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得分之王〕〔都市超级透视〕〔红楼之石头新记〕〔九品金仙闯都市〕〔重生最流风〕〔豪门弃少〕〔我的脑内作死系统〕〔剑鸣九天〕〔大明海殇〕〔奇葩女神屋〕〔纵天神帝〕〔黄金法眼〕〔破系统〕〔诸天万界劫帝〕〔武断八荒〕〔君谋天下之大夏帝〕〔大首长,小甜妻〕〔圣门〕〔诸天之主〕〔萌宝来袭:爹地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师父又掉线了 第二百一六章 惠灵算计
    无敌派与众仙已经彻底的打起来了,可越打众仙就越吃惊,虽然来的仙人多,但好像并不占什么优势。不仅是那叫羿清的剑阵实在是太恐怖了,明明看着是少帝的修为,可就算是仙帝修为的国君对上,而且十几个人一起围攻,也占不到半点便宜不说,对方居然还能抽空照顾一下后面的其它弟子。

    而无敌派其它几个门人虽然修为更低,但但她们都是体修啊!

    体修有多稀少,恐怕这些活几千上万年的仙人加起来,都没见过超过五个,而且都只在下界见过,更别说是成功成仙的。可这里居然到处都是,女的,活的,一拳可以打飞四五个的那种。

    无敌派居然满门都是体修!这到底是个什么奇葩仙门?

    众仙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可是打在身上的拳头又无比的真实。明明对方一共出来才十几个人,诡异的是居然与众人战了个平手,再加上她们身后那个护山大阵十分棘手,对方打累了还能退回去歇口气继续战。

    而唯一可以强行破阵的白啼,却一直站在空中迟迟没有动手,一脸犹豫不诀的样子。

    “白啼帝君,您为何不动手?”吕铭转身催促,眼神一沉又加了一句道,“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十方神器,落入魔族的手上吗?”

    白啼皱了皱眉,看了看旁边被十几个国君围攻的羿清,有些意动。下一刻杓霆却直接飞了上来,挡在了他面前,“白啼,你要真想动手,那就先过我这一关。”

    “杓霆帝君”他踏出的脚步又生生收了回来,一时也不知道听谁的好,越加的犹豫了。

    场面一时间更加混乱,一直躲在众仙后面的惠灵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避开了对战的众人,反而绕到了后方的位置。双眼放光的看向下方阵法中的某一处,脸上闪过一丝什么。趁着众人对战,突然掏出一物,手中白光一现,直接朝着阵法攻去。

    她修为最低,别说是来的众仙,就连羿清一时都没有注意到她。却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原本围绕在无敌派上方的护山大阵,像是破裂的镜面一般炸开了。

    众人都是一惊,继而狂喜。

    “护山大阵破了!”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众仙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朝着派内冲了下去。

    羿清心间一紧,一剑逼开众国君,就调头飞了回去。派中都是低阶弟子,更何况还有后山那群脆弱的萝卜。

    阵外正在对敌的郁红等人也反应过来,纷纷退回了前殿。

    但他们的人还是太少了,之前有阵法在,她们没有后顾之忧,所以才能暂时逼退他们,此时阵法一破,众仙一拥而上,她们一时没了优势。

    眼看着满天的仙人就要冲下来,大量浓郁的魔气突然出现,狂风一般朝着众仙狂扫而去。重新把人又给逼了回去,有些躲闪不及的,直接被魔气侵蚀,身体立即腐蚀见骨。

    “魔族!这里真的有魔族!”

    “无敌派果然跟魔族有所勾结。”

    “吕铭说得没错,帝君一定是被他们所害。”

    众仙惊呼出声,越加气愤的看向无敌派的众人,却忌惮突然多出来的魔气,不敢再上前一步。

    “你怎么出来了?”羿清皱了皱眉,看向身侧的蓝华,这不添乱嘛。

    “你只说有阵法在,我不用出来。现在阵法不是没了吗?”蓝华冷嗖嗖的瞪了一眼空中的仙人道,“再说那护山大阵是我布的,破了我会不知道?善心呢,她没事吧?”他扫了一圈众人,习惯性的找寻沈萤的身影,却并没有发现目标,“人呢?”

    “现在是正午。”

    “哈?”啥意思?

    “师父在吃午餐!”

    “”蓝华嘴角一抽,有她这么当掌门的吗?

    算了她不在这里也好,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他扫了眼前惊魂未定的众仙一眼,“到底是谁破的阵法?”

    “是”羿清下意识的看向刚刚惠灵的方向,却发现那边已经没了她的身影,“咦?”心下不由得一沉。神识一扫,却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绕去了后殿。

    “师父!”羿清一惊,转身就往后殿冲了过去。

    此时的后殿。

    正吃着饺子的沈萤,有些茫然的看了一眼,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绿茶。

    有事?

    “沈萤!”惠灵突然朝她掀起一个诡异的笑容,一脸胜券在握的道,“你逃不掉了,今日我便替仙界除了你这个祸害!”

    语落,她突然双手结印,整个人发出耀眼的白光,直接朝着四周扫了过去,速度极快,眼看着就要把沈萤吞没,千钧一发之际,她突然伸出空着的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端起了桌上半盘还没吃完的饺子。

    下一刻两人加一盘饺子,直接消失在原地,只余一张摆了三个空盘子的桌子。

    “师父?”羿清冲了进来,可惜还是来晚了一步,后殿已经空无一人。

    “掌门她去了哪里?”跟进来的郁红也是一脸懵逼,“刚刚那女仙用的到底是什么术法?”

    “我也从未见过!”蓝华皱了皱眉,脸色有些凝重。

    “没事吧?”

    “应该不会,以善心的能力”

    “不!我说的是刚那个女仙她脑袋没事吧?”

    居然敢来单挑她们掌门!好有勇气!

    ヽ(???)ノ好想围观!

    蓝华:“”

    羿清:“”

    —————

    沈萤只觉得眨眼之间,眼前就换了一副景象。脚下变成了一片草地,四周空无一物,除了草地还是草地,而且一眼看不到头,之前站在前面的绿茶也不见了。

    风景有些单调,沈萤淡定的瞅了瞅,然后一口吃掉了还夹在筷子上的饺子,嗯韭菜肉馅的。

    “沈萤,你害我至此,今日便是你偿还的时候。”突然惠灵的声音传了过来,那声音十分奇特,说不清从哪传来的。明明看不到她的身影,那声音却能准确的传入沈萤耳底。像是完全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又似乎无处不在。

    “”沈萤没有回答,啊呜又啃了颗饺子。

    “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啊呜啊呜。

    “这里是间界,三界的缝隙之处,不属于任何一界,甚至不在天道法则之下。我知道你很厉害,连魔王也不是你的对手。但这里无边无际没有尽头,纵使你有通天的本事也逃不出去。”

    “”啊呜,再次啃饺子。

    “我也不想这样,但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要不是因为你的出现,我怎么会没了师父,没了父亲,就连昕寒也这是你欠我的。”..

    “”啊呜,继续啃饺子。

    “你们无敌派勾结魔族,全都不是什么好人,特别那个叫宣彤的贱人,居然还勾引了我师父。否则我师父也不会受你们的蒙蔽那般对我。不过现在无所谓了,众仙会为我主持公道,清除你们这些仙界祸害。”

    “”啊呜,持续啃饺子。

    “哼!死到临头,你居然还有心情吃饺子。”

    啊呜

    “那就永远在这间界之中,忏悔吧!我会让你”

    啊呜啊呜

    “别吃了!”

    啊呜啊呜啊呜

    “姓沈的,你到底有没有听我在说话。”

    沈萤停了一下,一口吃掉最后一个饺子,收起筷碟这才回了一句,“哦。”

    “你以为间界就只是这样吗?”她似乎是气得急了,冷哼一声。下一刻眼前的景致就发生了变化,草地不见了,沈萤的脚下突然出现大片的熔岩,遍地异火丛生,瞬间朝着她身燃烧而去,却根本烧不到她半点。

    不到半会异火消失了,地面出现了厚厚的冰层,仿佛连着空气都要冻结起来,无数的冰凌出现,地刺一样朝着她刺去,却在碰到她身体的瞬间碎裂。

    冰消失后接着又是风,然后是雷

    每一种属性都给来了一遍,沈萤配合站在原地,动都没有动一下,直到四周又变回了那片草地。

    “哼!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惠灵的声音更冷,“此处已经被我练化,在这间界之中,我才是主宰。”

    “完了?”沈萤歪了歪头,眼神一眯,“那就轮到我了。”

    “什”

    惠灵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原本一直站在原地的沈萤,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空中的一处,突然就伸手朝着虚空一抓,顺势就朝着下方扔了下去。

    只闹得呼啦啦一阵风响,半空突然出现了另一个身影,直直的从天空一头栽了下来,轰隆一声砸到了地上,入土三分。

    惠灵只觉得胸口涌上大量的腥甜,张口吐出血来,全身剧痛动弹不得,她甚至不敢去细想自己伤势。整个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瞪大眼睛看着突然凑近的沈萤,“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发现我!”

    沈萤嘴角一抽,拜托!你一开始就告诉她这里是条缝,自己趴在缝边放了那么久的狠话,她发现不了才怪吧?她又不瞎。

    “你到底是什么人?”她眼睛睁得更大了,仍是不敢相信,“间界明明已经被炼化,你怎么可能将我拉进来!只有我才能控制这里!”

    “哦,因为你胸口的项链吗?”沈萤道,“第二条?”

    惠灵脸色瞬间一白,下意识的捂住了胸口朝后挪,“你不可能,你怎么会知道?”

    “唉,我不喜欢欺负妹子的。”沈萤叹了一声,没有回答,却扬手一巴掌拍了过去,“说!谁派你来对付我的?你背后的人是谁?”

    “你说什么?”惠灵被她拍懵了,脸上终于出现了慌乱,拼命挣扎也没能从土里把自己拔出来,反而由于动得太狠,不断的吐着血,“你什么意思,放放开我。”

    “别装了!”沈萤皱了皱眉,她一向讨厌动脑子的事,“这个世界起,我的存在感就特别低,所有人都会下意识的忽略我的存在,却唯独你不会。而且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你对我就有莫名其妙的敌意,现在更是啥事都要硬算我头上。这些,不是脑残可以解释的吧?”

    本来嘛,升帝台的事,抓她的是那个什么冷和她爹,要惩罚她的也是咸鱼。关她一个打酱油的屁事,她跟这绿茶总共也只见过三次吧?她却绕了一大圈,硬把所有恨意全集中在了她身上。这恨意不仅来得莫名其妙,而且扯淡。乾坤大挪移都不敢这么挪,除非她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她。

    “我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惠灵仍是带着惊恐的看向她。

    “再装就不像了。”沈萤眼神沉了沉,“说起来存在感这事,本身就有问题吧。为啥我一来这个世界就这样,还只有你免疫,除非拉我来这个世界的人,就是指使你的那个人。”

    “”

    “说!他是谁?对我做了什么?有什么目的!”

    “你想干什么?”她越加的慌乱,看着突然凑近的人,惊恐的大叫起来,“你走开!”

    沈萤直接一把扯下她脖子上的项链,“或者我该问,是谁给你的项链?”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项链是我捡的。还给我!”她脸色瞬间惨白,突然奋力从土里抽出了一只手,不管不顾想要把项链抢回来,“那是我的!”

    沈萤条件反射的拿开了一些,却还是被她碰到了垂下来的红绳。下一刻手里的项链突然发一道白色的萤光,瞬间化为光点消失了,手心只余下了一条红绳。

    “我的项链!”惠灵猛的睁大了眼睛,神情越加的疯狂,“不!你做了什么”

    她话还没说完,突然张口吐出一口血,全身也如刚刚的项链一样发出了白色的光,整个身体像是被打碎一样,开始分裂化为点点的莹光,脸上是极端的恐惧,甚至开始向眼前的人求助起来,“不!我不想反噬而死,救救我救我救”

    她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却已经消失了。就连眼前的景象也开始扭曲起来,不到片刻的时间,像是被揭开的画布一样,所有的景象都消失了,沈萤已经回到了无敌派后殿的椅子上,眼前是几个空了的碟子。

    她低头瞅了瞅抓空的手,呆了半会,眉头收紧。

    这样就没意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总裁的贴身特助〕〔人生若能两相忘〕〔军妻鲜嫩:权少宠〕〔一念情深,万念婚〕〔一胎二宝:冷血总〕〔首席大人,战不休〕〔靳少强宠小逃妻〕〔皇家小娇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