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下第九〕〔王者风暴〕〔重生元末做皇帝〕〔罪证难逃〕〔帝道独尊〕〔战车少女之红色忠〕〔百万年后做海贼〕〔重生之御医〕〔超凡天才〕〔诱妻入怀:偏执总〕〔晚钟教会〕〔重生敌国做皇妃〕〔第一婚宠:老公大〕〔我有一座军火库〕〔微信通万界〕〔检验科变奏曲〕〔异世界商机无限〕〔从荒野开始的万界〕〔英雄联盟之惊天战〕〔灵环霸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师父又掉线了 第四章 剑修羿清
    ,!

    羿清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他还是躺在那个院子里,连位置都没动一下。伤势太重,视线不清,他只能隐隐看到一灰一白两个影子在说着什么,那白影极大,隐隐还散发着妖气。

    有妖吗?他不禁有些担心,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之前那个姑娘,不知她有没有事?只是他实在太累了,没清醒一会,再次晕了过去。

    第二次醒来的时候,他还是躺在那里,连身都没翻一下,这次比上次好,隐隐能听到声音了。

    “沈上仙,我又来了!这是妖界最好吃的东西,您看看!”

    “萝卜?”

    “对呀,可水灵了,你瞧这颜色,这水份。我们族里最爱吃了。”

    “呃……你果然是只兔子,下次能换一种不?”

    “好得上仙,没问题上仙!上仙你还有什么需要吗?”

    “有是有,你能不能……”

    能什么,后面他没听见,因为他又晕了。

    第三醒来的时候,他还……还……还躺在院子里,对,还是原位置。-_-|||

    这回他意识总算完全清醒了,有了转头的力气,终于看清了那个灰色的身影,正是那晚的姑娘,而她好像……在挖坑!

    ……

    “哟,原来还活着啊!”她突然就叹了口气。

    那一瞬间,羿清觉得她好像有些失望,失望什么?他没死?

    还没想清,却见她直接从半人深的坑里爬了出来,转手递了一样东西到他嘴边,很是随意的说了一句,“饿不饿,吃吗?”

    羿清一看,居然是极为少见的万年冰参!看来是他想多了,这种修补经脉的圣药,就算在三宗六派也是极为少有的。她居然这么随意的就拿给他疗伤!这姑娘也太良善了。

    一时有些犹豫,这么大的恩情,也不知该如何报答,但他现在的情况,确实需要。想了想终是点了头,“谢谢。”

    怀着满心的感动,他低头一口一口的啃着她手里的万年冰参,直到吃完。几乎瞬间,他体内的灵气开始复苏,断裂的经筋开始修复。

    沈萤默默的看着,这个人一动不动的躺院子里好几天了,连呼吸都没了,一开始她以为这个人死了,但她一向懒惯了,实在不想废力气拖出去,就让他躺了。今天心血来潮想挖个坑埋了,结果他又醒了。

    “饱了?还要吗?”沈萤又掏出了一根兔王送的萝卜。

    羿清很想回答她,但身上实在是太痛了,经筋修复的痛苦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再加上他的修为被妖气压制,不能封闭五感,更是痛苦万分,撑不到十息,再次晕了过去。

    “喂!你没事吧?”见地上的人突然又不动了,沈萤拿萝卜戳了戳,“不会对萝卜过敏吧?”

    (⊙ o ⊙)

    一探鼻息,得,又没气了!

    沈萤:“……”

    觉得有点冤!

    ○| ̄|_

    羿清第四次醒来的时候,没错,他还在地上。此时他全身的经脉已经修复,只是体内妖气未清,不能动用灵力。而那个救他的灰衣姑娘,还……还在挖坑。

    -_-|||

    挖的还是同一个,上次只到腰深,这会已经齐颈了。

    “姑娘?”他坐起来,忍不住出声。

    认真挖坑的人一顿,回过头似乎是呆了一下,“咦?原来还没死啊?”她皱了皱眉,叹了口气,这才手脚并用的从坑里爬了出来,一边爬还一边念叨,“早说啊,我挖那么久。”

    羿清顺手拉了她一把,助她出来。回头看了看那深坑,下意识的问,“姑娘您这是……”怎么觉得她比上次更加失望了。

    沈萤的脸色好像抽抽了一下,咳了一声,一脸认真的道,“这不是因为,院子上次被那黑衣服的劈了好多坑嘛,我想填填平整。”

    “可刚刚您是在挖坑啊!”羿清更疑惑了。

    “是呀!”她继续道,“不挖,哪来的土填坑?”

    “……”

    羿清愣了一下,怎么觉得这道理哪怪怪的?却没再继续追问,反而转身朝着对方恭敬的行了个礼,“在下羿清,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

    咦?沈萤一呆,她有救过吗?

    (⊙_⊙)

    “敢问恩人芳名?”

    “沈萤。”

    “沈姑娘,活命之恩,无以为报,今后若有任何差遣,只要不违道义,羿清定在所不辞。”

    “不用了,我又没做啥。”

    “不,此恩一定要报,不然有违我的道心。请恩人尽管吩咐。”

    “我这也没啥……”她想了想,转手把手里的铁锹递给他,“要不你帮我把坑填了吧,我挖了十几天了,挺麻烦的。”

    “是!”羿清一喜,立马接过她手里的铁锹,“定不负恩人所托。”

    “呃……你开心就好,我回去洗个手。”

    “恩人慢走!”他再次鞠了躬。

    沈萤这才走回了屋里。

    羿清本身就是身体素质过硬的剑修,虽然体内妖气未清,不能使用术法,但填几个坑对他来说不在话下。不到一会,他已经把院里所有的坑都填上了,包括沈萤挖的那个近两米的深坑。

    正想向屋内的恩人禀报,却突然感觉到一阵庞大的阴气袭来,整个人如坠冰窟,身体瞬间进入备战状态,这是妖气c浓烈的妖气!

    “什么人?”他唤出自己的武器,转身看向妖气的来源。

    只见林中,一跳一跳的蹦来一个巨大的白色身影,长耳红唇三瓣嘴。居然是一只兔妖,而它那周身浓郁得化不开的妖气,至少有八阶,不!兴许更高!妖气浓郁到这种地步……这是一只妖王!

    羿清顿时有些绝望起来,没想到会在此时遇到妖王。莫说他现在灵气未复,就算是他全盛时期,以他金丹的修为,在堪比元婴的妖王面前,也是毫无胜算的。

    虽然修仙一途向来就是逆天而行,自踏上这条路开始,他就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但此刻,他担心的却是屋内的人,他死不要紧,可恩人怎么办?恩情未报,绝对不能让她出半点事。

    想到这,他直接上前一步,用力握紧了手中的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护恩人周全。强行调动灵气,几乎是瞬间,他就遭到体内妖气的反噬,一嘴的腥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一胎二宝:冷血总〕〔诱妻入怀:帝少大〕〔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邪王绝宠:医品特〕〔顾芸楚离南望〕〔萌宝来袭:总裁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