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狼性王爷小蛮妃〕〔战神〕〔电影世界当警察〕〔我在漫威作大死〕〔大汉国手〕〔八零之神医有毒〕〔我停在这二天〕〔重生为后之皇后在〕〔超维之道〕〔云端的诱惑〕〔极道拳君〕〔他的陆太太很甜〕〔重生之娇妻难求〕〔朱颜倾世:庶妃斗〕〔萌宝36计:妈咪,〕〔最强宝树〕〔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庶女妖妻〕〔重生元末做皇帝〕〔回流40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师父又掉线了 第十章 临时打工
    ,!

    “你们两个不走就让一让,莫挡着后面的人。”守卫有些不耐烦的挥开了两人,继续朝着后面的伸出手。对方掏出一把半透明的珠子递过去,走向了图案中。

    “师父……”羿清一脸愧疚,与芮糜那一战,能保住命都已经是个奇迹了,他是真的忘了储物袋丢了的事,“都是弟子的错,若不是我着急来送噬魂幡,也不会害得师父连灵石也没带。”

    “呃……”不,我是真的没钱。

    “要不师父您先在城中逛逛,五十灵珠不多。我去城中找份短工,想必天亮之前,便能赚足传送费用。”他一本正经的提议。

    “算了,一块去吧!”沈萤点头,“两个赚得快一些。”说完不等他脑补,直接拉着人就离开了广场。

    羿清好似对这种事,很有经验,在街上打听了一会,就带着她朝着城中最高的一栋楼走去。待到掌事面前,抱拳道,“这位道友,听闻这里需要护卫。”

    那掌事到是客气,回了一礼,打量了两人一眼才道,“的确,我珠宝阁的鉴宝会,需要几名修为高强的护卫。不知道友是?”

    “在下是剑修,修为金丹。”

    “金丹剑修!”掌事一喜,一脸的兴奋的再次行礼,“原来是位道君。”

    “不知是否符合要求。”

    “符合,当然符合!”掌事笑成了一朵花,今日店里拍卖的物品特殊,原本想着能找个筑基修士就不错了,没想到来了个金丹。整个顺于城都找不出几个金丹修士,何况这还是剑修,“道君只需在鉴宝会后,护送今日得宝之人回去就可。酬劳一趟两块下品灵石,道君觉得如何?”

    羿清想了想,接着问道,“我二人,一人两块下品灵石吗?”

    “两人?”掌事一愣,转头往对方左右看了四五圈,这才注意到旁边的沈萤。咦?这人什么时候在这的,他刚刚居然没有注意到。细一打量,对方没有半点灵气,居然是个凡人。但想着另一个是金丹,又觉得不可能,问道,“道友也是来当护卫的?恕在下眼掘,不知是什么修为?”

    “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你来当什么护卫!掌事嘴角一抽,又不好得罪一个金丹道君,“那……两人一共三块下品灵石,怎么样?”

    “好啊。”沈萤点头,打包价嘛。之前了解过,一块下品灵石等于一百颗灵珠,已经够路费了。

    羿清到口的解释又吞了回去,嗯,一定是师父想保持低调。

    “两位请跟我来。”掌事带着两人上了二楼,他们这才发现,里面已经坐满了人,隐隐还能听到喊价的声音。看着像是一个小型的拍卖会。

    掌事让他们在一个小间隔里等着。羿清也开始主动解释起这份短时工的性质,这里是个商行,一般只有在商家获得难得一见的法宝法器或是丹药时,会举行拍卖。每当这个时候,店家会临时聘请一些修士,护送拍到物品的人回去,也算是售后服务。只不过这些护卫一般都是筑基修士,而且皆是散修。

    “徒儿以前筑基之时,经常会接这种活计。师父放心,此城甚小,地域不广,一般不会太远,天亮前即可结束,耽搁不了多久。”

    “哦。”沈萤点头,总的来说,这就是一分省时省力的短时工,不过……啥叫‘住鸡’?

    他们这一等,就等了近三个小时。天已经黑了,外面的喊价声才慢慢停歇,陆续有人离开。掌事带着他们到一个修士的面前。

    羿清一看,对方虽只是个练气九层的年轻修士,却穿着一身三阶法衣,想必是修仙世家的公子,手里还捧着一个黑色的盒子,应该是刚刚拍到的法器。

    “道君,这位陆道友就是今日要护送的顾客。您只需送他到西边的陆府即可。”

    羿清点了点头,带着年轻人一起出了门。到是对方很是客气,兴许是惊讶于有金丹修士相送,一路都显得有些兴奋,一边说着自己如何拍到手里的宝贝,一边往城西走去。

    陆家在方圆百里也算是数得出名号的家族,只是距顺于城还有段距离。加上出城后,要经过一片竹林,林深叶茂且多瘴气,不适合御剑而行。他此次拍的又是难得的四阶法器,对这样的重要客户,珍宝阁自然请最好的人护送,以防有人杀人夺宝。

    沈萤对这样的简单的体力工作没意见,只是……为啥要拖到晚上才走,好困啊!

    “道君,出了这林子,就到陆府了。”姓陆的修士指了指前方道,“一路有劳道君了。”

    “职责所在,不必客气。”羿清看了看四周,“此处林深恐有危险。”

    “道君不必担心。”陆修士不在意的出声道,“这顺于城虽然是偏远小城,但向来太平,不会出什么事的。”

    “还是小心为上,只怕万一。”

    “道君说笑了,这林子虽然不能御剑,但我经常走,也没出过什么问题。”陆修士仍是不在意的道,“皆因那珍宝阁掌事想太多,非要找人来送我。四阶法器在这里虽难得一见,外面来说却很寻常,莫非还真会蹦出个人来……”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脚下白光大盛,阵法瞬间成形,地面一阵晃动,钻出大片的荆棘,朝着陆姓修士拍了过去。

    陆修士吓了一跳,手里一个不稳,刚刚还捧着的盒子就掉了下去,直接被那些疯长的荆棘给卷了进去。

    “我的法器……”

    “小心!”羿清一把把人给拽了回来,唤出灵剑朝前一挥,凌厉的剑气,朝着荆棘扫了过去,瞬间斩落大片。但下一刻地下却冒出更多的荆棘,朝他们涌来。

    羿清只得把人往后一推,离开危险范围,交待道,“待在后面,不要离开我师父身边。”

    陆修士一愣,师父?什么师父?他下意识的回头找了找,半会才在身后看到一个灰衣袍的女子,吓了一跳。

    这……这人什么时候在这里的?刚刚不是只有他跟道君两个人上路的吗?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人?

    (⊙ o ⊙)

    想起羿清的交待,他立马站在了女子的旁边。能让一名金丹道君叫师父,想来必能保他平安。

    “有劳道友。”他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却见对方直直的站着,低着头一点反应都没有。以为对方有些生气他之前的怠慢,他下意识的站近了一些,“是在下的疏忽,这一道辛苦了。还忘道友莫怪。道友,道友?道友你……”

    下一刻,他听到了浅浅的呼噜声。

    这是……睡……睡着了……

    Σ(°△°|||)︴

    “……”这也可以睡着,你tm在逗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人间极乐〕〔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草莓印〕〔吾乃六耳猕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