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23章 赠剑魂令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虞复接过令牌,对照着两块令牌仔细端详,大小轻重花纹字迹全部一致。

    虞复心头一凛,一种不妙之感油然而生。看众人脸色和武当不远千里赶来,这风雷令和武林定有不解之仇!不知道师父是如何得到这风雷令的!

    “虞少侠师尊为何人,不知现在能否相告?”欧阳子看着虞复意味深长的问道。

    “尊师公孙岭,不知几位是否认识?”虞复将目光转到少林寺方丈身上。

    方丈大师皱起眉头,脑海中想着昔年成名人物,却哪里找得到公孙岭这号人物。

    少林方丈看着欧阳子微微摇头,虞复看着心里竟然有一丝失落。他本想通过少林方丈的口中,印证下公孙虎所说是否真实,看来现在这个念头只好打消了。

    “不知道你们要寻找的人是谁?”欧阳子眉头快拧到一块了,想起虞复说的拿着令牌找人,他想从虞复的口中知道更多的消息。

    “那罗延!”

    啪,欧阳子手中的杯子掉在了地上。欧阳子双目圆挣,看着虞复问道,“确定是那罗延?”

    “正是!”虞复好奇心起,静等欧阳子道出实情。

    “虞少侠这是第一次行走江湖?”欧阳子双目泛光,紧紧的盯着虞复。

    “是!”

    “那你是否以前知道风雷令?”

    “不知!”

    “风雷堂和那罗延的为人你也不知晓了?”

    虞复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此刻,虞复已经知道了这对令牌对中原武林是何等的重要,而且背后关联着一帮人,连少林和武当都对此如此重视。

    欧阳子和少林方丈对望一眼,缓缓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虞复本在与世无争的秦岭腹地长大,对汉族和鲜卑族的种族观念本没有影响,可听到鲜卑族入主中原的时候,血流成河,肆意残杀汉人,无数汉人流离失所,死在南迁的路上的时候,内心还是激起了一层恨意。

    “师父多年不曾出山,应该在十年之上。所以诸位与那罗延的仇恨与我神兵门无关。”虞复目光扫视众人淡淡的说道。

    “听你的意思,你是十年前出过山了?”欧阳子紧紧盯着虞复说。

    “实不相瞒,我就是当年武当山下长春别院的少庄主虞复!”虞复平淡的说出,好像十年前震惊武林的长春别院血案与他无丝毫关系一样。

    “原来是故人之子!那你又是怎么拜倒神兵门门下的呢?”欧阳子目中多了一份和蔼!

    “当年灭我虞氏全家之人正是我的师父所为。”虞复依旧是面无表情。

    “……”

    殿中之人听到这里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有些人更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忘记了合上。

    “我的家仇有颇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不方便与人道起。”虞复不愿过多提及,轻描淡写的带过。

    欧阳子等人心中暗道:莫非声震武林的天下第一兵器风雷刀真和虞复有关?虞复不想提及,恐怕就是为了隐藏这风雷刀的下落!

    “那罗延在华山一战虽死,根据丐帮的消息,风雷堂杀手组织依然存在,而且誓死效忠鲜卑族,由宇文家族控制。既然你师父和那罗延有约,很有可能宇文家族会派别人和你们接头。不知道当年你师父和那罗延约定何事?”欧阳子脸色沉重,他实在不敢想象如果当日宇文家族和虞复等人接头后会发生什么事!

    欧阳子心中不愿看到这个故人之子和鲜卑族不清不楚的搅合在一起。

    “当年不知道师父给了那罗延什么好处,从师父的口中得知,凭着令牌找到那罗延之后,那罗延会帮助神兵门扬名江湖。”虞复终于说出了实情。

    在场之人心中大骇,此刻都能推断出那罗延帮助神兵门扬威江湖指的是什么!

    屠杀!最快的出名方式便是屠杀!

    如果神兵门真的加入风雷堂,那么风雷使者将是何等的令人恐怖。更何况神兵门还有多少弟子没有出现。一定不能让那罗延的计谋得逞。

    “虞施主对那罗延助你神兵门扬威江湖这件事怎么看?”少林方丈注视着虞复说道。

    “如果神兵门依靠加入或者听令于风雷堂的杀手组织,靠残害武林同道扬名天下,我虞复坚决反对。”

    “那这要是你师父的意思呢?”

    虞复心中怦然一动,如果师父真的和风雷堂合作,自己又如何处置?难道自己又要背叛师门?

    虞复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时语塞!

    “阿弥陀佛!虞施主心系天下,以天地苍生为念,自然不会增加杀伐,因鲜卑族的野心私欲危害黎民百姓!”少林方丈悟净大师看着虞复缓缓说道。

    “虞复感谢方丈大师点化!”虞复站起来深深一揖。

    “虞复甘愿为天下苍生力阻神兵门和风雷堂结盟,祸害武林!”虞复依然是平淡的语调,不过声音中含着无比的坦然。

    “虞少侠愿为武林不惜与师门之命相抗,我武当全力支持,也代表天下武林对虞少侠表示感谢!只要有需要我武当的地方,只要少侠拿出这个,任何武当弟子如见掌门亲临,定然全力以赴。”欧阳子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把玉制短剑递给虞复。

    虞复接过来一看,只见这把玉剑晶莹剔透,仅仅此玉就是玉中极品,玉剑剑身刻着剑魂俩字。

    虞复自然不认识这把玉剑的来历,目光看看少林方丈,再看看欧阳子,满是疑问。

    “虞施主造化惊人,这把剑魂乃是武当创派祖师之信物,三百年来只用过两次。而且授受之人都是在武林中呼风唤雨的奇侠异士,两次都辗转送回武当。”

    虞复不由的再次低头端详起这把精致的玉剑。

    “不错,这正是我武当创派祖师所留信物——剑魂令!见令如见教主,无论生死,武当门人都要遵从执令之人要求。所以还请少侠收好,莫让落入歹人之手!”

    武当门人中一阵骚动,纷纷议论着剑魂令。不少弟子都不曾听说过武当有此信物,更不敢相信掌教竟然将如此信物交给名不见经传的虞复,内心更多的是不服,却又不敢说出口。

    “欧阳道长厚爱,虞复在此谢过。不过如此厚礼,虞复愧不敢当!还请掌教真人收回。”说着虞复竟然将这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剑魂令交还欧阳道长。

    少林掌门看着虞复微微点头,颔首不语。

    “我武当赠你剑魂,是希望你为天下武林出力。莫非是少侠瞧不起我武当不成!”

    “掌教真人哪里话!虞复只是无德无能,不敢接受此剑。天下武林之事,我虞复自然竭尽全力!还请掌教收回!”

    欧阳道长执意不肯收回,俩人一个要赠,一个不接受,就僵持在那里。

    欧阳道长非要赠与的原因还有一点私心,就是当年长春别院虽然与武当无关,但长春别院老庄主虞熙与欧阳子交情甚好,欧阳子未能保住虞熙性命,使其在武当山下惨遭毒手,本来就悔恨在心。再加上虞复下落不明,自己找寻多年也没有消息,想必这许多年虞复受尽艰难,欧阳道长心中有愧。如今见虞复武艺略有小成,甚是喜爱。又见虞复宅心仁厚,深明大义,更是喜欢,想助虞复一臂之力。

    “两位就不要争执了,既然虞施主执意不肯接受,还请欧阳道长收回便是!我少林和武当定会全力支持虞施主,只要虞施主在行事中有任何困难,尽可传信于我们,我们自然全力配合!”方丈大师见场面僵持,出面打圆场。

    “不错!既然虞少侠执意不要,老夫就只好收回了。不过武当全力支持少侠行事!”欧阳道长见少林方丈出面,只好将剑魂收起。

    “虞复何德何能,受两大门派鼎力支持,我虞复肝脑涂地,无以为报!再次谢过各位抬爱!”

    “虞少侠义薄云天,倒是老夫搪突了。”欧阳子笑着说道。

    “虞复这就起身赶往洛阳,阻止神兵门加入风雷堂一事。还望两大门派知会江湖朋友,莫要为难我神兵门师兄弟!虞复代师门谢过!”

    虞复继而向着少林方丈说道,“虞复还有一事需要方丈成全!”

    “尽管说来!”

    “虞复妄自错杀泰山弟子,还望少林方丈大师周旋。此间事了,虞复自会登门谢罪!”

    “虞施主尽管放心,我少林定会全力解释事情原委,阻止泰山派纠缠于此事!”

    “虞复就此告辞!”

    误会解除,面对严峻的江湖形势和鲜卑侵占国土的事实,虞复不敢再耽搁。辞别两大门派的掌门,虞复向洛阳疾奔而去。

    对于放走虞复,江湖中人颇有成见,少林寺的和尚倒还罢了,虽然心中有些不服,表面上却是坦然接受。

    然而武当弟子却是没有这般好的修养,尤其见掌教真人不但不兴师问罪,反而一再袒护虞复,更是将教中罕见的剑魂令要赠予虞复,心中哪里能够像少林的和尚那般坦然。

    武当弟子对虞复自然是愤愤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