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20章 危机四伏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官道上,几匹黄骠马飞奔而来。

    公孙灵儿心里一阵说不出的紧张,握着流云剑的手心沁出了冷汗。

    近了,一共五匹马,马上的人清一色的蓝色布袍,背上插着剑,从公孙灵儿眼前疾驰而去。

    看他们走远,公孙灵儿钻进树林,看到公孙慧刚刚收功,满脸的汗水。

    “怎么样?”公孙灵儿问道。

    “师兄体内伤势不轻,现在刚刚打通不畅的内息,估计再过两个小周天就可以恢复五成。”

    “来不及了,我们得赶快隐蔽起来。”

    “出什么事了?虞师弟呢?”

    “虞师弟到附近寻找可以藏身的地方去了。我刚刚看见有江湖人士往洛阳方向赶去。恐怕是泰山剑派的人。”公孙灵儿沉思片刻,“如果所料不差,丐帮正在调集人马,华山派和嵩山派的人马估计也已经与丐帮汇合,现在不知道少林寺是不是也有人参加!”

    “他们不会是找我们吧?”公孙慧一脸的不可思议!

    “看来这黄金令牌关系重大,能够惊动整个武林,如果不能搞清这件事,我们之后的麻烦会更多……”公孙灵儿想到此,不由得后怕,如果江南武林再插手此事,神兵门就是无辜的和整个武林作对,到时候四人根本说不清。其实现在就说不清楚!公孙灵儿无奈的叹了口气。

    正在这时,虞复从树林后面跑来。

    “我听见外面有马蹄声,估计是丐帮追上来了。树林后面是座山峰,我在山腰发现了一个山洞,我们先去躲一躲,等师兄伤势好转再做商议。”虞复看了一眼还在打坐的公孙刚,“对了,把身上的令牌先收起来。”

    公孙刚睁开了眼睛,“大家快走。”说着站起来,结果身体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虞复上前扶起公孙刚,首先向树林深处走去。

    公孙刚在公孙慧的帮助下,内息刚刚平稳,汇入丹田,正在流转到七经八脉,准备完成小周天运转。听到事态严重,只好作罢。

    公孙灵儿打扫了一下痕迹,紧随几人向林中深处走去。

    林子尽处,一片悬崖峭壁挡在眼前。虞复率先背起公孙刚,向着悬崖跃起,凭借手中疾风匕,转眼到半山腰,身形一转,消失在了山腰位置。

    公孙慧和公孙灵儿也先后跃起,几个起落,就到了虞复刚刚消失的位置。

    这是一个天然溶洞,有几十米深,借着山体掩隐,不到山上很难发现。四人进到洞里后,分别开始打坐休息。

    不一会儿,就听见山下有嘈杂的脚步声。公孙灵儿坐到洞口位置,探听动静。

    “这四人受伤,理应跑不远。大家仔细搜查。”正是王秀杰的声音。

    “我们接到丐帮飞鸽传书后,连夜出发,一路并未见着王舵主信中所言几人,应该是还没到泰山范围!”

    “如果到了泰山境内,泰山派必然传书武林同道。掌门师叔已经下令让各位弟子严加注意。”

    “阿弥陀佛,想不到这四人年纪轻轻,就能逃脱丐帮的打狗棍阵,实在是匪夷所思,各位还是小心为妙。”

    “惭愧,我丐帮打狗棍阵因人力不足,遭受贼人诡计,才让他们溜走,但愿不是放虎归山!”

    公孙灵儿听到这里,已然心里一凉,连少林寺的老和尚都来了,看来周边几大门派都到了,仅仅一个丐帮分舵,就让俩人受伤,现在几派高手就在山下,如果受到围攻,恐怕是九死一生。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他们没有发现什么,快点离开。

    公孙刚、公孙慧也听到了山下的对话,都脸色微变,看来此劫难逃!

    只有虞复,面无表情的继续打坐,好像全然没有听到外面的对话。

    “报告舵主,经我们密探证实,有鲜卑夷族一行五人,属塞外风雷堂麾下,正行至燕山处。请舵主定夺。”

    “塞外风雷堂?”

    “我丐帮前几日接到密报,鲜卑族杀手组织风雷堂在华山一役虽然损失惨重,但是风雷堂组织仍然存在,在鲜卑族阿里山山口,这个杀手组织一直在培训杀手。”王秀杰顿了顿,表情凝重的说。

    “并且在长安,也有不少江湖败类加入了风雷堂,受八柱国宇文家族号令。”

    “阿弥陀佛,武林浩劫,皆因这风雷堂而起。不知昨晚那四个风云使者现在在何处,风雷堂一日不除,我武林将无宁日!”

    “密切关注燕山风雷堂弟子的下落,不可打草惊蛇!”

    那丐帮弟子应着离开。

    四周搜索的人逐渐回来,都没有发现公孙刚四人的下落。

    山下一行人转而向东,继续搜索而去。

    山洞内公孙灵儿长吁一口气,紧接着想起了事情的始末。

    根据刚才的谈话,这风雷堂有风雷使,与中原武林结怨,人人见而杀之。公孙灵儿拿出那黄金令牌看着,正面是风字,背后是个杀字,看来这令牌和风雷使的一样,所以四人被当做了风雷使。

    看刚才的情形,武林中人见了风雷使者恨不得立刻杀之。昨晚四人侥幸逃脱,实在是万幸。

    这风雷令和那罗延打底是什么关系,那罗延为什么在元宵节爽约未到,这一切的疑问只有找到那罗延才能解开。可是怎么样才能找到这那罗延呢?

    公孙灵儿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平白无故的就认为自己是什么风雷使者,而且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其实,不只是公孙灵儿,公孙刚和虞复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只有公孙慧在哪里生闷气,她想不通这帮人为什么这么穷追不舍的追自己,还要以性命相博。

    “大家仔细搜!”

    随着山下声音再度响起,公孙刚四人又陷入绝境。

    看来他们在离开的时候发现了痕迹,所以又返回来搜索。这次凶多吉少。

    “这山崖上有攀爬的痕迹。”

    只见一群人中,夹杂着一个和尚,向着山崖前的石壁上看去,正是刚才虞复用疾风匕留下的痕迹,山体上刀痕明显,只是不容易发现,这细看下,分明是新近增加的。

    “几位朋友请现身说话,我乃少林达摩院首座悟空。”声音响彻云霄,震得周围众人功力较差的都捂上了耳朵。

    公孙刚更是试图用内力抵抗这佛门狮吼功,不料旧伤复发,一口鲜血再度喷出。

    虞复站到洞口,看见山下有几十人,正在看着山上。

    山下众人同时发现了已经现身的虞复。一身白衣,瘦弱的身形,在山风的吹拂下发出阵阵声响,面无表情的凝视着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