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11章 石破天惊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鲜卑南下,风雷使者祸乱武林。腥风血雨再染江湖,百姓苦不堪言……

    而秦岭腹地,寂静如常。

    公孙灵儿拿着一个包裹跑到小师弟虞复的房间,看到虞复正在练剑。公孙灵儿偷偷看了看对面的师叔房间,没有发现公孙岭。

    公孙岭不在!

    “小师弟,快来看我给你带了什么东西。”

    “师姐,我这套匕法怎么也练不对,你能帮我看看怎么回事吗?”

    “小师弟啊,你问你师父啊,我们虽是同门,我对你的武功一窍不通,你难道忘了?”

    “哦,对!”虞复说着收起匕首,向公孙灵儿走去。

    “师姐,你又给我拿什么好吃的了?”

    “你就知道吃,快看,这是我给你做的新衣服。”上官灵儿说着从包裹中拿出一件虎皮坎肩。

    “这是给我的?”虞复用手摸了摸虎皮坎肩,感觉绵软异常。

    “是啊!快来穿上给师姐看看!”灵儿说着就要给虞复穿上。

    “师姐,我自己来。”虞复说着从灵儿手中接过了虎皮坎肩,穿到身上,转过身问道。“怎么样,师姐?”

    “嗯,潇洒了很多……”

    “咳咳……”公孙岭出现在了院中。

    “小师叔好!我先走了。”公孙灵儿给公孙岭打声招呼,就溜出了小院。

    公孙岭看了一眼虞复,没有说话,径自走回自己屋中。

    虞复忙脱下这虎皮坎肩,来到院中继续练那鳞拂剑法……

    鳞拂剑法共五招三十式,每式又分左手匕,右手匕,双匕三种变招,共计九十种变招。

    在江湖上,匕首属于下流武器。武器也有等级划分,也分三六九等。匕首通常用作暗杀行刺,常常被武林中人不齿。更何况较量武艺的时候,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所以江湖中人以匕首为武器的屈指可数。

    神兵门独创鳞拂剑法,皆因神兵门对匕首情有独钟,打造武器的时候,匕首容易锻造,用料少,易于控制火候。所以江湖上流传的削铁如泥的匕首很多,成套武功却很少。

    这些天来,公孙岭已经根据掌门师兄的交代,将鳞拂剑法尽数教给了虞复。虞复虽然悟性不错,不过也难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尽数吸收消化。公孙岭抓紧时间将剑法传授给他原来另有原因。虞复以后能够领悟多少,修炼到什么程度那就得看他自己的悟性了。

    这天,神兵门掌门公孙虎叫来大家,等大家到齐后,公孙虎清了清嗓子正色说道:

    “神兵门创派七百余年,从来没有在江湖中行走,也无人知道我神兵门的武艺。我神兵门门厅凋落,武艺一脉单传,如今鲜卑族入主中原,天下大乱,正是我神兵门崛起江湖的最好时机。你四人剑法已经小有所成,明日你们就下山行走江湖。”

    公孙虎目光扫向众人,见四人没有疑问,这才继续说道。

    “你们此次下山主要有两个任务,第一、发扬我神兵门武学,行侠仗义;第二、我与那罗延有约,十年之后在洛阳相聚。那罗延会助我神兵门崛起江湖。再过一个月,正好是我和那罗延十年之约。也就是元宵节,你们务必要赶到洛阳,拿着这两块令牌挂在腰间,那罗延自然会和你们见面。”说着他将两块黄金令牌交给了公孙刚。

    公孙刚接过令牌一看,只见正面分别刻着风、雷二字,背后是杀字。大家久在山中,并不知道这风雷令意味着什么,只当是做工精细的信物而已,当下也无疑问。

    “你们四人虽然剑法门路不同,但是教你们轻功的时候,曾教过你们天罡七煞步,你们遇到麻烦的时候,用这天罡七煞步配合你们的剑法,自保应该不成问题,切记四人行走江湖时不能分开!否则遇到真正强者,你们现在的实力只有落败!”

    四人同时跪下,向四位恩师行礼,“弟子谨遵师命!”

    同时,四人也暗自记住掌门师尊的叮嘱。

    “好了,你们下去准备吧。虞复留下,为师们有话对你说!”

    公孙灵儿看了一眼虞复,就随着师兄妹出去了。虞复站起身恭敬的站在一旁。

    “虞复,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叫你留下吗?”

    “弟子不知!”

    “我们让你留下是想告诉你的身世。”公孙梅看着师兄说道!

    虞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请师父们告知弟子身世,弟子必将感激不尽。弟子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身世如何,家中是否还有他人,以至于练功时都会时常走神……”虞复说着状若痴迷,全然不像作假。

    “复儿,我知道你对为师们怀恨在心!”

    “此话从何说起!师门养育我传授我武功,弟子感激还来不及,万万不敢造次!”虞复慌忙答道。

    “复儿起来说话吧。”公孙梅将虞复搀扶而起。

    “想当年……”公孙虎将事情的缘由说了出来。

    虞复只是静静的听着,脸色也慢慢的变得平静,看不出其心中波澜……

    公孙虎说完,过了好一会儿虞复才平静的说道,“虞复感谢各位师父不杀之恩。能够传我武功,此恩形同再造。弟子定当效命师门,不敢有二心,请师父们明鉴。”

    “你说的可是真心话?”公孙岭问道。

    “弟子绝无半点诳语!”

    “如此最好,你下去休息吧。”公孙虎点点头说道。

    虞复出了大殿,独自向山下走去。走出很远后,独自坐到一棵大树下。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虞复默默的问自己,十年来埋在心底的仇恨,突然间得知是自己祖上毒誓,仇人却是授业恩师……

    “啊……”虞复再也无法压抑自己内心的悲痛,尽情的发泄了出来。

    虞复身后一个绿衫身影一闪而至,虞复猛然间回身,一招鸣鸿回首,双匕已经架在来者脖子上。

    那绿衫女子娇容失色,颤声道,“师弟,是我!你怎么了?”

    见是公孙灵儿,虞复收起匕首,沉声问道,“师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对不住了。”

    “我见你出了大殿来到这里,就跟了过来。你,你没事吧?”灵儿看着虞复轻声问道。

    虞复冷笑一声“我能有什么事。”

    “师弟,我知道你心念家仇,当年我受师命,杀害你全家,我知道你心中一直把我视为仇人……”

    “师姐,不关你事!”

    “怎么不关我事,你要报仇就找我报吧,我知道你今生也没法原谅我,我只求你不要记恨几位师父……”

    “灵儿,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掌门能为虞氏留下我这株血脉,我应该感恩戴德,怎么可能再想报仇的事呢。”虞复说着看着灵儿,“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关照。”

    “师弟,你只要能放下过去,我愿意永远守在你的身边。”灵儿说着拉起虞复,挽着他的胳膊说,“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明天我们就要下山了,别让师父们操心……”

    虞复和公孙灵儿慢慢往回走去,虞复虽然明知公孙灵儿亲手杀了自己全家,但是公孙灵儿救回自己,对自己又百般照顾,虞复心里早就把她当是亲人了,他想报仇,如何下的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