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7章 神兵启剑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秦岭腹地,神兵门。

    公孙虎带着众弟子进入大殿后的剑林。

    剑林不是树林的名字,而是一间房子,房内记载了公孙家族各代打造的神兵。

    虞复跟着师父和师兄们进入剑林,看着各种神兵,多年来只学拳脚,不曾练剑的他对神兵的向往比别人更强烈。

    正是越得不到的东西越觉得珍惜。

    剑林中收藏的剑大多都是样品。就是用纸画出剑的形状,下面标注着这把剑的长度、重量、材质,以及特性和神兵的优势及不足等。

    这些都是铸剑时参考的重要资料,恐怕普天之下只有神兵门才有如此系统的收集!

    公孙虎一件一件给大家讲解,很是仔细。但师兄弟四人都不知道掌门到底是何意,这些剑虽各有所长,但毕竟不在谷中,和大家又有什么关系呢?!惟有虞复,暗暗将公孙虎讲解的知识全部记入脑中。

    最后,公孙虎带他们走到屋子正中间,那里摆放着四把兵器:分别是流云剑和霹雳剑,奔雷刀和疾风匕。

    “这将是你们四人以后的兵器,等会就让你们滴血认兵。”

    公孙刚三人虽然入门及早,但是兵器都是寻常兵刃,也没有到过这剑林来过,所以都很是好奇。不过听说能够得到神兵,心中不免有些期待。平日里用的兵器虽然也出自神兵门,在江湖中也算上好的武器,但是在这里的名剑相比,却是拙劣不堪。

    听到大家马上能拿到师父珍藏的风云雷电四剑,大家心中满是期望和激动。

    “接下来是启剑大礼,各位弟子跪拜神兵门祖师。”

    公孙刚、公孙灵儿、公孙惠、虞复四人跪倒在神兵前。

    “神兵门打造利器,钟天德,受天命,十年铸剑,只为利器传世。你们可记住了?”公孙虎站在神兵祖师画像前,面带肃容,声震九霄的说道!

    “弟子铭记在心!”受此威严压迫,师兄弟四人收敛心神,恭敬的回到道。

    公孙虎眼睛看向空无,似有所思,悠悠说道,“我神兵门本为打造神兵,后怕歹人强夺神兵,祸及家族。于是祖师爷开始学习研读各派武功,终于将各派武功融会贯通,创下七十一路公孙长拳和风云雷电四门剑法。这七十一路长拳已经尽数传授于你们四人,现在只剩下鳞拂剑法尚未传授,复儿你可愿意学习?”

    “弟子愿意!”

    “好!自今日起,虞复为我神兵门正式弟子,终身不得离开神兵门。虞复你记住了吗?”

    “弟子记住了!”

    “神兵门风云雷电四套剑法,需要的内息和体质皆有不同,所以你们四人的武功互相之间不可偷学。神兵门创派祖师爷都最终受内力反噬而死,所以你们要切记!”

    “弟子绝不染指其他剑法。”

    “不过,祖师爷曾留下一套神兵炼体术,不过五百年来没人练成,只有学会神兵炼体术,才能兼习四种剑法。这四种剑法可以互补,形成风雷剑阵,其威力无穷。我和你们其他三位师傅研习半生,也才练成三成,所以你们四人一定要同声共气,遇到强敌才能化险为夷,保全自身。……”公孙虎将神兵门的剑招及弱点一一道出,虞复四人仔细聆听,暗自记住。

    “神兵启剑!”公孙虎郑重喊道!

    公孙梅将风云雷电四剑取出,分别交于四个徒弟!

    “接下来就是启剑礼中的神兵认亲。这四把匕首和四把神兵浸润通灵,你们四人只要同时滴血在这四把匕首上,如果鲜血能够相互融合,则只要你们四人在一起,你们的神兵风雷剑阵威力将提升一成。这就是我们神兵门秘传的神兵启剑术。不过只有血液能够融合在一起才能成功,我们师兄四人就失败了!你们能否成功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启礼!滴血!”威严之声再次响起。

    四人在公孙梅的指导下,将武器放在地上,剑尖相抵,同时割破手指,让自己的血滴在剑尖之上,大家都紧张的看着血液能否融合在一起,剑林霎时间寂静非常,仿佛能够听见血液流动的声音。

    只见四人的血液滴到一起后,公孙刚、公孙灵儿和公孙慧的血液慢慢的融合到了一起,唯有虞复的血液,独自成滴。

    公孙虎无奈的摇摇头,看来又失败了……

    几位师父的眼神从满怀希望变成无奈,纷纷把目光转向别处。

    四个徒弟紧张的盯着滴在剑上的血液,最后三人眼光都盯在了虞复脸上。

    目光中有不解,有压抑的愤怒,还有一丝让虞复心里一暖的安慰……

    “呀,融合了!快看!”不知谁最先说出了发现,把准备宣布失败的公孙虎再次吸引向前。

    其他三位师尊也同时凑到前面。

    只见虞复的血液已经和其他三人的血液融合到了一起,正在慢慢浸入剑身。

    随着血液的浸入,剑身留下一条青色痕迹,如同四条姿势各异的小龙盘踞剑身!

    “成了!成了!”公孙虎激动的叫道。四位师尊跪地长拜,“天佑我神兵门!感谢祖师显灵保佑!”说着头如啄米般的叩头不止。

    四个徒弟从惊喜中回过神来,才跪到师尊身后……

    良久,师尊们站起身,公孙虎看着四个徒弟,目中满含激动,“礼成!你们四个先回去,明日开始抓紧练剑吧。”

    ……

    虞复回到自己屋中,收好疾风匕后,心中一种蠢蠢欲动的内息躁动不已。于是跳到院中打了一遍公孙长拳。感觉浑身气息奔流,四肢百骸内力流窜,赶紧打坐入定。

    等虞复睁开眼睛的时候,师父公孙岭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对面看着他。

    “复儿,不是为师不传你这鳞拂剑法,实在是你内力不济,练了恐怕反受其害。但今日掌门师兄已经决定让你练这鳞拂剑法,我现在就教你心诀。不过,你要感觉内息不济,马上停止,不可强行突破,否则很有可能走火入魔。”

    “是,师父。徒儿明白,一定量力而行!”

    “我先教你前四句口诀,你记住了!”

    “疾风回雨水明霞,沙步丛祠欲莫鸦。九日清樽欺白发,十年为客负黄花。”

    “这四句既是内息用法,也是匕首刀法。我先用一遍,你仔细看好了。”

    公孙岭站起身,袖中滑出两把匕首,嘴里念到“疾风回雨水明霞”,只见双袖舞动,漫天匕影,虚影如同形成一堵密不透风的墙。再看他前面的墙壁,已经被匕首透出的内力切割出密密麻麻的痕迹,恰似泼出的水滴一样均匀。

    “这招既可以防守,也可以进攻,防守时密不透风,进攻时防不胜防!再配以身法,可以一招制胜。脚下踩天罡七煞步,便可形成风雷剑阵!”

    虞复看的心旷神怡,尽力记住师父刚才的手法,也不想什么天罡七煞步,调整内息,开始练了起来。

    虞复催动内息,使用这招后,只在院中的树上留下一条匕首划过的痕迹,很是沮丧。公孙岭却暗暗吃惊,他修炼三年才能让内力传出匕首,这虞复仅仅一会就能领会到。他要加紧练习,不出三年,这鳞拂剑法的造诣将远超自己。

    公孙岭的惊讶虞复哪里知晓,虞复还觉得自己领会的不到家,修炼太慢,只能以勤补拙……

    虞复不断的调用内息,也不管步法和身形,只是催动内力,就这样边练边体会,半日过去之后,竟然能够将内力通过出的次数达到十次,也就是说每招就能留下十条痕迹。如果在对战的时候,敌人需要避开十次伤害。

    公孙岭见虞复练了半天,怕其过分使用内力经脉受损。就阻止虞复停止练习,让他进屋打坐。待虞复进屋后,公孙岭竟然看不出虞复丝毫疲倦的样子,内心又是暗暗吃惊。

    虞复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经半天的内力消耗,不但感觉不到累,反而感觉四肢百骸难以形容的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