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13章 擒拿淫贼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大胆淫贼,敢来非礼我们家灵儿姑娘……”

    听到公孙慧的声音,虞复赶紧出言解释。

    “是我,师姐!”虞复赶忙说道。

    一听是虞复的声音,公孙慧放开了虞复!

    “师弟?你来师姐的房间干什么啊?”

    “你去我屋看看吧,有贼人用迷香偷我盘缠,被我制服。我看师兄房内没人,心急之下直接进了师姐的屋……”虞复沮丧的说到。

    “贼人呢?”公孙灵儿已经穿好衣服走了出来,点亮桌上的蜡烛。

    “在我房间,我去把他带来。”说着虞复往自己房间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虞复转过身说道,“两位师姐检查下你们的随身行囊,看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虞复到屋的时候,那贼人还在原地,虞复上前解开穴道,把他带到公孙灵儿的房间。

    “师兄呢?”公孙灵儿问道。

    于是虞复把制服贼人后找师兄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不好,估计是师兄发现了贼人前去追赶了。”公孙灵儿一边说着,一边上前扯下贼人蒙面面巾。

    “各位大侠饶命,小人一时糊涂,财迷心窍,才冒犯了各位大侠,请各位大侠高抬贵手!”说着这贼人跪倒在地,一个劲的在那叩头求饶,形如捣蒜。

    “说,你们共几人,是什么来路?”公孙灵儿问道。

    “我们就是当地庄稼人,学了点拳脚,就做些无本的买卖。今天听说店里来了几个‘肥主’,我们兄弟就动了贼心。”贼人声音越来越小!

    “小毛贼尽敢打我们注意,看姑奶奶不杀了你。”公孙慧听到这里,气不打一处来,走上前一只手就提起了贼人,另一只手左右开工,几声脆响过后,贼人脸上已经高高肿起,嘴里吐血连连。

    公孙慧出手毫不留情,几个巴掌过后贼人大牙都掉了好几颗……

    “好了,慧儿!”公孙灵儿阻止道。

    “你们同伙有几人,都去哪儿了?要是撒谎,后果你自己掂量掂量。”虞复含怒问道。

    公孙慧儿把他扔在地上,自己坐到桌边倒了杯茶喝了起来,一双眼睛却是在贼人身上打量着。

    那贼人也不敢起身,跪在地上说道,“我们兄弟三人,他们二人见那白衫客官是练家子,他们俩去对付那位客官了。就让我先对付这位大侠。”说着指了指虞复,“我们同时行动的,我刚进了这位大侠的客房,就被点了穴道,后面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你要敢撒谎,小心我活剐了你。”虞复看了眼他说,“快滚,以后再做这行当,小心我要了你的性命!”

    “谢谢大侠不杀之恩!谢谢大侠不杀之恩!小的一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一边说着一边往外退去,到门口的时候转身就跑,生怕几人反悔再将他抓回去。

    虞复三人在公孙灵儿房中又等了片刻时间,还不见公孙刚的身影。几人心中都有些焦急。

    “我去找找师兄!”虞复最先说道。

    “我们只要跟着刚才那贼人,就能找到他们老窝,师兄武艺高强,不用担心。正好让我们一举铲平这群山贼,为百姓除害!”灵儿却是另有主张。

    “走吧,我们跟着那贼人去端了他们老窝。”公孙慧赞成着说道。

    说走就走,三人刚出客栈,就见远处人影一闪,隐入墙角。虞复大喝,“什么人?”

    “是我!”那人影一闪就到了跟前,不是大师兄公孙刚是谁!

    “师兄,你刚才去哪了?”公孙灵儿问道。

    “刚才有贼人想用迷香迷倒我,被我发现追了出来,不料这俩人轻功也是了得,追了十余里地才追上。”

    “师兄,你把他们杀了?”公孙慧问道。

    “这俩人轻功虽然不错,但是其他武功倒是稀松一般,被我给杀了!”

    “看来刚才那贼人所言并非是假!”公孙灵儿喃喃说道。

    “什么?”公孙刚一脸疑惑。

    “师兄,我们回去说!”

    “怎么,不追那贼人了?”

    “什么贼人?你们怎么都出来了?”公孙刚更是疑惑。

    公孙灵儿率先往回走,几人先后回到客栈,再次到了公孙灵儿房间。灵儿就把刚才的事情给公孙刚详细说了一遍。

    “师兄,你下次可不能单独行动了。刚才要是你遇到武林高手,我们岂不是被逐个击破了。”

    公孙刚沉默了片刻,心想刚才一时鲁莽,没有想这么多,被灵儿点破,才暗暗有了后怕。

    “大家没事就好,以后小心。大家回屋休息吧。”说着公孙刚起身回屋。

    虞复紧跟着出去,剩下灵儿和慧儿。这慧儿见一场架没打成,撅着嘴很是不乐意!灵儿哄她半天,她才发着牢骚回屋。

    第二天,几人结了账继续往长安方向行去,在穿过一个山谷的时候,前面出现了三四个山贼挡住几人去路。

    公孙刚笑道:“怎么这么多不长眼的,老是想打劫我们啊。”

    灵儿和公孙慧也是面带笑容,根本不把他们当回事,几人依旧说笑着往前走去。

    “呔!站住,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此地过,留下买路财!”为首的山贼以为几人没有看见他们,便喊出了话来。

    公孙刚几人假装没有听见,继续往前走去。而且方向正是山贼立身之处。

    那山贼气急败坏,向身后一招手,呼啦啦一下窜出十多人,全部手拿大环刀,将四人围在了中间。

    “大爷和你们说话呢,没听见吗?”为首山贼仗着人多,对着公孙刚他们喊道。

    “你是和我说话吗?”公孙刚笑道。

    “你瞎了狗眼,还是被大爷吓傻了,我不和你说话和谁说话啊?”那山贼估计第一次见到这种被劫的人,又好气又好笑。

    “哦!原来是位大爷。慧儿,把咱们的买路钱给这位大爷送上。”公孙刚笑着说道。

    那贼人见主动奉上买路钱,心里已经乐开了花。看着那个粗壮女子走上前来,心里倒是有点失望,心里暗自思量:要是那绿衣女子就好了。

    公孙慧笑着往那贼人走去,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公孙刚和公孙灵儿一脸戏谑的看着公孙慧儿对面的贼人……

    公孙慧儿走到为首贼人跟前,笑着说道:“这位大爷,这是我们的买路钱,您看够不够?”

    “啪啪”两声脆响,众人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只见那为首贼人脸上已经高高隆起。

    “臭女人,感情你是找死,兄弟们给我上。”那为首贼人摸着脸吼道,手里一把大环刀直接向公孙慧砍去。一众山贼也是蜂拥而上,四人加入到战团中。

    这些山贼平素只是打劫过路商队,很少为难江湖人士。今日也是算他们倒霉,一大早就遇到了公孙刚他们。

    为首那贼人手中一把大环刀,舞的呼呼风响,公孙慧儿故意拿他开玩笑,每次都是险险躲过,这为首贼人打了半天,就是打不到人,心里更是怒火攻心,失去了理智。

    公孙慧儿见玩的也差不多了,贼人大环刀正拦腰砍到,公孙慧一把抓住大刀,贼人使劲往回抽,公孙慧儿手一松,那为首贼人用力过猛,收势不住,一刀正好砍在了自己脑门上。见首领半天没起来,有喽啰去看,这一看大惊失色,高呼“老大死了,大家快撤!”说着率先向山中逃去。一眨眼功夫,贼人跑的无影无踪,谷口留下几具混战中被失手杀死的尸体。

    “这些山贼也是咎由自取,我们走吧!”公孙刚看了一眼山贼尸体,不无遗憾的说道。

    他本不想杀人,否则这些贼人一个也别想走。几人一再留手,想不到还是出了人命。

    对这几个枉死的山贼,他们颇感无言。“这都能送性命,干嘛还出来干劫道的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