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16章 赤发老者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长安!恢宏的城墙彰显着王者风范。

    护城河边,一对白衣男子,身旁一个绿衣女子亭亭玉立,一个黄衣女子魁梧粗壮。四人夹在人流中不断向城内张望。

    股股人流,极为缓慢的流向城中。鲜卑族入主中原,对汉人戒备森严,故而城门处盘查极为严格。

    “干什么的?”轮到公孙刚的时候有门卫盘问道。

    “我们四人探亲。”公孙刚回答道。

    “你们是武林人士?”

    “也算是,刚刚下山,特地赶回家看看。”

    “不许捣乱,没事不要到处乱走!进去吧!”

    “谢谢军爷!”

    顺利通过哨兵盘查,公孙刚四人随着人流进入长安。长安的繁华让四人有点晕头转向,四人尽情感受着这里的繁华,欣赏着两侧奢丽的屋舍。

    街道两侧商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那吆喝声已经忘却了亡国之恨。

    “好饿!”公孙慧突然冒出一句话,引的三人一愣。

    三人努力忍着笑,都不搭话。

    这一路走来,公孙刚几人已经习惯了公孙慧惊人的食量。这不日头才刚刚偏西,公孙慧已经喊饿,三人心中对她充满了无奈。

    中午吃饭的时候几人怂恿公孙慧,说到长安吃大餐,这才使公孙慧留足了胃口。走在长安街上,听着小贩的吆喝声和路边传来的阵阵香味,公孙慧早已饥肠辘辘。

    公孙刚四处查看,前方正好有一家客栈。

    四人商议后直接进去住下,叫了店里的特色菜送到房中,让公孙慧吃了个肠肥肚饱。

    乘着小二收餐具的时候,摸着滚圆肚子的公孙慧问道:“小二,长安最好玩的地方是哪儿?”

    “要说长安最好玩的地方,莫过于醉仙楼和墨玉轩。几位可以去那儿看看,保管满意。”小二笑着介绍到。

    小二的介绍四人不由得记在心上,稍作休息后,在公孙慧不断的催促声中出了客栈。

    向路人打听清楚醉仙楼和墨玉轩的所在后,四人向墨玉轩方向逛去。

    墨玉轩和醉仙楼在相邻两条街上。原以为墨玉轩是一个店名,等四人到后才发现这是一条街的名字。

    墨玉轩全部是出售奇珍异宝的地方,最多的就是文房四宝,玉佩书画。

    四人从街头一直逛到街尾。整个街上看不到市井的纠葛,听不到狡黠的吆喝声,只有丝丝墨香弥漫,古玉温润,带来汩汩清新,直冲灵台。

    虞复来到这里,内心充满了一种安详,忘却了满族被灭的血腥,想不起寄身秦岭神兵门内的诚惶诚恐,不再惦念仇杀的恩怨纠结……

    在这里,虞复嘴角浮现一丝笑意,一种超脱后的安详。虞复的反应,没有逃过灵儿的眼睛,就在虞复回头看一块墨色如血的玉佩的时候,灵儿深深记在了心里。

    灵儿落在后面,向店主询问了墨玉的来历,掌柜的也说不清这墨玉的来历,只说这块墨玉是此地的镇店之宝,不予出售。灵儿无奈,只能不舍的离开,脑中却印下了墨玉的样子!

    转过街尾,便看到了醉仙楼。醉仙楼是一座酒楼,是与墨玉轩相邻的一条街上最大的酒楼!

    这条街与先前那墨玉轩形成鲜明的对比。

    墨玉轩是闹中取静,而这醉仙楼,却是把闹市推向了极致。自从进入醉仙楼这条街,人群接踵而行,两侧全是酒楼。吆喝声此起彼伏,阵阵香味扑面而来。

    这可乐坏了公孙慧。醉仙楼聚集了天下名厨,且不说别的,光占地就足有半条街,可见这家店比街上其他店要好处不少。公孙慧挤入人群,直接奔向醉仙楼,虞复等人只好跟上。

    看着满墙的菜名,公孙慧口水直流,肚子又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公孙慧一再精选,最终还是选了满满一桌。

    公孙刚等人看着公孙慧一副馋涎欲滴的样子,内心竟有种满足。环顾四周,多是商贾名流的样子,唯独一桌一个红发老者引起了公孙刚的注意,公孙刚细看之下,这人一头红发,身穿锦缎,在京城应是不小的来头。看其样貌,除了那满头红发,却也说不出来有什么不同。

    公孙刚正自出神,不料那老者看到公孙慧的样子,笑着冲正在看着他的公孙慧说道,“这位小妹妹可否过来与老夫共享这西湖醉仙鸭?”

    公孙慧看到红发老者将醉仙鸭撕下一块,蘸着秘制蘸水,扑哧扑哧的吸入嘴中,之后吮着手指,发出啧啧之声。

    公孙慧本就是不拘小节之人,听见邀请哪里还能忍住,心早就飞过去了。只是躯体留在当地,盯着公孙刚是询问否能过去。

    虞复听见说西湖醉仙鸭,心中微微一震,侧眼望去,只见一个红发老者,身强体壮,显然是外家高手,但不见携带任何兵器。

    老者面色红润,一脸的络腮胡子,透着豪爽之情。红发老者独坐一桌,桌上开着一坛上好的女儿红。虞复侧目间正在举头狂饮,女儿红从嘴角溢出,打湿了胸口的衣襟。

    公孙慧的馋虫早被他勾引出来,不等公孙刚答应直接凑过去坐下。

    “大师,小女子先行谢过了!”说着一只手直接伸向盘子,撕下一块醉仙鸭就着蘸水吃了,入口肥而不腻,及是可口!马上又去抓食。

    红发老者发出爽朗的笑声,一把抢过醉仙鸭,另一手递过酒坛。“醉仙鸭,醉仙鸭,有酒才能尝出这醉仙鸭的味道。你这般吃有点浪费……”

    “大师说的是!”公孙慧接过酒坛学着红发老者的样子,举起酒坛倒入嘴中,却被呛得咳嗽连连。“咳咳,好酒!”

    “几位小兄弟能否赏脸过来共饮啊?”说着红发老者向公孙刚和虞复等人邀请道。

    “谢过前辈!”见公孙慧已经坐过去,公孙刚也不再推辞率先坐了过去。

    见公孙刚移驾,虞复和公孙灵儿只好跟着过去坐下。

    公孙刚显然被红发老者的豪爽所感染,男儿行走江湖就当笑意恩仇!

    几人推杯换盏,喝的很是高兴。只有公孙灵儿,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红发老者也不以为意。唯独对虞复皱了皱眉,虞复一直一副面无表情的冷漠样子,冷漠中带有无法形容的寒意,一种让他感觉到寒冷的气息。

    一桌的菜上齐,几人不知道喝了多少坛上好的女儿红。只知道这街上行人渐稀,几人才意犹未尽的离开。公孙刚本意要结账,却被红发老者阻止,红发老者掏出一锭金子扔到桌上,几人款款下楼。

    临别之时,红发老者自称红发散人。四人分别报了姓名,相约有缘下次共饮,几人这才分别离去。

    公孙刚等人回到客栈后酒力已经消散,各自回屋后调息打坐,直到深夜!四人都视红发老者为少见的江湖豪士,心中赞叹不已。

    那红发老者,送走几位后,径直向内城深处走去,一直走到一处将军府。门口守卫恭恭敬敬的跪拜:“拜见将军!”红发老者微微点头,俨然一副主人的架势进入宅院。

    红发老者进入内室,立刻休书一份,书中寥寥数字,全是鲜卑文。写好后抓来一只信鸽,熟练的敷在信鸽脚上,拿到窗外放飞。这信鸽在将军府上空盘旋片刻,展翅向北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