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14章 华山弟子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公孙刚一行四人,走走停停,这天来到龙凤镇,见时间不早,四人找了间客栈投宿。

    见这龙凤镇稍有规模,远比前几日投宿的荒山客栈繁华。公孙慧心里痒痒,乞求师兄带大家看热闹。耐不住公孙慧的软磨硬泡,公孙刚便带着四人去街上闲逛。

    龙凤镇距离长安约两日路程,镇子坐落在两山之间的开阔地上,南北两山遥遥相望,这南山名曰栖凤山,传说是山中凤凰居多,故而得名。北山蜿蜒起伏,气势恢宏,阻断长安,故名盘龙山。

    细看时,盘龙山确如一条蜿蜒巨龙盘卧,山上郁郁葱葱的树木装饰下,颇有巍峨神秘之感。

    龙凤镇有一条街很是繁华,皆因距离京城较近,南来北往的商队都经此修整,俨然一个通商关卡。

    盘龙山下有一座庄园,名曰龙凤山庄,庄中不少护院武夫,维持着龙凤镇的秩序。这龙凤镇收入的十之**要交予龙凤山庄,否则失了龙凤山庄庇佑,这生意也是无法长久,更有可能丢了性命。公孙刚四人初来乍到,自然不知!

    四人走在这条街上,满目繁华。华灯初上,照的满街如同白昼。见每个店铺门口都挂着两个灯笼,上边标有“龙”“凤”二字!公孙刚暗忖:莫非这满街商户都有关联?

    四人走到一家规模不小的饭店,公孙刚等人在角落寻得一个位置坐下。环视四周,小店这层竟有四五桌人,都已坐满,只听邻近那桌人议论道:

    “听说龙凤山庄少庄主回来了?”

    “是啊,听说这少庄主武功已经小有所成,在华山曾立下大功!”

    “这么说龙凤山庄这次实力又是大增!我们龙凤镇以后更要繁华了。”

    “各位有所不知,这少庄主昨日来我店中,要我下半年的租金,我家掌柜说等我回来,账房没有银子,结果被那少庄主一个巴掌,今日还卧床不起呢!……”

    众人唏嘘。

    “大家都在这龙凤镇讨生,以后千万注意啊!”

    公孙刚四人听着邻桌的讨论不以为意,已要了八个菜,两坛酒,一大盆米饭。一盏茶功夫,菜已上齐,三人小酌,公孙慧独自抱着一盆米饭,一边吃着一边直夸好吃,引来店中客人不断看向这边。

    这时,一个身穿锦缎拿着一把长剑的少年,身后跟着三个武夫,走进了客栈。

    “小二,好酒好菜尽管上!”说着锦衣少年拿出一锭银子向小二扔去,小二应着去了。

    锦衣少年刚刚落座,便有小二抱着两坛酒走了过来,“几位客官,请尝尝小店的女儿红。”小二说着给四人倒上酒。

    那少年喝了一口,“噗”直接吐在小二身上,“什么破酒!比水还难喝。”叫你们掌柜的出来!

    小二惊慌失措,连连陪着不是去了。

    “哎呀,不知少庄主驾到,得罪得罪!小二,还不把我珍藏的上好女儿红拿上来!”

    “上庄主,您息怒!新来的伙计不长眼,我回头好好教训教训他。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扫了少庄主您几位的雅兴,我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说着一揖到底,一个身穿锦衣、留着八字胡须的掌柜上前一个劲的赔着礼。

    公孙灵儿侧坐着,回头看了一眼那锦衣少年,这一看恰好被少庄主的同行武夫看到。

    那武夫和少庄主交头接耳说了几句,几人哈哈大笑。接着那武夫站起来向公孙刚这桌走来。

    “这位姑娘,我们家少庄主请您移案过去,共同喝杯水酒。几位今天的帐全部记在我们头上!”那武夫说着回头看了看少庄主,少庄主正看向这边,一双小眼睛都快眯成了缝。

    “告诉你家庄主,本姑娘今日有事,谢谢少庄主好意。”公孙灵儿幽幽说道,透着无上清高。

    “要替我们结账啊,谢谢了。想要喝酒我陪他喝。”公孙慧看见刚才掌柜的拿的都是好酒,所以巴不得过去尝尝。

    “对不起这位姑娘,我家少庄主请的是这位姑娘。”那武夫满脸讥笑的表情。

    “岂有此理,敢这般忽视我公孙慧。我插瞎你的狗眼!”说着公孙慧抓起筷子冲着那武夫扔去。公孙刚想要阻止已是不及!

    随着一声惨叫,那武夫猝不及防,双眼位置插上两根筷子,身子向后退去,撞翻了身后的桌椅,哗啦啦一阵脆响。

    那少庄主没料到有此突变,几人同时间拔出武器,将公孙刚四人围在了墙角。

    店里客人早就四散逃出店外,掌柜和小二躲在柜台后也是瑟瑟发抖。

    “几位我好心请你们吃酒,不想竟伤我仆人,不知是何道理?”锦衣少庄主用剑指着四人,一双小眼睛瞪得溜圆,紧紧盯着公孙刚,他已看出几人中公孙刚内功最为深厚,故对公孙刚格外谨慎。

    公孙慧也吓了一跳,原以为这龙凤山庄的武夫都功力颇高,哪知随手一双筷子,竟然废了一双眼睛。此刻公孙慧站起来看着在地上打滚的武夫,内心满是愧疚,但仍然说道,“是他出言不逊,取笑本姑娘,本姑娘才出手教训的,哪知他这么不经打!”

    “敢问几位是何方神圣,来我龙凤镇是何意图?”少庄主毕竟见过世面,心想还是问清对方来历再做决断不迟。

    公孙刚站起微微拱手道,“我等神兵门弟子,初次下山途径本地,无心冒犯,小师妹莽撞,伤了庄上武夫,公孙刚在此谢罪!”

    “神兵门?你既然打伤我庄上之人,岂能就此放过!”一听神兵门,少庄主脸上寒霜闪现。

    神兵门绝迹江湖多年,这些后生晚辈自是不知。

    “那你想怎么样?”公孙慧问道。

    “今日之事,要想了断,就让这位姑娘去我庄上走上一遭,我也好给庄中兄弟一个交代。”少庄主说着脸上浮上一丝淫邪,不过转瞬即逝。目光却是盯着公孙灵儿不曾离开。

    “要是不呢!”公孙慧见这少庄主嘴脸,心里厌恶,杀心顿起。

    “那就要阁下一对眼珠子。我龙凤山庄做事向来公道!”少庄主看了一眼公孙慧,双目转向公孙刚,看公孙刚有何动静。

    公孙灵儿和虞复坐在那儿,始终不为所动,俩人慢慢品着酒。见这少庄主纠缠不休,虞复转身站起。

    少庄主三人赶紧退后,打量着站起的虞复。

    虞复一身白袍,脸色蜡黄,面无表情,身体瘦弱,也不见随身带有任何兵器。“滚开!”虞复的嘴中淡淡吐出俩字,脸上仍然没有任何表情。

    “小子找死!”一名武夫见虞复弱不禁风的样子,直接手中一把戒刀砍出,直劈虞复脖子。

    虞复左手微抬,身形晃动,已将武夫举刀之手抓住,微微用力。

    当啷一声,戒刀掉在地上。虞复左臂微伸,抓着那武夫手腕往自己脸上打去。少庄主见虞复出手,惊出一身冷汗。

    见武夫失利,只好硬着头皮出手。少庄主看准时机,偷偷一剑向虞复左臂刺出,想要斩断虞复手臂。

    就在电光石火的瞬间,那武夫身体向后倒飞出去,随着飞去的身影,嘴中鲜血直流,两颗牙齿掉落。

    再看虞复,已经退回半步,少庄主一剑贴着虞复身子刺空而过。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阁下几人的这梁子与我龙凤山庄算是结下了。咱们后悔有期。”少庄主说着向门口退去。剩下一个武夫,搀起俩人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