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魅王绝世:妖妃倾〕〔王者荣耀之风起长〕〔天帝泪〕〔末世之逆向沦陷〕〔重生之鬼王归来〕〔重生农女:妙手空〕〔1314便利店〕〔最佳恋爱复仇攻略〕〔快穿:女主不当炮〕〔女相长遥〕〔修仙吉祥物〕〔凤兆〕〔二次元的长途旅行〕〔天道代理员〕〔都市之修仙天才〕〔魅王宠妻:鬼医纨〕〔末世诸天觉醒〕〔妖精两万岁〕〔踏天争仙〕〔重生之摄政王追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师父又掉线了 第一百七九章 诛仙大阵
    ,精彩小说免费!

    这次大比,一共是四场,双方各赢两场。虽说前面墨仙与玄仙的两组比赛,比起后面两组更有分量。但后面两场实在是赢得太漂亮,几首是辗压式的胜利。所以综合来看,到是有了平局的趋势。

    楮玄的脸色不好看,早准备好的嘲讽硬生生被逼了回去。奉沧的众国君脸色也不好看,都是成了仙的人精,谁看不出最后一场比赛中的猫腻。

    惠灵是地仙组的魁首,明明剩下的那两人曾经是她的手下败将。但一对上赫川的人,她怎么就输得这么惨?若是说双方实力悬殊也就罢了,可她一下场,另外两个体修,分分钟就把对方揍趴下了。这样的结局,让人不怀疑之前的比赛有问题才怪。

    一时间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向辰戈怀里的人,各种阴谋论的想法都冒了出来。虽然碍于帝君的身份,表面都没明说,心下却都已经认定了惠灵作弊的事实。甚至怀疑是不是辰戈私下跟无敌派说了什么,所以对方才故意输掉之前大比的。

    辰戈脸色更黑了,看向惠灵的眼神也有些复杂起来。别人都看得出来,他自然也想得到。但毕竟是自己的徒弟,现在还受着伤,况且赫川的人还在,只好压下心底的情绪,扶起已经好了大半的惠灵,看向对面的人。

    “楮玄帝君,这次大比,我们双方各赢两局。也算得上是圆满,不如今日的较量就此作罢如何?”

    “想就这么算了?”楮玄冷哼了一声,眼里的怒意更盛,“你做梦,既然是平局,那不如就让你我分个胜负!”说完他手里的扇页一展,满天的仙压直逼了过来。

    “你……”辰戈神色一变,只好也放出仙压护住了身边的众仙,满脸都是不同赞,“楮玄,你这又何必?我无意与你起纷争,你我都是天帝,若真一战必会伤及无辜。今日只是门下仙人间的切磋,若你当真如此在乎这输赢……唉,那便算你赢就是。”

    “你放屁!”楮玄一脸被羞辱了的神情,怒气更盛,看着辰戈的眼神似是要在他身上盯出一个洞来,“我呸!谁稀罕你的让步,把那套假仁假义的嘴脸收起来。我早说过……若再见面,我必会取你性命!今日我既然敢来,自然就有让你们有来无回的把握。”

    辰戈脸色顿时一变,想到什么,惊呼道,“你做了什么?”

    楮玄没有回答,只是冷笑了一声,突然对着这方高声道,“还不动手?”

    “什么?!”

    未等众人反应,坐在离辰戈最近的国君戈尤突然暴起,手中的仙剑直接就刺向了辰戈。

    他一时没有察觉,但到底是天帝修为,下意识回身一掌,直接把对方拍了出去。虽然避开了要害,但对方那一剑仍是攻破了他周身的防御,在他手上划出一个伤口,鲜红的血顿时就涌了出来。

    “戈尤,你……”

    不仅是辰戈,就连众国君也是一脸懵逼的看着,已经被打出去的人。谁都没想到他会临时叛变!

    “帝君,这可不能怪我。”戈尤挣扎着爬了起来,笑得一脸的得意,丝毫没有暴露的慌乱,“是你不辩是非,连众国君联名请求都不予理会,非要包庇那无敌派。根本没资格掌控奉沧,这片大陆是时候换一个主人了。”

    辰戈脸色更沉,“你以为投靠楮玄,伤了我,便能成为奉沧大陆的主人?”没有天帝的修为,怎么可能掌控一方大陆。就凭这一剑,他还不放在眼里。他只是轻轻一扬手,刚刚的伤口就已经消失不见。

    戈尤却笑得更深,“你们都死了,当然可以!”

    话音刚落,突然众人脚下阵法大亮,耀眼的红光顿时笼罩住了这方平台上的人。众人心下一惊,正想要飞身而起,却是全身僵住,根本动弹不得。而就在辰戈的脚下,有什么血色的东西正在移动,形成一个古怪的法符。细一看才知道,是刚刚辰戈滴下的血。

    原来刚刚戈尤那一剑,不是想偷袭,而是为了用辰戈的血布阵!

    平台外的其它观战弟子,正要过来救人,就被楮玄带来的仙人拦下,就算偶有冲过来的,刚一碰触到红光就直接被困住,动弹不得。那红光的范围越来越大,四周的景致也起了变化,原本比武的台子裂开,开始生出山岳河川,仿佛要形成一方天地一般。

    “这……这是什么阵法?”辰戈也有些惊慌,想要调动体内的仙气冲出阵法,却发现越是反抗身上的束缚就越紧。

    “诛仙阵。”楮玄上前一步,眼里满满都是大仇得报的快意,“这可是我找了上千年,又花了几百年的时间才弄清楚它的作用,仙界仅存的,用来诛杀仙人的上古阵法。”

    上古阵法!众人齐齐倒吸了口气,脸色灰白,难怪他要把这比赛的场地定在须弥境,想必一开始就没想放过他们。

    “只要入了这个阵法,你们一个都别想逃出去。”说完,他捏了个诀,身形一闪,直接就朝着这方冲了过来。手中的仙器一挥,顿时化出了万千风刃。眼看着就要将眼前不能反抗的众国君,连同辰戈一起杀死。

    突然,一道骇人的剑气冲天而起,直接扫开了他的风刃。楮玄一惊,急退了几步才躲开了那道剑气。低头一看,只见辰戈的左侧,一人持剑站立着,少帝修为,浑身散发着浓郁的剑气,甚至有把周身的红光逼退的趋势。

    楮玄眉头一皱,没想到奉沧大陆居然会有这么厉害的剑仙,就算被诛仙阵所困,还能挥出剑招。

    眼看着红光的范围越来越大,甚至有将楮玄的人也要卷进去的趋势。诛仙阵快要完成了,再不出去他们也得载在里面。

    “哼!”他冷哼一声,手里扇子一挥,更多的风刃就攻击向了众人。

    “羿清,右边!”孤月急呼了一声,他们受几道风刃没什么,右边的是郁红她们,她们可挡不住这一击。

    羿清剑峰一转,扫向了右侧,挡下了大片风刃。

    楮玄趁机冲了进来,满脸不甘的瞪了辰戈一眼,“不能亲手杀了你,毁了你弟子也值得。”说完看也没看,一把抓起了左侧的人,疾飞了出去,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

    突然被拉走的沈萤:“……”

    话说,他不会是个左撇子吧?

    ————

    随着楮玄这一走,他所带来的人也瞬间跟着飞走了。诛仙阵已经彻底完成了,原本一片废墟上,已经被一个血红的半圆笼罩着,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外面观战弟子,只有寥寥数人幸运的没有被陷入阵法内,却也没有一个敢再上前一步。

    蓝华和枫影是眼看着楮玄飞走的,自然也一眼看到了被抓走的沈萤。

    “那是……”蓝华猛的站了起来,转身就想追上去。

    “你干嘛?”枫影连忙一把拉住了人。

    “救人啊,你没看到善心被抓走了吗?”

    枫影嘴角一抽,“相信我,最不需要救的是她!我们还是先……”

    “不行!”蓝华根本没理他,直接甩开他的手,就追了过去。

    “等等!”他话还没说完,对方已经消失在了天际。

    卧槽!

    蓝华飞得急,足足追了一刻钟都没有看到对方的身影,心底把那个抓走沈萤的人,整本祖谱都问候了一遍,果然天帝没一个好东西,心下越加的急乱。

    他心底很清楚,这里是天外天,对方还是位天帝,就算追上了,一但打起来他魔族的身份,十成十的会暴露,到时估计连自己都不能脱身。最明智的办法就是先救出无敌派那个少帝,再想办法救人。

    或者再冷静一点,干脆不管。沈萤是他的善心,对方被抓了或是就此没了,对他只有好处。善心一除他就能直接升上天魔了。

    道理他都懂,但是……他控制不了几寄啊!

    ○| ̄|_

    一想到那是自己的善心,身体自己就动起来了喂。甚至克制不住就取下了脖子上的项链,调动魔气加快速度追了过去。

    这回不到半会,他终于追踪到了那个天帝一丝微弱的气息,心下一喜立马朝着那方飞了过去。不到半会就看到十几道气息停在一处浮峰上,他心中一紧,下意识就张口大喊出声。

    “放开那个姑娘!”

    语落,最高的那个身影一顿,转身朝他一扬手,“哟,老板!”

    “善心?你没……”事吧?他话还没说完,突然脚下踩到什么,低头一看才发现是个仙人。下意识的一扫四周,这才发现哪里不对。

    咦?

    为什么地上会躺着十几个人?

    为什么树上还挂着几个?

    为什么沈萤脚下踩着的那个人那么眼熟?

    这是到底是……什么情况?!

    刚刚那一刻钟里发生了什么?

    ?(°△°?)

    “善……心?”这是善心,他没认错吧,“你……没事?”

    下意识的扫了她一遍,还好!没缺胳膊,没断腿,发型都没有乱,除了衣服灰灰的难看了点……哦,那是本来就不好看。

    “没事啊。”沈萤歪了歪头,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厨……”

    刚想问其他人的情况,脚下的那个人,似是听到了什么震惊的东西,瞬间诈尸一样挣扎起来,“你是……蓝……蓝华帝君,你是蓝华帝君是不是?!”

    他似是想转过身来,刚动了一下,却又被沈萤一脚踩了回去,只能拼尽全力的转过头来,想看一眼蓝华。

    蓝华皱了皱眉,看了地上那个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的人看了一眼,“这猪头……谁啊?”

    “嗯……”沈萤想了想才道,“那个号称你好基友的人。”

    “……什么好鸡油?”

    “帝君,是我……是我啊!”猪头拼命抑着那张面目全非的脸,朝着他靠近,“我是楮玄啊,师父!你……你果然还活着,太好了师父……”

    哟,原来是师徒?

    沈萤愣了一下,下意识就收回了脚,转头瞅向旁边的人。

    “喂喂喂,你乱说啊,我可从来没收过什么徒弟?”蓝华皱了皱眉。

    “师……帝君。”楮玄越加的激动了,直直的盯着蓝华道,“我真的是楮玄,是七万年前……殊台峰的楮玄啊!”

    “殊台峰?”蓝华蹲下身,细细的看了他一眼,冥思苦想的半天,才认真的道,“不认识!”

    楮玄:“……”

    沈萤:“……”

    嗯,好像听到什么碎了的声音。

    楮玄原本青紫一片的脸,倾间惨白,整个人仿佛都失去了生气一般。

    身形颤了颤,半会才道。

    “楮玄自知……不配做您的弟子,以前不敢……现在更是……我之前受人蒙蔽,实在对不住您,也不奢求您能原谅。只是……只是求您给我个赎罪的机会。”似是压抑不住似的,他眼泪哗啦一下就流了出来,流得满脸都是,得!更丑了,“就算……您亲手杀了我,我也毫无怨言。”

    哟!情深意重啊!沈萤再次看向蓝华。

    “你这什么眼神?”蓝华莫名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转头瞪了她一眼,嫌弃的退后一退,“老子真不认识他。”

    “帝君……”楮玄神情越加的绝望了。

    沈萤叹了一声,“那啥……调情以后再说!”

    “……”谁tm调情了,说清楚啊喂!

    “喂,你还没死吧,没死就跟我回去破阵。”马上要吃午饭了,厨子还被关在阵里呢!

    “对哦!”蓝华也想起这个事,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一时也忘了问沈萤她到底怎么脱困的?

    “你们要回去!”楮玄一脸的不敢置信,难道帝君还想去救辰戈那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吗?

    “怎么?”还没吃饭的沈萤眼神一冷,“你有意见?”

    楮玄脑海里闪过某些画面,全身猛的一抖,整个猪头都颤了颤,下意识的往蓝华身后爬了爬,“没……没有。”比起蓝华君帝来,这个女仙更可怕!

    蓝华没有在意,直接唤出了飞剑,拎起地上的猪头,带着沈萤一起往回飞去。

    三人飞得极快,但还是花了一刻钟才回到须弥境,趁着路上这点时间,总算把蓝华和楮玄的关系理清了。

    七万年前,楮玄和辰戈原本是云泽大陆殊台峰的仙人,两人都是玄仙,由于本就是散修成仙,所修功法并不是很好,所以导致楮玄历天劫的时候出了问题。当时蓝华还没有堕魔,只是仙帝的修为。刚巧路过,就顺手拉了一把。还给两人留下了适合各自的功法。

    说起来也只是一面之缘,楮玄却已经把蓝华当成了师父。凭着他留下的功法,刻苦修练,两人双双成了一方天帝。后来听说有魔族作乱,辰戈邀他与其它天帝一起,前去消失魔族。

    他当时并不知道所谓的魔族是谁,加上蓝华相助时,也没告诉他们名字。成魔后全身魔气围绕也看不出样貌。

    后来平息此事之后,他才知道,自己所修习的功法,是蓝华帝君所创。而蓝华就是当初被他们联手剿灭的魔族。

    亲手杀了自己的恩人,让禇玄万分痛苦。后来查到蓝华成魔是其弟蓝宇一手造成的后,就打算联合辰戈一起为蓝华帝君报仇。可当时蓝宇已经是云泽大陆的帝君了,辰戈不想起冲突,拒绝了他。禇玄气他忘恩负义,连带着辰戈一起恨上了。

    所以这么多年来,他才一直在找蓝宇和辰戈的麻烦。

    楮玄说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一副羞愤欲死,恨不上一头从剑上跳下去的样子。

    反而蓝华一脸淡定,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想嗑点瓜子。因为这段让禇玄念念不忘的过往……他完全没有印象。

    并且表示,以前随手给人的功法多了去了,哪记得谁是谁啊?

    没错蓝老板以前就是个散财童子。沈萤都有些怀疑,他弟不会是觉得他太能花钱了,所以才把踢下台的吧?

    嗯……看来她以后要对牛爸爸好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萌宝来袭:总裁爹〕〔她娇软可口[重生]〕〔奥特曼之最强属性〕〔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