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5章 深藏不露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神兵门自公孙志逝世后,根据公孙志遗愿,料理完公孙志后事,举家搬迁至秦岭深处。

    这秦岭腹地曾是秦皇嬴政修建的登仙之地,规模巨大。秦朝覆灭后,此地也慢慢荒废,当时修建之人大多数都被坑杀,幸存者也视此为梦魇,不愿与人提起。

    公孙志早年游历时无意发现这个所在。当时他还想的是一心铸剑,见山中静好,不受世俗干扰,就有心在此开炉铸剑。世事变迁,理想仅仅止步于理想。

    他在弥留之际,觉得风雷刀失落江湖,恐给公孙家带来灾祸。所以要求三个徒弟自己归西后,举家迁至山中。

    虞傲天找不到神兵门的踪影也是情理当中。

    公孙家族搬进秦岭腹地,其实还有一个秘密,就是神兵门有一种炼体术。公孙志武学已经登峰造极,深受内力反噬,所以深知以公孙家传武学,行走江湖想必会吃亏,尤其各个徒弟分练自己的武功后,造诣更是一般。最后想到的是神兵炼体术。

    随留下遗训,要求神兵门弟子只有习成炼体术才可出山。

    近五百年间,神兵门始终没有人练成炼体术,所以江湖上都淡忘了曾有神兵门的存在。

    公孙家族进山后,将进山的路全部封死,谨遵公孙志遗愿。

    山中倒是有良田野兽,物产颇丰,在山中生活也无大碍。

    几百年过去,山中人耐不住寂寞,也淡忘了祖宗遗训,尤其神兵门四大传人:大师兄公孙虎、二师姐公孙梅、三师兄公孙豹、小师弟公孙岭四人武功精进,便有了出山的想法。

    四人合力铸造了巨弩飞锚,以弓弩的模型,铸造了那通山铁锁。四人到对面后,从山中开辟出道路,终于梦想实现。

    开辟出一条通往山下的道路。

    公孙虎和公孙梅是夫妇,一天夜里同时梦见风雷刀在西湖底飞出,朝西南飞去。醒后四师兄弟商议后,就派这公孙刚和公孙灵去西湖打听虞氏下落。

    公孙灵和公孙刚二人到了西湖,男子玉树临风,女子丰姿冶丽,二人容貌皆与奸邪毫无瓜葛。很容易二人就打听到了长春别院的所在,也是二人与世隔绝,并不知道武当势力,就将长春别院屠戮一空。武当弟子赶到时,他们就躲在长春别院外的山林中。武当弟子刚刚离开,二人就回到山庄寻找风雷刀下落。

    二人在山中跟随四位师父学到不少机关暗室的布置技巧,轻易的就发现了那间密室……

    虞复在山中第二天,就被公孙岭带去和自己住在一间屋中。

    公孙岭试了下虞复的武功根基,发现没有神兵门武功的一丝痕迹,知道虞傲天不曾将神兵门武功传世,心里倒有些许失望。

    于是从头开始教虞复调整内息之法。从吸纳吐气开始,直到虞复能够熟练调用内息,花了整整三年时间。

    这三年中,几位师父都很关照这个小弟子。公孙豹教他拳脚,公孙梅教他轻功,公孙虎只教他吐纳之法和认字。

    虞复练功从不偷懒,天资也不差,所以三年间进步飞速,相信一般江湖人士他已经能够轻松应付。

    唯一让虞复不解的是,这三年间就是没人教他练剑。虞复表面没有丝毫亲疏远近,对谁都是毕恭毕敬。但内心深知这些人都是自家的灭门仇人,目前只能练好武艺,伺机报仇。

    虞复越是不漏声色,四位师父越是担心,担心养虎为患。虞复和几位师兄弟中,和公孙灵儿最亲,公孙灵儿对他也是最好,如同母亲一样照顾他的起居。

    四位师父商议后,决定让公孙灵儿去试探虞复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然后决定是否传他剑谱。

    这天,公孙灵儿来到公孙岭的院中,见虞复正在练拳。没有看见公孙岭,于是问道:“复儿,你师父呢?”

    “师姐好!师父一大早就出去了。”虞复收起拳脚恭敬的回答。

    “走,师姐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还要练拳呢,等师父回来看见我偷懒,他会罚我的。”

    “没事,你就说我带你去练功了。快走!”说着就拉起虞复的手往外走。

    “……”虞复还想说什么,就被师姐生拉硬拽的拉着出了院子。

    公孙灵儿带着虞复绕过大殿,顺着石阶向上攀爬,最后来到了通山铁锁的地方。

    “复儿,你还记得这个地方吗?”

    虞复摇摇头。

    “复儿,你想你的亲生父母吗?”公孙灵儿盯着虞复问道。

    虞复微微一震,咬着嘴唇说,“想不起来了!”

    “你还能记起之前的事情吗?”公孙灵儿咬着嘴唇掩饰内心的慌乱,“我的意思是这里之前的事情!”

    虞复摇摇脑袋,“记不起来了!”

    公孙灵儿鼻子一酸,过去将虞复揽入怀中,紧紧的抱住虞复。眼泪已经流了出来,心中默默道:可怜的孩子,我会代替你的父母照顾你一辈子。

    虞复强忍着夺眶而出的泪水。但他感觉到了母亲的感觉,想起了自己进入密室前母亲紧紧抱着他的一幕,自己是被父亲强行和母亲分开送入密室的,要他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许出来……

    公孙灵儿不忍再问什么,俩人在山顶静静的看着脚下的云雾缭绕,谁也再没说一句话。

    许久之后,俩人才下山。

    灵儿将虞复送到家的时候,发现公孙岭仍旧不在家。叮嘱虞复好好练功后就离开了。

    公孙灵儿回去向父亲禀报了自己的收获,父亲一言不发,摆手示意灵儿下去。灵儿走后,三位师兄妹从后堂走出,刚才在山顶上虞复的回答他们躲在暗中都已经听到……

    “这虞复不是忘了以前的事情,就是城府极深,我们再传授他武功就是养虎为患,我觉得就此为止吧。”公孙豹率先说。

    “但愿是前者,我和他朝夕相处,始终不知道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公孙岭无奈的摇摇头。

    “我觉得大家都过虑了,他毕竟是个孩子,能有这么深的城府?让我们四人都摸不着头脑?”公孙梅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

    四人各执己见,无法达成共识。

    最后掌门师兄公孙虎说,“唯今之计,我们只能将他看做徒弟,好生培养,一切都听天由命吧。”

    “三日后我们举行启剑大礼,正式传授他剑法。”

    商议已定,众师兄弟先后离开。公孙虎独自在书房中,喃喃自语;“那罗延之约快到,我必须尽快找到疾风匕的主人,将虞复培养成疾风匕的主人,我也是无奈之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