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3章 山中宗门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那日,黒白蒙面人带着小孩,一路向北,昼伏夜行,足足半月有余,专走无人野径。

    这小孩也很是老实,不哭不闹,不说一句话,困了就睡,走路就趴在白衣蒙面人身上。这让蒙面人省了不少麻烦。

    这天,他们来到了秦岭一处腹地。只见山峰高耸入云,树木茂盛,林中野兽吼叫连连。

    眼前已经没有了可以攀爬的道路。

    蒙面人这才取下蒙面巾,只见男子相貌堂堂,面容不怒自威;女子亭亭玉立,闭月羞花;二人均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那小孩始终不为所动,只是扫了他们俩一眼,目光便移向别处。

    二人拿出食物,女子照例拿出一部分分给了小孩。

    休息片刻之后,他们也不顾忌已经到了白天,二人从背包中拿出绳索,抛向悬崖。女子将小孩缚在背上,双双顺着绳索向上爬去。

    到了悬崖顶端,二人气息均匀。

    收起绳索继续向前飞奔,如此绕过几个山头,二人来到一个光滑的石壁前。这美男子向墙上敲了几下,顿时一座石门向一侧滑开,露出只容一个人才能通过的山洞。

    山洞建造的极为隐蔽,就算打开的时候,如果不留意,也是难以发现。

    俩人带着小孩进入之后,也不见任何人。洞中正对面有个山神雕塑,二人合力扭动山神手中石斧,石门又重新关上。

    白衣女子拿出火褶子,吹了一下,点燃了山神雕塑旁边的一个火把。二人拿着火把走到山神身后,只见又是一个洞穴仅能容一人通过,俩人带着小孩进入其中。

    一条简易的石阶一直向上。二人带着小孩,顺着石阶走了近一个时辰,终于看到刺眼的阳光从前面照下,火把被光亮处的风浪吞噬,变得忽明忽暗,最后完全熄灭。

    光亮处就是出口,距离几丈之遥,没有火把照亮已经无碍。

    两人加快脚步,爬出洞口时已经来到了山顶上。

    只见脚下雾气缭绕,如同仙境。二人对望一眼,微微点头。

    狭窄的洞穴攀爬,让俩人额头渗出淡淡的汗水。男子在一处悬崖边蹲下身子,好像是寻找什么机关。

    过了一会功夫,从云雾中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铁器撞击声,接着脚下一震,一条铁索已经出现在面前。男子飞身一跃,踩着铁索飞了过去;转眼就消失在了云雾中。

    过了一会,等铁索振幅趋于平静时,女子才背着小孩飞身跳上铁索,向前奔去。

    云雾渐渐吞噬了二人,女子如浑然不觉,只专注于脚下铁索。

    这可是万丈深渊,只要一脚踩空,万无活命之理。

    就凭这俩人在这里施展的轻功功夫,已经在江湖中可以傲视不少人。不过,他们隐居在此,江湖人自然难以知晓他们的本事。

    小孩暗暗抱紧女子脖子。不一会儿,就看见云雾缭绕的对面山顶上有一片开阔地。

    刚才踏索而过的男子与一位衣衫破旧的老者站在一起。老者满头银发、胡须花白。

    女子刚刚落地,就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拜见小师叔!”

    “灵儿快起,你爹在殿内等候多时了。”

    说着老者走到一旁开动机关,只听见脚下噜噜声起,刚才那铁索绷紧后,瞬间掉下悬崖。噜噜声继续,想必是正在收回掉在下面的铁索。

    “这是?”白须老者转身看到灵儿身上背负的小孩,于是指着小孩问道。

    “禀告师叔,这是虞氏遗孤,我见他经脉强壮,悲喜不形于色,很是适合练咱们神兵门的功夫。故带回请父亲发落。”

    老者看了看孩子,点点头说,“快去大殿吧!”

    三人带着小孩从山顶往下走去。

    这次是露天台阶,比刚才所走台阶明显做工精细很多。走了一会儿,就看见半山腰一片殿堂,规模远比寻常富人庄院还要阔绰几分。

    三人进入宅院,穿过前院,来到大殿,只见殿上一横匾,龙凤凤舞的写着“神兵鼻祖”四字。正中坐着一个白须老者,座次前面还坐着一男一女,皆是满头白发。

    带路的老者径直坐到旁边的一个空位上。女子放下小孩后,与青年男子同时跪地,“拜见掌门!”

    “嗯,起来吧。让你们办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堂上老者问道。

    “禀告掌门,风雷刀已拿到。”说着男子打开背上包裹,打开之后一个精致的匣子露了出来。美男子将匣子交给掌门。四位老人凑到一起,显得格外激动。

    掌门打开匣子,露出一把长刀,剑柄刻着“风雷刀”三字。“风”字清晰,“雷”字已经暗淡。

    掌门拿出风雷刀握在手中,喃喃自语到:“就是他!就是他!终于找到了。”目中满是热切!

    四位老者对望一眼,三人移动身形站在掌门身后,排成一排,分别用双掌抵在前方人的身上。

    催动内力,三人的内力源源不断的传到掌门身上。

    掌门催动内力,只见刀身颤动,一声爆响,刀柄从刀字前面断开,从里面滑出两把一模一样的小刀来,掉在地上。于是长刀刀柄只有“雷”字,短刀刀柄均有“风”字。

    为首的掌门捡起地上的刀刃,将三把刀放到桌上,难以抑制的喜色。

    四人一时心急,直到这时才发现俩徒弟还在厅中,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桌山的刀剑。

    白发女子也是发现两个徒弟惊异的目光,柔声说道:“刚儿和灵儿,你们先带着他下去休息吧。待为师们商量完毕,再做决断。”说着目光扫向小孩。

    “是!”二人带着小孩退出大殿。

    白衣女子径直带着小孩回到自己屋中。

    大厅中只剩下四位老者,女子说道:“恭喜师兄,终于实现师傅平生夙愿,收集齐了这风云雷电四把神兵。”

    “苍天有眼,终于让我们找到了!”掌门不胜感慨,“对了,这虞氏遗孤该如何处置?”

    去山巅迎接两个徒弟的老者早就将带回虞氏遗孤的事情说了出来。几人心中想法是否相同外人便难以知晓了。

    “现在我们这风云雷电四剑已经凑齐,师兄已经将“鬼泣剑”传于刚儿,我和三师弟也已经将“神愁”和“莽苍剑”传于灵儿和惠儿,惟有小师弟的“鳞拂剑”尚未得到传人,不如试试这个孩子能否担当此大任。如果不行,再做处置如何?”那女子目光看向掌门师兄,满含期待。

    “师兄、师姐不可,此子乃虞氏骨肉,将来恐是养虎为患啊。”三师弟说道。

    “万万不可!我坚决反对!”接回灵儿和刚儿的老者态度坚决。

    “我觉得师妹说得对,……”

    “师兄,你也糊涂了?”

    “小师弟,那你有合适的人选修炼‘鳞拂剑法’吗?”

    “这……”

    “虞家反悔在先,何况灭门之灾是他自己立的毒誓!师祖被他活活气死,如此惩处也是他咎由自取。更何况我们将这孩子养大,若是有所成就,也算是让他重归师门。等他长大后晓以大义,我相信如果他是可塑之才,想必能够理解我们的一片苦心;如果他不成器,也只能让他自生自灭了。……”

    掌门似乎做了很大的决定,沉默片刻后说,“好了,就这么定了!小师弟你抓紧传授他武功。看看他是不是这块料。”

    “是!”

    旁边女子脸上一丝喜悦转瞬即逝!

    这边商量停当,掌门和那女子便来到灵儿房中。

    灵儿和小孩正坐在桌前,见父母进来,起身行礼问安。

    “灵儿,你好大的胆子。”父亲厉声说道。

    “师兄,莫怪灵儿,都是我的主意。……”

    白发女子将事情原委和盘托出:原来,灵儿在出发前,母亲私下告诉灵儿想办法给虞氏留下香火,故灵儿不远千里迢迢将这孩子带回。掌门师兄听完师妹的话,这才慢慢收起心中怒火,“灵儿坐下说话吧”。

    掌门转头看向那个孩子,见这孩子面目清秀,天额饱满,料来智力不低,心中稍加欣慰。

    “你叫什么名字?”掌门摸着孩子的头说。

    “我叫虞复!”孩子回答道!

    “虞复!虞复!哈哈哈……”掌门起身笑着走了出去。

    这边灵儿母女已经惊出一身冷汗,虽然掌门答应让小师弟传授虞复武功。但是凭师兄的作风,只要觉得这孩子没有可以造就的必要,斩草绝根绝不手软。刚才要是稍有不顺心,保不准他会指尖传力,将孩子斩杀当场……

    见掌门身影渐远,母女二人都松了一口气:看来这孩子暂时性命无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