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15章 龙凤山庄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虞复转身坐下,仍旧面无表情,自斟一杯水酒一饮而尽。

    公孙刚欲言又止,这时候掌柜的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几位大侠快走吧,这龙凤山庄势力太大,小店实在是惹不起麻烦啊!”说着老掌柜就要跪下。

    公孙刚扔下一锭银子,几人起身回了客栈。

    刚到客栈不久,就听人声嘈杂。四人推开窗向外望去,客栈外全是火把,整个客栈已然被围。

    四人聚到公孙刚房间,看着公孙刚,征求他的意见。

    以四人的修为,从这里冲出去不难;难的是是否要伤人,是否结怨武林;是否会危害神兵门名誉!

    “走,我们去会会这个龙凤山庄!”

    四人走出客栈,那锦衣少庄主赫然就在人群最前面。身旁站着两个汉子,见四人出来,就对二人说:“两位师叔,就是这四个人,出手狠辣,蛮不讲理。”

    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站出来,手里拿着一对流星锤。

    “四位神兵门的客人,我们庄主请四位到庄上一述,请莫让我等为难!”说着向四位一拱手。

    “我们正要去拜会你们老庄主,既然这样,请在前带路!”公孙刚说到。

    那身材魁梧的汉子楞了一下,随后在前带路,公孙刚等人走在中间,少庄主带着众人跟在最后,谨防四人逃走。

    出了龙凤镇,向北山走了不大一会儿,就到了龙凤山庄。

    这龙凤山庄甚是阔绰,占地几十里。门口两只石狮张牙舞爪,很是威武。庄院内楼台水榭,也是精工巧匠做成。

    公孙刚四人走到大厅门口的时候,见到前庭内灯火通明,护院武师上百人,加上押送四人的几十人,个个气势汹汹。

    如此势力在小镇来说可是首屈一指,难怪乎商贩对其敢怒不敢言。

    四人被带到大厅,厅中一个威武老者坐在正中,两侧分坐四人,公孙刚看到厅中众人,知道今日此事难以理论,只能先礼后兵。思量已定,公孙刚进屋抱拳,“见过老庄主,见过众英雄。”

    那正中老庄主微微拱手还礼。刚刚押解公孙刚的俩中年男子和少庄主站到了庄主之后。

    见众人怒目而视,公孙刚再度开口。

    “我师兄妹四人路过宝地,因师妹莽撞,伤了贵府两位武士,特此登门谢罪!”说着公孙刚向众人拱手赔罪。

    众人假装没有看到,公孙慧最先沉不住气了。正要上前理论,被公孙灵儿轻轻拉住。

    那老庄主凝视四人片刻,好一会儿才张开了嘴:“几位是神兵门门人?”

    “正是!”

    “我贾正不知何处冒犯了几位英雄,还请几位明示!”

    “老庄主英明,我等与贵庄往日无仇,近日无怨,何来冒犯。今日之事,实属我这师弟鲁莽,冲撞了贵府,还请庄主海涵。”

    “哼!伤我庄丁,岂能就此寥寥数语略过?还请四位给我个说法!”那老庄主试探四人半天,实在想不起江湖中有此门派,这才开始发难。

    “贾庄主,你这儿子心术不正,意欲调戏我师姐,出言侮辱于我,我才出手教训了那不知死活的武师,如果这也要个说法,我觉得庄主也未免太过小气!”公孙慧挺身而出!

    那老庄主侧头瞪了下身后的少庄主,想必是这少庄主并未说出实情。

    “既然这样,那我龙凤山庄并非不讲道理。不过我庄武师双眼被废,只要这位姑娘废去一只眼睛,你等四人便可以平安离开!如若不然……”

    “怎样?”公孙刚眼中怒火暴涨!

    “你等今日休想安全离开!”老庄主狠狠说着,一招手,门外武师已经将院子团团围住。

    “我四人来你龙凤山庄是给你们面子,哪知道你们这搬不知死活!有什么本事都使出来吧。”公孙刚说着率先跃出院子,全然不把这里当回事。虞复等人相继跟出,众武师严阵以待,等候庄主号令。

    “既然几个不知死活,来我这里撒野,莫让别人说我以多欺少。贾冲,你去领教下这神兵门的高招。”贾正见四人年纪轻轻,并不以为意,转头让那少庄主出手。

    这贾冲正是先前那少庄主,纵身一跃,竟是华山派凌云步的轻功,轻轻落入院中,周围武师纷纷叫好。

    虞复刚要出手,哪知公孙灵儿率先出击,流云剑一招云卷云舒,优美的刺出。贾冲手中剑似疾风,挺剑相迎,二人打斗在了一起,俩人身法奇快,众人眼花缭乱,想要加入已然不可,都严阵以待!

    这贾冲确是华山弟子,在华山剿灭风雷堂一役中,这贾冲就是长空栈道的暗哨弟子。一身轻功深得华山真传,也是华山弟子中的一流高手。近日下山,本打算光大龙凤山庄,扬名江湖。不想这第一次打斗就遇到了公孙灵儿。

    贾冲身法轻盈,剑法一般,一套华山剑法已经使完,半点不占上风,心里暗暗吃惊。无奈之下华山剑法再度使开,速度比刚才更是迅速。白云出岫、有凤来仪、天绅倒悬、白虹贯日、苍松迎客、金雁横空、无边落木、青山隐隐、古柏森森、无双无对……公孙灵儿一把流云剑动作优美,身影翻飞,众人看的心惊胆寒,要不是贾冲轻功了得,早已败北。

    就在贾冲最后一招无双无对使出时,公孙灵儿大喝一声,神愁剑法中破云剑心使出,万道寒芒斩向贾冲。“不好!”贾正料定儿子躲不开这招,凭空一掌击出,劲力呼啸,冲向公孙灵儿。公孙灵儿在半空中身子硬是向左挪开一尺,避开这掌。手上几乎丝毫不停,冲着贾冲刺去。贾冲急速退后,依然身中数剑,一条胳膊鲜血淋淋的垂下。

    刚才要不是贾正出手,这贾冲定会命丧当场。

    大厅内的几位武师震怒,一起跃入场中,如出笼的凶残野兽。

    再看公孙刚面色含笑,丝毫没有惧意。

    就在刚才打斗中,贾冲虽华山剑法连使两次,可是加起来也就是几十息的时间。

    几十息的时间,好端端的儿子成了废人,而且差点命丧当场!

    贾正面色含悲,凄凄说道:“我儿学艺不精,今日之事就此作罢。几位请走吧!”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公孙刚抱拳说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日得罪了!”说完转身离去。

    出了龙凤山庄,四人不想再生事端,连夜向长安赶去。

    龙凤山庄内,贾正命众人先行退下,暗暗思量:那绿衣女子身法诡异,剑法飘渺,贾正根本看不出端倪,况龙凤山庄此时实力不强,大多武功与贾冲相仿,如果今日强行出手,后果不堪设想,况且这神兵门闻所未闻,不知是何来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日后查清这些人的来历,必然让其血债血偿!

    贾正的精明之处正在于审时度势。眼见今日硬拼自己讨不了好处,便自认倒霉,将仇恨深深记住,等着日后加倍偿还。

    公孙刚几人哪里知道贾正的阴险狠毒,只以为是贾正知难而退,还暗暗夸他识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