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黄金脑域〕〔重生商纣王〕〔精灵宠物店〕〔盲妃嫁到:王爷别〕〔极品妖孽小神农〕〔星际之全能进化〕〔联盟之佣兵系统〕〔重生都市之仙界至〕〔重生之都市最强神〕〔最强圣帝〕〔宠宠欲动:总裁,〕〔科技戮仙〕〔禁区之唯一传说〕〔英雄联盟:冠军之〕〔学园都市的Lv0传说〕〔灼魂之血〕〔娱乐圈老板〕〔青蛙王子记〕〔王者荣耀之极限进〕〔懒癌治愈法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百诡夜行 第二十三章 袁康暴毙
    血一样的烛光,一锅人参珍珠鸡,还有我的遗像,这个场景正好是我梦到的那个场景。

    噗,不知道哪里来的阴风,两支蜡烛全都被吹灭了,屋子里变得漆黑一片,我吓得就是一哆嗦,倒退了一步却发现却没有碰到夏婉茹。

    夏婉茹去哪了?

    我记得她就在我身后的。

    就在这时候,我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团火光,竟然有一团纸钱燃烧了起来,幽绿的火光照在我的相片上,让相片里的脸也像鬼一样的惨绿。

    突然,相片里的‘我’眼球突然转了过来盯着我,嘴角变成了狞笑,对我说已经等我好久了。

    我吓得魂不附体,想要离开房间却发现根本找不到门,周围都是一片黑暗,这时候我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夏婉茹用微信给我来了消息,她问我在哪?

    我说在袁康的房间里啊。

    她问我怎么自己进来了。

    看到她的消息我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说刚才我们不是一起进来的吗,还是我背你进来的,她立刻回复说她一直在外面,我心里就猛地抽搐了一下,我背进来的人不是夏婉茹,那又是什么鬼?

    我又给她发消息说找不到门出不去了,问她怎么办,可却提示发送失败了,就在我心里绝望的时候,一条短信发了过来,说我面前的就是袁康炼制饿死鬼的法坛,只要把我的照片拿下去就能破坏袁康的邪术了。

    原来这个就是袁康害我的法坛。

    虽然那照片上的‘我’很诡异,可现在我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要是不破坏了这个法坛就要被炼成饿死鬼了,想到这我一咬牙把手伸向了照片,只要把那照片从这贡桌上拿下来,这法坛就应该算是废了。

    可就在我的手抓住相框的时候,就听到咔咔咔玻璃碎裂的声音,相框上的玻璃像是蜘蛛网一样的碎裂开了,我的手指被碎玻璃扎出了血,顺着那些裂痕流了下去。

    血液流的很快,把整个玻璃都染成了红色,相册里面的‘我’眼睛鼻子嘴角和耳朵都在不停的流血,最恐怖的是眼球,竟然顺着鲜血掉了下来,两个黑洞洞的眼窝不断的流着鲜血,十分的恐怖。

    相框的玻璃被血液染红,照片上的脸也扭曲了起来,最后变成了赵前树的样子,他阴测测的说等了我好久了,把命交出来吧。

    我虽然手在哆嗦,可还是咬着牙把相册从桌上拿了下来,不管怎么样,先破了袁康的邪术再说。

    就在我要把相片拿下来的时候,有人压住了我的手,对我说别动,要不然谁也救不了我。

    “刘醒,你怎么在这?”

    阻止我的是刘醒,他手里拿着金钱剑,一脸责怪的神色的说他拿了打火机回去的时候就找不到我了,怕我出事就追到了这里,还好赶上了,要不然我废了自己的命格,就真的死在这里了。

    “什么命格?”我有些好奇,对于刘醒也是将信将疑,因为夏婉茹和我说过,这刘醒是假的。

    刘醒对我勾了一下手指,然后把照片翻了过来,在照片的后面写着一行字,正是我的生辰八字,刘醒说这照片本来不会影响到我,可刚才我把血流到了上面,再加上后面带着我的生辰八字,就变成了一个连阴咒,我打碎这个相片,那我的鬼魂也会被打碎的。

    又是连阴咒。

    我心里郁闷的不行,在纸人纺就差点被连阴咒坑了,到了这里又中了连阴咒,还让不让人活了。

    刘醒说这连阴咒要有人的身体发肤做媒介还要有生辰八字做根基才能实现,以后我一定要注意,生辰八字不能轻易告诉别人。

    我说下午的时候的那纸人身上并没有贴我的生辰八字,可我还是中了连阴咒。

    刘醒听完冷哼了一声,说那是夏婉茹在骗我,在纸人纺我根本没有中过连阴咒。

    我说不可能,我清楚的看到胳膊被烧焦了,再说夏婉茹为什么要骗我?

    刘醒脸色阴沉的说因为夏婉茹不但想要我的命,而且还想要袁康的命,这个四合院有高明的风水局,而且门口有保家仙看守,夏婉茹是鬼根本进不来,所以只能让我背着才能进入这个院子。

    嘎嘎嘎。

    刘醒的话刚刚说完,贡桌上的照片就传来了鬼笑,赵前树空洞的眼窝对着我,眼里有绿色的鬼火在燃烧着,相框的玻璃裂痕里流出了暗红色的鲜血,顺着贡桌不断的向下流着,很快地面就被鲜血染红了。

    “虚张声势。”

    刘醒冷喝了一声,手里拿出了一把符纸向着空中扔了出去,那些符纸立刻自燃了起来,我就感觉头顶发冷,抬头一看就看到赵前树正在我头上对我吹冷气,我抬头的时候它的蛇头突然伸出来卷住了我的脖子。

    “五雷符,裂。”

    刘醒打出一道五雷符贴在赵前树的舌头上,青色的舌头立刻断开掉进了地上的血水里,赵前树惨叫了一声就要钻回相框里,刘醒冷哼了一声,说出来了再想回去没那么容易。

    说着刘醒抓过我的手用匕首划破了我的食指,在相册上快速的画出了一道血符,赵前树的鬼魂刚要钻进相册里,那相册就嘭的一声爆开了,赵前树惨叫着窜到了房顶,看着我的眼睛充满了恶毒和怨恨。

    刘醒松了一口气,说连阴咒已经破了,这下再也不用束手束脚了,刘醒左手拿着五雷符,右手拿着金钱剑,就要和赵前树大战一场,可就在这时候,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惨叫,随后赵前树嘎嘎鬼笑着消失了。

    房间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刘醒带着我推门走了出去,一股血腥味传进了我的鼻子。

    在地上趴着一个人,刘醒把他的脸转了过来,原来这个人是袁康。

    袁康七孔都在流血,呼吸急促粗重,明显已经到了极限,他看着我说让我一定要小心夏婉茹,他不能继续帮我了,最后艰难的给了我一把长锈的钥匙,就咽了气。

    刘醒检查了一下,说袁康的魂已经散了,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然后问我这把长锈的钥匙是干什么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网游之我能看到数〕〔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渡鸭之宴〕〔农家子〕〔草莓印〕〔娶夫纳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