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第1章 长春别院
作者:枫晨雨的小说      更新:2016-03-27
    武当山真武殿内,武当门人齐聚,凡是入门习武一年以上者,全部在场。

    掌教欧阳子身穿黄色道袍,坐在真武大神之侧,面向众人,脸色凝重。接下来是武当三老,论辈份是欧阳子师叔,然后是欧阳子的三师弟。再看众弟子,无不群情激昂,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按照阵营站在大厅下。

    武当将有大事发生!

    “大家安静,请听掌教真人安排。”一个身穿青布道袍的道人站出来,中气充沛,不怒自危,语气中不无震慑味道。说完之后看向众人,等四下目光都凝集到这边,才退后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这位就是欧阳子的二师弟月阳子,功力仅在武当三老之下。

    一时间,大殿内寂静异常。

    “近日江湖传言,消失已久的风雷刀藏在武当山。虽我一再声明传言子虚乌有,然我武当近日接连受到江湖人士的骚扰刺探。据说一些歪门邪道正在广发英雄帖,准备纠集在武当山下长春别院,对我武当兴师问罪。我武当数千年清誉,不能就此被毁。为此,近日需加强防范,山中全体人员进入紧急戒备状态……”

    “报!”有弟子从殿外奔来,“禀报掌教师叔祖,山下长春别院方向传来火光。隐约有惨叫之声传来!”

    欧阳子挺身站立,威严之感瞬时弥漫到大殿之中,“三代弟子张正宇听令,你速带二十名弟子前往长春别院处查看情况。切记只需查明情况,不可与江湖人士发生冲突。”

    “弟子遵命!”厅下一名身着蓝衣道袍者答道。

    这张正宇,正是近年武当后起佼佼者。一把武当剑已经造诣非凡,江湖人送雅号“一剑封喉”。其剑速已经极快,“剑动风云随色变,身死瞬间一点红”。

    张正宇带领众师兄弟赶到长春别院的时候,长春别院已经惨遭屠戮,院中只剩下五十一具尸体。各个房间狼藉异常,连墙纸都被撕开,显然凶手不是寻常的劫财,而是在寻找什么。

    张正宇仔细查看各尸体的伤情,都是要害位置被利器所伤。心中惊骇,“如此手法,凶手功力似乎还在自己之上。”

    于是忙令师弟回武当山禀报,自己则留在别院查看其他线索。

    ……

    这武当山下的长春别院,并非武当山辖区。数年前,有一位虞姓富人相中此地,在此建造了长春别院。

    此地盛产万寿藤,又名长春藤,江湖术士告诉这位虞姓富人:此地长期因万寿藤吸取日月精华,住在此地可以延年益寿!故虞姓商人在此建造了长春别院。一直以来依附于武当山,为武当山没少打点香油钱,外界也一直视其为武当一脉。

    但此刻一家上下五十一口,惨遭灭门之祸……

    武当掌教欧阳子赶到长春别院后,张正宇向掌教汇报了自己的发现,“经弟子查看,庄内之人都是惨遭利器屠戮,所伤之处,全为周身要害,深及骨内,看不出是何门派所为。房间内凌乱异常,显然凶手不是寻常的打家劫舍……”

    “把尸体集中到院内,准备厚葬!”掌教真人脸色凝重!

    众弟子将尸体一尊尊搬出,放到院中。

    欧阳子仔细查看了各人的伤口。令欧阳子惊奇的是这长春别院内除了庄主虞熙之外,其余各人都似身怀武功。骨骼粗壮,好多右手掌心都有老茧,是长期手握兵器所成的老茧。

    这些人绝不是普通人。

    这一发现让欧阳子大惊,这虞熙到底是什么人?而这灭门者又是何人?这么多高手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就被残杀,是冲着武当示威还是仇家寻仇?若干疑问在欧阳子心中翻来覆去,不得其解……

    欧阳子向张正宇挥挥手,示意将死人抬下去。刚才欧阳子在查看尸体的时候,没有发现虞熙的儿子虞复的尸体,不知是已经惨遭厄运还是已经逃脱,一层迷雾笼罩欧阳子心头。

    虞熙和欧阳子也算旧识。虞熙在武当山中惨遭此祸,欧阳子救援不及,心中满是歉意。这虞熙的遗孤若还活在世上,理应其照料,可目前生死不明,下落不清,武当又大敌当前,实在分身乏术。

    ……

    欧阳子带着武当弟子离开刚一会,长春别院书房内的墙画慢慢张开,一个小脑袋伸了出来。

    “啊?!”一把长剑架在了小孩脖子上。

    “出来!”

    小孩只好慢慢的从墙画后面爬了出来,只见一个黑衣蒙面之人,一把长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另一个白衣蒙面人,体态婀娜,凹凸有致,马上闪身进入墙画后面。

    这是一间密室,密室内放着的全是珠宝奇珍,金银首饰。这白衣蒙面人搜索片刻,目露失望之色。拿出一个包袱,将各种奇珍尽数收入囊中。

    临出去前,见一个黑布包裹掉落在密室门口,刚才只注意搜查密室,倒是没有注意密室门口!

    白衣蒙面人捡起一看,惊喜之色溢于言表,“师兄,找到了!找到了!”

    说着就从密室后面跳了出来。黑衣蒙面人撤下长剑,顺势一个手刀砍在小孩脖颈处,小孩应声倒下。

    黑衣蒙面人从白衣蒙面人手中接过包裹,眼中露出激动的神色。

    “对,是它!终于找到了!”

    “快撤!”

    俩人对视一眼,作势离开!

    黑衣蒙面人走到小孩身前,举起长剑。

    “你干什么?”白衣蒙面人伸手抓住他握着剑柄的手。

    “斩草除根。要不然你想怎么样?”

    “师兄!他还是个孩子!”

    “孩子更不能留,虞老贼将其藏入密室中,必然与其关系密切!我看八成是他的遗孤。”

    “师兄,你看他脸上毫无悲伤之色,以他的年纪,不像是能够装的出来。也许他并非像是虞家之人。”

    “哼!那你说怎么办?”黑衣人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师兄!别生气了,我们快离开这儿!”白衣蒙面人说着抱起小孩就走。

    “你要带他回去?”

    “师兄,山中岁月实在寂寥!不如带他上山,或许能增加不少乐趣。”

    “想的简单,师父那边怎么交代?”

    “放心吧,我会找我娘和爹爹说,他一定会同意的!”

    “那随你便!快走!”

    俩人跃出长春别院的高墙,向北疾驰而去,不一会就消失在夜色中。

    ……

    武当山上,欧阳子一夜无眠。

    次日天亮后,欧阳子与三位师叔及师兄弟商议武当山困境。众人一致认为,近些年武当门人鲜在江湖走动,一些江湖宵小目中已无武当他日威严,竟敢在武当山下动手杀人。

    目前形势所逼,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争取主动。

    商议定,欧阳子命月阳子立即分发英雄帖,即日起分别送往各大门派。定于八月十五月圆之日在武当召开英雄大会。时间还有一月有余!

    月阳子领命前去办理。命手下弟子立即起身分往各大门派,广送英雄帖!

    少林、峨眉、丐帮、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南岳衡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青城、昆仑、天山各大门派尽在应邀之列。同时命弟子在江湖上散发消息,诚邀江湖上各位豪侠、绿林好汉前来参加。

    本来江湖上就盛传销声匿迹的风雷刀藏身武当,一些江湖宵小之辈既想拥有这风雷刀,又惧武当实力。这下武当广邀江湖中人举办武林大会,众人一扫心中顾虑,不约而同的往武当赶去。

    再加上前些日子武林中就有人暗传英雄帖,意欲共上武当,讨要风雷刀下落。

    故刚到八月初,武当山下已经聚来不少武林人士。各方人马还在源源不断的赶赴武当。老实说,这次武林大会将是史无前例的人多……

    八月初十,江湖上一些二三流人物,已大批赶到武当山下。众江湖豪侠不断揣测着武当广发英雄帖的意图,然而全是猜测,并无确凿之言。

    有人说是要选出武林盟主;也有人说武当接到蛮族入侵的消息,打算助朝廷一臂之力,特召集武林人士商议;也有人说风雷刀被武当夺得,召集天下武林同道商讨处置之法;还有人说武当长春别院遭人血洗,此次是问罪武林……

    总之众说纷纭,没有定论。喜好捕风捉影之人,皆来一探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