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12章 初入江湖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公孙刚,公孙灵儿,公孙慧,虞复四人来到大殿拜别四位师父,四位师父分别跟弟子道别,少不了一些煽情场面和殷殷嘱托。

    公孙虎把霹雳剑交给公孙刚,叮嘱道,“你是大师兄,以后行走江湖,你要保护好三个师兄妹。振兴神兵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说着拍了下公孙刚的肩膀。

    公孙刚接过宝剑,谢过师父后,就站在一边等待其他几位师弟、师妹。公孙刚和虞复今天都身穿白色长袍,公孙刚身高八尺,两眼炯炯,显然内功修为已然了得。白皙的脸上现着刚毅,不怒自威。那霹雳剑拿在手中,更添几分潇洒。虞复倒是身形瘦小,脸色发黄,面无表情,从外表看就是一个营养不良的后生,加上匕首通常藏在袖中,根本看不出身怀武艺。

    公孙灵儿今天换上一件绿色长袍,公孙梅把流云剑给了她,只见剑身比霹雳剑窄了一半。公孙灵儿天生俊俏,拿着这把流云剑平添几分姿色,让人不敢相信这般女子就是轰动江湖的长春别院血案杀手!

    公孙慧体型粗壮,身材和公孙刚相仿,但看起来比公孙刚更加强壮。今天她穿着一身黄杉,显得更加臃肿。公孙豹把奔雷刀交给她的时候,奔雷刀在她手中美妙的旋转了一下,直接插在了腰间。公孙慧皮肤黝黑,饭量惊人,力大无穷。她收好奔雷剑后,拱手笑着说,“谢谢师父!”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公孙豹又给她一个包裹,说里面是烤好的兔肉,让公孙慧在路上吃。

    公孙慧也被这一幕感动,眼角有了泪痕闪过。

    虞复在山中和公孙慧只见过几次面,只知道公孙豹带着她在山中修炼。奔雷刀和疾风匕渊源颇深,虞复不由自主的多看了几眼公孙慧。然而却被公孙慧那挑衅的眼神驳回。

    公孙岭把一对疾风匕交给虞复,“复儿,江湖歹毒,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虞复跪倒在地,向公孙岭三拜,起身的时候,依旧面无表情,他接过疾风匕藏入袖中。

    四位师父将徒弟送到通山铁索,启动巨弩飞锚,看着四个徒弟全部安全过去,这才收起机关,返回神兵谷中。

    公孙刚一行下了山后,两个女子走在后面,依依不舍的回头看向山中……

    出了秦岭腹地,公孙慧跑到公孙刚前面,伸出双臂拦住说,“师兄,我们现在去哪啊?”

    “当然是先去洛阳啊!”

    “师兄,洛阳之约现在还有一个月时间呢,要不我们去别处走走?”公孙灵儿提议说。

    “对!灵儿说的对。虞复,你呢?”公孙慧指着虞复问道。

    “我听你们的。”虞复淡淡的答道。

    “既然这样,我们就听灵儿的,到别处去走走,可是去哪呢?”这公孙慧从来没有下过山,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好玩。挠着头想师父曾经给她说过的地名。

    公孙刚嘻笑道:“你想去那儿啊?连方向都搞不懂。”

    “哼!灵儿姐,大师兄欺负我!”公孙慧努着嘴摇着公孙灵儿的手撒起娇来,惹得公孙灵儿笑的直不起腰。

    “好了好了!我带你们去长安,不过说好了,那是天子脚下,你们不许惹事。元宵节前一定要赶到洛阳!”公孙刚一脸严肃的说。

    “师兄最好了。”公孙慧儿直接跑过去搂住公孙刚,俩人就这样向前走去。

    公孙刚满身的不自在,但是看在公孙慧毫无恶意,又不肯伤了她的面子,只好不自在的继续走着。

    公孙灵儿笑着放慢脚步,和虞复走在一起。

    “想什么呢虞复?”

    “没什么!快走吧,他们俩都走远了。”

    四个师兄妹一路说笑一路向长安走去。

    傍晚的时候四人才走出大山,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客栈。四人这次没有要紧的事情,所以游山玩水,走的很慢。

    “饿死我了,前面有家客栈,我们去吃东西吧。”公孙慧央求公孙刚道。不等公孙刚答应,她就向客栈跑去。

    “店家,给我先来两斤酱牛肉。”

    店家见一个身体彪悍的女子,一身黄衣,腰里别着一把刀,赶忙答应着去后面准备了。

    这个客栈是通往蜀中的必经之路,虽然客栈偏僻,但是路过的行人都要在此住宿歇脚,所以店家也算有些见识。

    公孙刚几人到客栈的时候,公孙慧已经将二斤牛肉吃完了。

    “有空房吗?”公孙刚走到柜台前问道,斜眼看了下,见店里还有两桌人,貌似都是江湖人士。

    “有!有!客官要几间?”

    “四间。”说着公孙刚把一锭银子扔给掌柜的。

    小二带着虞复四人上了楼。四人在房间稍作休息便下了楼,要了几个菜吃了起来。他们吃到半道的时候,旁边两桌人就上楼了。

    “小二,来盆米饭。”公孙慧叫道。

    小二很快端来一盆米饭,“客官,您要的米饭。”

    只见公孙慧把桌上的菜倒进那饭盆中,用筷子搅拌了一下,端起来就吃了起来。公孙慧的样子惊呆了小二,他本以为这是四个人吃的,谁知道被这姑娘一个人吃了,更何况她刚刚吃完二斤牛肉!

    灵儿碰了一下公孙慧,公孙慧抬头看见小二正张大嘴巴看着自己。“看什么看,没见过本姑娘吃饭吗?”

    小二嘴里说着道歉的话语,慌忙逃到后堂去了。

    公孙灵儿掩着嘴笑的肚子直疼。公孙刚也笑着摇摇头,只有虞复还是面无表情,似乎没有看到一样。

    赶了一天的路,几人都有些倦意,吃完饭几人便上楼各自安睡。

    半夜时分,虞复被脚步声惊醒,看见门口有人影捅破窗户纸,把一个小管从破洞中伸了进来。

    “遇到毛贼了!”虞复冷笑着闭住呼吸。

    过了一会儿,一个黑影蹑手蹑脚的进来,手里寒光闪现,摸到床前,在虞复的背包中摸索了起来。

    原来是一个笨贼。

    虞复翻身坐了起来,那贼人一惊,手里寒光一闪,就朝着虞复面门砍去。

    眼看就要砍到虞复身上,贼人正暗暗惊喜,突然间人影一闪,床上的人影消失。贼人大惊,刚要喊出声,就被人封了穴道。

    不好,贼人肯定不止一人,不知道师兄、师姐怎么样了?

    想到此,虞复赶紧跳出门,在公孙刚门口敲了几下,不见答应。虞复双手用力,打算破门而入。“扑通”,虞复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原来门是虚掩的,虞复借着月光向里面看,屋里没人!

    虞复赶紧到隔壁灵儿房间,来不及敲门就一把把门推开,灵儿大叫一声,虞复还来不及说话,就被人一把把他摁在了桌上。原来是住在隔壁的公孙慧听见声音,立刻冲了进来,见灵儿屋内站个男人,当即出手!

    “大胆淫贼,敢来非礼我们家灵儿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