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王娇宠:小萌妃〕〔漫展的男厕所有异〕〔都市无敌大帝〕〔医路青云〕〔陌失陌忘:追妻路〕〔九龙玄帝〕〔唐悠悠唐雪柔〕〔《星河漂流记》〕〔女仙编号零九九〕〔洛小凡的奇妙冒险〕〔激萌兽世:兽夫,〕〔腹黑总裁,奉子成〕〔易烊千玺,此生唯〕〔无敌的舰娘系统〕〔宝贝迷人,BOSS轻〕〔力道〕〔达塔时袋〕〔房产大玩家〕〔航海与征服〕〔重生之八十年代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幸得相爱,陆少深深宠 408 事情不简单
    听她提起了墨非爷爷装病的事,宋安怡轻笑了声,“许小姐,不管装病这件事是不得已还是怎样,你们都是在欺骗墨非,他会这么生气也是很正常的。”

    “我知道。”许文静语气着急的继续说:“我知道三哥会生气是应该的,但是爷爷他也知道自己错了,都是亲人,哪有什么隔夜仇。”

    看她这么着急的样子,宋安怡抿着唇沉吟了片刻,然后说:“行,我会劝墨非去看爷爷的。”

    见她答应了,许文静面上一喜,满是感激的不停道着谢,“谢谢你,宋小姐,真的很感谢你……”

    “别谢我。”宋安怡抬手阻止了她的道谢,“我只是会劝,但是至于墨非去不去那是他的事。”

    许文静无所谓的摇着头,“没事,我知道三哥一定会挺你的话的。”

    宋安怡笑笑,没有再说什么。

    ……

    当宋安怡向沈墨非提到许文静来找自己,这刚一提起,后者反应立马很大,直接抓住她的肩膀,上下打量着,“她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宋安怡哭笑不得,“你能不能先让我把话说完啊?”

    “你说。”

    “她只是过来让我劝你去看看爷爷,听说爷爷有几天都吃不下饭了。”

    说完,宋安怡定定的看着他,看到他的表情明显一僵,随后他松开手,侧开身,语气淡淡的说:“那不关我的事。”

    虽然他说得漠不关心,毫不在乎,但宋安怡知道爷爷对他是比父母还重要的亲人。

    于是,她上前,在他耳边柔声的劝道:“墨非,爷爷装病或许不对,但他也只是出于一片为你好的心情,只是身为一个疼爱你的长辈不得不做的事……”

    “为我好?疼爱我?”沈墨非打断了她的话,转头看着她,唇角勾着讥诮的笑意,“他不是为我好,那只是为了满足他的私心不惜欺骗我。”

    宋安怡温柔的注视着他好一会儿,才又开口,“墨非,爷爷年纪大了,几天吃不下饭,身体早晚会垮的。难道你真的舍得看到你所在乎的亲人受到伤害吗?”

    沈墨非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不作声。

    看到了他眼里复杂的神色,宋安怡再接再厉,接着说:“爷爷不过是个固执的老人家,有他的原则,但是很多事都可以好好沟通的。爷爷是真的爱你的,他也看到了你的决心和态度,现在差的就是你到他面前好好和他说说。我相信他会妥协的。”

    沈墨看着她劝他时认真的神情,薄唇轻启,问道:“你不恨他吗?”

    宋安怡微微一笑,“我不恨他,他是你的爷爷,也是我的爷爷,我不会恨他的。”

    她可以心无芥蒂的帮文静劝他,也可以这么大方的说她不恨爷爷,他的安怡一直都是这么的善良,这让他不禁觉得更爱她了。

    他将她轻轻的拥入怀中,手掌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轻声的说:“我会去看爷爷的。”

    宋安怡缓缓弯起唇角,眼里荡漾着浅浅对的流光,很漂亮。

    ……

    应父的事还没解决,应潇潇都没有心情上班,她找上父亲的那些同僚,想让他们帮忙,却都被委婉的拒绝了。

    这让她觉得,人和人之间的感情真特么的薄弱,你有钱有势的时候,每个人都巴结着你,说尽好话,等你出事了,每个人跑得比什么还快,好像怕会惹上麻烦一般。

    想到今天又碰了个冷丁子,应潇潇就特别的烦躁,直接抓起吧台上的酒瓶,就着瓶口往嘴里灌了一大口。

    冰凉的酒液顺着喉咙滑进胃里,卷起了一阵烧灼感,让她眉心微微拧起,略感不舒服。

    但同时,却又带着一种莫名的痛快。

    接着,她又仰头猛灌了一大口。

    她多希望自己能喝醉,多希望酒醒后,发现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她的爸爸并没有被人带走,她的家还是那么的完美。

    想到父亲,想到那些不愿帮忙的人,她越想越难受,越想越生气,酒也越喝越多,直到醉趴在吧台上。

    陆圣尧接到来自酒吧的电话时,脸上一阵错愕,但在听到对方告知的事情后,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都什么时候了,她竟然还跑去喝酒?!

    一走进酒吧,他一眼就看到趴在吧台上身影,他皱了皱眉,然后快步走了过去。

    她闭着眼,眉心皱着,看上去特别的不舒服。

    满腔的怒火在看到她后,慢慢的平息了下来,化成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怎么把自己喝得这么醉呢?”他一边无奈的呢喃着,一边将她扶起。

    可她实在醉得厉害,站都站不起来,他只能拦腰将她抱了起来,步伐沉稳的朝酒吧出口走去。

    将她轻轻放到柔软的床铺上,然后转身走进浴室,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条拧好的毛巾。

    柔软温暖的毛巾轻轻的擦过她脸上的每个角落,他看着她的眼里,溢满了如水般的柔光。

    “傻瓜,心情不好就来找我,一个人跑去喝酒也不怕出事。”他温柔的语气里夹杂着一丝不满。

    她父亲的事对她的打击很大,现在的情况又是,他们没有证据证明她父亲没有贪污受贿。

    老大那边的情况也不乐观,暮凌告诉他很多人都不愿意淌这趟浑水,选择了明哲保身,这就让事情变得更加棘手了。

    他本来以为是有人在故意报复应叔,不过现在看来,好像事情不简单。

    就冲那么多人不愿意帮忙,假如真的有人故意陷害应叔,那么这个人背后的势力应该不小。

    到底是谁,竟然能让老大也束手无策呢?

    电光火石之间,他脑中闪过了一个人,手上的动作一顿,瞳孔慢慢的放大,有些不敢相信。

    能让老大这么头疼的人,除了那个人就没有别人了。

    那个人就是老大和他的父亲,陆定邦。

    想来想去,除了他,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了。

    陆圣尧紧紧蹙眉,眼里多了些许疑惑,老头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想到了之前老头子让他回京城,但他拒绝了,而且老大和嫂子也说过老头子有意想通过控制他来牵制老大。

    那么,应家的事就是他的第一步行动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老子是不周山〕〔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