。

    这几天公孙慧每天将内力输给公孙刚,公孙刚作为大师兄意外受伤,让虞复一人孤身犯险,对此很是耿耿于怀,故而伤势好的很慢。

    转眼五六天过去了,虞复依旧没有回来,几人心中很是担忧。这天公孙刚伤势也恢复了五成,心里憋得难受,就独自出了客栈。

    公孙刚还想着那罗延的事情,不知不觉的来到了那日与红发老者饮酒的酒楼。

    那日赤发散人的豪迈让公孙刚记忆犹新。公孙刚想起元宵节前的情形,想到虞复为了救众人孤身犯险前去少林,心里更是烦躁,要了壶酒喝了起来。

    “公孙少侠怎么在此独饮啊?”

    公孙刚回头的时候,看见一个赤发老者,站在自己身侧微笑。

    “赤发散人!来的正好!来,来,我们今天不醉不休!”

    “烈酒伤身,不知道公孙少侠遇到了什么烦心事,不妨说出来,老夫虽不才,也好为你出出主意!”说着赤发散人坐到了公孙刚旁边。

    “前辈说笑了,在下心中烦闷,只想喝酒,今日一醉方休!”公孙刚已经醉眼迷离。“小二,上酒!”

    “好,今日老夫就陪少侠喝个痛快!”

    小二又拿来两坛好酒,公孙刚和赤发散人杯来盏去,喝的好不痛快!

    直到夜幕降临,公孙灵儿和公孙慧还是看不到公孙刚的影子,俩人心里焦急。可是四下寻遍,把他们想到能去的地方都找过了,始终不见公孙刚人影。无奈之下二人回到客栈,一直等到三更,还是看不到公孙刚的身影!

    公孙灵儿还能沉住气,可是公孙慧早就沉不住气了,想必是仇家寻仇掳走了公孙刚,就要去找泰山派要人!

    “师妹啊!我们无凭无据就上泰山派要人,我们和泰山派还有仇恨未解,我们这就去岂不是羊入虎口!”

    “师姐,那你说怎么办!大师兄伤势未好,肯定是出了意外……”

    “我们等到明天,要是大师兄还没有回来,我们就在江湖中打探消息。我不信不会有蛛丝马迹!要是有人对大师兄不利,我们定然加倍讨要……”

    公孙刚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软绵绵的床上。

    这是什么地方?公孙刚赶紧坐起,见房间内雕龙玉柱,好不奢华。再看屋内的摆设,甚是考究!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公孙刚努力想着,想的头疼欲裂,只能想起和赤发散人在酒楼喝酒!

    公孙刚看向屋外,外面撒着银白色的月光,屋外亭台楼阁,收拾的整洁异常。

    公孙刚一脑子的茫然和疑问,走到门口想出去看看,拉开门后两个士兵站在门口。

    公孙刚一愣!

    “请问这是哪里?”

    “这是上柱国府邸!”

    “上柱国?莫非是八柱国之首宇文将军府上?”

    “正是!”

    公孙刚心中纳闷,怎么会到了上柱国府邸呢。

    “少侠请先行休息,现在上柱国大人已经休息,明天一早他会来看你!”

    “哦,现在是几更天了?”

    “刚过三更!”

    公孙刚关上门回到屋内,倒上一杯茶喝了一口!

    “不好!我出来的时候没有告诉灵儿她们,我这一夜不回去,不知道她们会急成什么样?”

    公孙刚再次走到门口,“两位兄弟能否行个方便,我出来时没有打招呼,我现在赶回去交代一下,等明天天亮后我亲自前来谢罪。”

    “这个……”两个士兵互看一眼,为难的说道,“我俩只是奉命行事,这个实在为难,还请少侠见谅!”

    公孙刚想了想说道,“既然这样,我休书一封,麻烦送到城西悦来客栈,不知可行?”

    “只能这样了!”

    公孙刚连连感谢,回屋后屋内有笔墨纸砚,公孙刚想了想写道:“巧遇上柱国大人,现在府上做客,勿念,明日自然回去。”

    公孙刚拿着写好的信,掏出一锭银子交予门口士兵,“麻烦两位兄弟了,改日请两位兄弟一起喝酒!”

    一个士兵接过信纸和银子,说道,“我知道悦来客栈,这就送过去。谢谢少侠美意!”

    那士兵说完径自离去,公孙刚返回屋中,重新倒在床上。

    那士兵到了客栈,交予掌柜的就走了。掌柜的将信纸交给公孙灵儿后,公孙灵儿一看,悬着的心不但没有放下,反倒更加担心,谢过掌柜的后就把信给公孙慧看。

    “大师兄真是,去做客也不说一声,还得我们担心半天。”公孙慧看完信伸了个懒腰,就要回房歇息。

    公孙灵儿无奈的说道:“师妹啊,你怎么不想想,师兄在这里没有朋友,怎么会突然去了柱国府呢?更何况我们刚刚和众武林朋友结怨,现在又惹上官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

    “啊?上柱国是官家?”

    “上柱国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大师兄要是能脱身断不会托人来送信!”

    “师姐,那我们现在就杀进去,救出大师兄。”说着公孙慧就扯出腰里的奔雷刀。

    “谈何容易,那柱国府岂能随便进出。我们这样杀进去只能是狼入虎口。”

    “这也不行,那也不成,师姐你说我们怎么办啊?急死我了!”

    “我们只能等着,师兄不是说明天回来吗?我们就等到明天看看,如果师兄明天再不回来,我们再做决定也不迟!”

    公孙灵儿安慰好公孙慧,就倒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直到东方发白,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公孙刚一大早起来,就有佣人送来洗漱用品。公孙刚洗漱之后,就听见外面有人说道,“拜见上柱国大人!”

    公孙刚朝着门口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赤发老者,身穿锦衣,大笑着走了进来。

    “公孙少侠昨夜可好啊?”

    公孙刚一时反应不过来,愣在那里,这不是赤发散人吗?

    “还不拜见上柱国大人!”

    “草民拜见上柱国大人!”公孙刚赶紧行礼。

    “少侠免礼,坐下说话。”

    “草民不敢!”

    “快坐下,恕你无罪!”

    “昨日见公孙少侠忧虑烦心,不一会就不胜酒力,老夫擅自作主带回这里安寝,还望少侠见谅。”

    “大人一片苦心,公孙刚感激不尽。”

    “公孙少侠昨日烦闷,不知所为何事啊?”

    这赤发老者公孙刚颇有好感,如今又见老者身居显位,如此平易近人。略加沉思就将师兄弟四人寻找那罗延,无端被丐帮围攻,自己大意受伤,又被各派追杀,最后师弟虞复孤身上少林之事说了一遍。

    谁知赤发老者听完后哈哈大笑,公孙刚不解的看着赤发老者。“大人何故发笑?”

    上柱国笑了半天之后才收住笑容,“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赤发老者对身后随从说:“去拿我风雷令来!”

    上柱国怎么会有风雷令?公孙刚更是疑惑不解,盯着上柱国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