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安小兔唐聿城〕〔时空机密Ⅰ:启示〕〔神经潜入者〕〔凰池〕〔斗破之变身纳兰嫣〕〔青藤亦独倚〕〔天月离缘〕〔尸人难行〕〔凰倾天下:腹黑尊〕〔快穿之终极反派不〕〔帝神通鉴〕〔无限蓄力系统〕〔养成小甜心〕〔都市妖孽狂兵〕〔七冠王〕〔韩娱之我为搞笑狂〕〔重生军婚:首长,〕〔鬼怪直播间〕〔津轻海线越不过的〕〔禅修聊天群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师父又掉线了 第三十五章 上古阵法
    ,精彩小说免费!

    “你们居然追到了这里!”一道男声突然响起,只见那祭台上站着个一身红衣的身影,明明是男子,却长得分外妖媚,眉眼间尽是风情,背后脱着九条红色的大尾巴,其中两条断了一截,断口上还能看到血迹,正是刚刚那只九尾血狐。

    “血狐,你杀了这么多人,剖心挖腹就是为了布这血祭大阵?”孤月皱着眉扫了四周一眼,“你到底想干什么?”血祭大阵是出了名的邪阵,需要以人心为祭,万千生灵的鲜血为引才能启动。威力十分巨大,传闻阵成之时,会形成血云绵延万里,血云之下万物寸草不生。

    很显然他这个阵只完成了一半,阵中的血还不足以凝结成血云,也就是说他的下一步……

    “你想屠城!”羿清上前一步道,显然他跟孤月一样想到了这一点。他杀的那十几个人,明显不够启动血祭大阵,但是如果加上镇子里所有的人,那就够了。若不是他们来得早,估计之前那个小镇早已经是尸横遍野了。

    “哼,我原本确实打算如此。”血狐冷哼了一声,好像藏着什么的尾巴突然朝身前动了动。它低下头原本狠戾的神情瞬间换成了满脸的柔情,扬手在尾巴拂了拂,动作轻柔得似乎怕是吓醒什么,“算那镇中的人命大,谁让那狸猫为我儿带来了更好的东西。”

    众人这才发现,他的尾巴上正托着一个婴儿,婴儿裹着厚厚的皮毛,只露出半张脸,脸色看起来还泛着黄,像是刚刚出生的一样。而他身后的祭坛上正放着一个已经打开的盒子。

    “喵喵……喵的贺礼!”狸猫眼泪顿时就涌了出来,看着那个明显已经被用过的盒子,心都碎了。呜呜呜……族长要扒了它的喵皮了。

    血狐脸上却全都是兴奋,眼中隐隐还有些疯狂之意,一边抱紧尾巴上的婴儿,一边呢喃,“吸收了这紫霞玄芝的灵气,我儿很快……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原来之所以布血祭大阵,是为了以阵中可以逆转天地的血煞之气,治好他的狐崽子。却中途发现了更好的东西:狸猫的紫霞玄芝,所以才废尽心机的抢过来。

    只是……

    “没用的,你那孩儿,醒不过来。”羿清突然冷声道。

    “你胡说什么!”血狐顿时狂暴起来,血红的双眼死死的盯向羿清,“紫霞玄芝活死人肉白骨,是最好的疗伤圣药,怎么可能没用?我儿马上就会醒来,马上!”

    “你也知道它只是疗伤圣药,而不是复生之药。紫霞玄芝是救不活一个已经死了,连魂魄都没有的尸体。”这婴儿这么久还没醒就是证明,羿清继续道,“血狐,你手中的婴儿,早在出生之时就已经死了。”

    “不,不可能的!”血狐的脸上更加的狂乱,“他是我跟雪儿的儿子,是她留给我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他不会死的!你胡说!胡说!”

    血狐身上的血煞之气瞬间暴涨,连着整个空间都刮起了一阵阴风。孤月眉头一皱,跟羿清对视了一眼,再没有心情跟这个明显已经疯了的狐妖废话,双双冲了出去。手间剑招变换,一时间满目都是剑光。

    血狐大吼了一声,身后剩下的七条尾巴也猛的变长,似是利刃一般从阵法里飞了出来,攻向两人。

    “羿清,攻击它脚下!”血祭大阵下万物不生,虽然这阵还没有完成,但血狐站在阵眼处,那些血雾自会保护主人,他们是伤不到它的,除非逼它出阵。

    羿清点了点头,四周的灵剑一转,挡开血狐的攻击,剑峰直接朝着妖狐脚下攻去。

    “可恶!”狐妖怒吼了一声,连忙撤回一尾挡在身前,瞬间又被削去了一尾,可他能挡住一波剑招,却挡不住第二波,只见灵剑刷啦啦的插入他脚下的地面,正逼阵眼,阵法顿时一暗。眼看着满天剑雨就要落下来,血狐不得不往后疾退了出去,飞出了刚刚的阵法中心。

    没了血祭大阵的加持,它身上的煞气顿时就少了一半,满天的剑气更加凌厉。孤月与羿清趁机攻进了阵中,正想直接毁了这个阵法,地上却突然亮起了另一道刺目的白光,把整个空间都映成了白色。

    一个巨大的阵法,突然浮现出来,瞬间就盖住了原本的血阵。他们只觉得全身一重,直接被阵法压制得单膝跪了下来,连着身上的灵气也开始源源不断的涌入阵中。

    妈的中计了!

    “哈哈哈哈哈……”站在阵法之外的血狐突然狂笑起来,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哼,你们真以为,我会什么都没准备,就这么坐以待毙?”

    孤月脸色一沉,偏偏身上像压着千斤重,根本动不了,连捏了好几个诀都没用。这到底是什么阵法,为什么连他都突破不了,而且好似还能吸收他们身上的灵气。他细一看阵法上的纹路,却发现上面都是些看不懂的法符,看着像是……上古的文字!

    “这是上古灭灵阵!”他一脸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哦,原来你认识这阵法。”狐妖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眼神却更狠了,“没错这的确是上古阵法,但是什么我之前也不知道,不过只要能制住你们就行。”

    “你故意引我们入阵!”上古灭灵阵是早已经失传的阵法,传说可以吸取阵中任何生物的灵气,他也只是在一些典籍中看到过此阵的形容。

    此阵绝不可能是狐妖布下的,很有可能它本身就在这里,狐妖发现了,所以故意把血祭大阵的阵眼布在这上里,而他们刚刚攻击时的灵气,刚好重新激活了这个阵法。

    “哼,你们说的没错,我刚试过了,紫霞玄芝的确救不活我儿。”他狐尾一扫,直接把祭台上的盒子扫落在地。

    “贺礼……”狸猫条件反射的想去接,却被阵法压制得爬都爬不起来。

    “但……你们却可以!”血狐话音一转,神情越加的兴奋,看着羿清和孤月的眼光仿佛看着什么饕餮盛宴,“哈哈哈……没想到玄天宗会直接送我一个化神和一个元婴修士,有了你们俩的修为,再加上这血祭大阵,我就能重新唤回我儿的魂魄,他就可以复生!”

    “你还想屠城!”孤月着急的看向血狐。

    “屠了他们又怎样?”血狐神情越加的疯狂,似是想到了什么,牙关紧咬眼里的杀意都快溢出来了,“那群愚蠢的凡人,早就该死了!是他们……是他们害死了我的雪儿。说什么人妖殊途?都是放屁!我跟雪儿是真心相爱,干他们何事?雪儿是我一生所爱,却因他们而死,他们就应该为此偿命!”

    “……”卧槽,该情还是个爱情故事,他说为啥它怀里那个死婴是人形,原来生母是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