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8章 刺杀身陨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且说中原武林,自从遇到风雷追杀令后,整个武林蒙上了一层阴霾。

    武当派人向丐帮求助,希望丐帮打探有关风雷刀的消息,许久没有音讯。

    这天,武当少侠一剑封喉张正宇按照掌教师叔的命令将风雷令送往少林寺,以供少林高僧将其与天山发现的风雷令比对。

    完成任务后告辞下了嵩山的张正宇,看见不少丐帮人士络绎不绝走在路上,且大多一路向南而去,其中不少流民百姓混迹其中。张正宇暗暗心惊,不知道丐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

    于是上前向一个身背两个布袋的丐帮弟子询问:“敢问这位兄台可是丐帮中人?”

    那丐帮弟子拱手一揖,“在下丐帮洛阳分舵白虎堂堂主,敢问可是武当张少侠?”

    “正是在下!不知丐帮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此大规模的迁徙?”

    “少侠有所不知,鲜卑族即将入主中原,黎明百姓怕惨遭外族屠戮,举家南迁。这当中并非全是丐帮弟子,其中绝大部分是普通百姓。连年征战,百姓家中男丁被强行征走,妇孺穷于生计,这才拿起破碗行讨!”丐帮弟子叹息着说。

    张正宇看向路上行人,行乞打扮者中果然不少是妇孺。“近年不是一直两国僵持,兵力相当,怎么突然就败了呢?”

    “都是燕山总兵萧义,说什么征战多年,民不聊生,为了天下苍生,放弃紫荆关献关投降。这鲜卑族大军长驱直入,潼关危在旦夕,我丐帮总舵被迫从洛阳搬往苏州,洛阳改为分舵。我这次护送南迁百姓前往苏州,之后还需返回看守这洛阳分舵,打探消息……在下有事在身,不能就留,还请张少侠莫要见怪!”

    “无妨!是在下叨扰了!兄台请便!”

    二人相互道别上路。张正宇无奈的摇摇头,因朝廷软弱,这鲜卑族竟然能够入主中原。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以后汉人的日子可怎么过啊。张正宇继续往回走,一路上全是流民百姓,满地饿殍,尸横遍野!

    张正宇纵是侠肝义胆,也无力挽救这流民百万。只能加紧赶路,回武当复命!

    北方胡人近年来兵强马壮,前秦苻坚率兵南侵开始,这朝廷基本没有什么实力剿灭。才导致这大汉民族生灵涂炭,任人宰割。羌族借机不断壮大,以至于今日……

    张正宇赶到武当后,向欧阳子汇报了此行所见所闻!

    欧阳子眉头紧皱,这武林血案和天下苍生相比,孰轻孰重一目了然。如果武林群侠群起抵御外侮,区区鲜卑族岂能成什么大气候。但是连年征战,江湖人士都独善其身,不与庙堂达官贵族结交,就算是有报国之心也无报国之道。

    武当作为天下武林泰斗,理应肩负救国救民大任。少林寺高僧都是超脱的存在,自然不会干预这朝政之事。想到此,欧阳子独自到武当三老房中,与三位师叔商议自己的想法。

    武当三老虽年纪已过花甲,但习武之人气节看的极重。听说鲜卑族入主中原,气不打一处来,马上请命去刺杀鲜卑首领,好让鲜卑族军中无主,暂缓进军。

    欧阳子拗不过三位师叔,就同意了他们的请求。

    走出三老的禅房,欧阳子有些后悔找他们商谈……

    翌日,武当三老出山,一路向北,看到的全是民不聊生的惨状。三人散尽盘缠,也是杯水车薪,难以解救万民于水火。三人只好快马加鞭,希望能早日除去鲜卑族首领。

    武当三老赶到潼关时,宋军还在死守潼关,但是朝廷大员已经南迁,潼关已是危在旦夕,将士也了无斗志,只要再将潼关围个十天半月,潼关将不费兵卒,唾手可得。

    武当三老探知围困潼关的是鲜卑族的先锋,先锋官叫什么宇文石,魏王拓跋焘亲自统帅大军,驻扎在紫荆关。等粮草到齐就率大军南下。

    武当三老商议后,决定当晚就夜袭敌营,杀了先锋官宇文石,先救潼关之危,然后转道北上,直接把魏王拓跋焘人头拿下……

    三更过后,武当三老穿上夜行衣,悄悄摸进魏军军营,只见魏军军纪严明,虽然只是围关,但军中岗哨严明,岗哨口令一会三变,任武当三老武功盖世,也是难以混进。

    三人躲在暗处,查看先锋官的营帐所在。

    最后发现一处悬崖下营帐比别的大得多,料定那就是先锋官的中军帐。

    武当三老见巡逻士兵繁多,难以混进去。只能绕到山后,打算凭借绝顶轻功,从悬崖后潜入。

    三人商议停当,就绕到后山处,这里兵力较少,三人很快顺着后山爬到半山腰,凭借轻功在半山腰转往那中军帐。

    到了中军帐上空,三人用壁虎游墙术慢慢降落。距离地面有三丈时,正好遇到巡逻士兵换班,乘着巡逻士兵换班的间隙,三人轻轻飘入中军帐暗处。

    这中军帐是毛毡做成,武当三老乘机打倒门口的近卫,将尸体简单隐藏后,潜入帐中。帐内一片漆黑,隐隐听到在靠山方向,有均匀的呼吸声。三人悄悄向前摸去。

    只听一声巨响,走在前面的两位师兄掉入机关陷阱,最后的师弟赶紧抓住,三人拉着手还没来得急用力。前后左右有四把劲风袭来,这师弟扯剑在手,剑花一挽,手使粘字诀,将袭来的暗器尽数甩在一边。

    说时迟,那时快,帐外迅速冲进几人来,拿着火把,把帐内照的如同白昼。

    武当师弟用力一甩,本打算将两位师兄甩出来,不料这一甩之下毫无反应,低头看时,手里只拉着师兄的一只胳膊,陷阱内是黑色的液体,两位师兄已经消失,估计是沉入液体中了。

    武当道人内心大惊,刚才就在接机关暗器一瞬间,师兄们就惨遭不测。这液体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此骇人。武当三老也算见多识广,也不明白这种液体为何如此古怪。

    他哪里知道,这液体来自漠北,号称王水,江湖上流传的化尸水就是这种东西。所以就算是没有这机关暗器,他的两位师兄也性命不保。

    一个穿着睡衣的英俊男子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

    “原来是武当英雄,不知深夜来访有何贵干啊。”

    “专程来取你项上人头。”说着武当道人一招仙人指路此向那男子。

    “当!”一声脆响,从青年男子旁边闪出一人,斜劈一刀,武当道人手中的剑应声而断。

    这武当道人心胆巨寒,刚才那一剑已注入内力,想不到这魏军兵营中也有高手。

    “哈哈,我有这风雷使保护,恐怕取我项上人头并非那么容易!”宇文石冷笑着说。

    “什么?风雷使?莫非刚才那是风雷刀?”

    “风雷刀有什么惊奇的,我这儿珍惜的是风雷令!”说着宇文石拿出一对令牌扔了过去。

    武当道人接过风雷令一看,和顺丰镖局家里发现的一模一样,喃喃道“罢了!罢了!既然风雷令出自你手,我今日也万无逃脱之理。我这就随两位师兄前去。”

    “留下活口!”等宇文石喊出时,这武当道人已经自绝经脉,已然来不及阻止!

    “将他尸体好生埋葬!”宇文石说完,就转身出了营帐!

    可叹武当三老,一生修为,没能刺杀的了魏军一个小小的先锋官,甚至落得个死无全尸!虽然打探出风雷令出自鲜卑人之手,可是这等宝贵的消息,却是未能传递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