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乖乖[快穿]〕〔阴阳至道〕〔北道天狼〕〔白夜奇梦2之始原争〕〔都市修仙之无敌吊〕〔圣绯之花—光与暗〕〔乡野透视高手〕〔高冷老公驯妻上瘾〕〔暗影熊提伯斯的位〕〔华殇〕〔女政府办主任〕〔你们的手机弱爆了〕〔永生的战法术师〕〔苍天仙帝〕〔地府合同工〕〔夺天之主〕〔紫虚元皇〕〔[综]boss的女人〕〔吞噬进化〕〔电影世界的无限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幸得相爱,陆少深深宠 405 心痛到不能呼吸
    唐若初从应家回来,都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

    一走进家门,她就看到坐在客厅等她的陆世锦。

    听到动静的陆世锦,转头看了过来,眉眼温润的看着她,“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不放心潇潇。”唐若初慢慢走到他身边坐下,将头靠在了他的肩上,缓缓闭上眼,脸色的显得有些疲惫。

    偌大的客厅里安静得只听得到老式挂钟滴滴答答的声音,陆世锦抬手握住她的肩膀,掌心轻轻摩挲着。

    良久,她才开口问道:“世锦,调查得怎么样?”

    陆世锦沉默着,并没有马上回答她。

    久久听不到他的回答,唐若初睁开眼,侧过头盯着他清冽的下颌,眉心微蹙,“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陆世锦轻轻“嗯”了声,就没有下文了。

    眉心皱得更紧,唐若初坐直身子,语气着急的追问:“世锦,到底有什么问题啊?是不是应叔并没有贪污?”

    “是,应书记并没有贪污。”陆世锦点头。

    “我就知道没有。”唐若初长长的舒了口气,但很快她就意识到不对劲,“那潇潇家里搜出来的那些钱是怎么回事?”

    陆世锦沉吟了片刻,然后说:“那是有人故意要陷害他的。”

    “陷害?”唐若初一愣,下意识的问:“谁啊?”

    “老头子。”!

    唐若初瞳孔慢慢放大,这个答案,似乎是意料外的,但又是意料内的。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唐若初有些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世锦父亲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圣尧。”

    “圣尧?他真的对圣尧下手了?”因为震惊,她的声音不禁拔高了几度。

    上次在陆家,他的父亲就警告过他们,想对圣尧下手,可没想到,真的这么做了。(!&

    唐若初震惊的是,身为父亲,怎么会真的对自己的儿子下手呢?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唐若初想到应叔出这样的事,归根到底是因为她,她就觉得很对不起潇潇他们,是她把他们都牵扯进来了。

    “我会解决的。”

    他言简意赅的话却给了唐若初莫大的安心,他既然这么说,就一定会解决的。

    唐若初想了想,又问:“那圣尧知道吗?知道是他父亲动的手脚吗?”

    “他还不知道。”陆世锦并不想让弟弟知道这件事,这本不该他承受的,干脆就不告诉他。

    他把这个想法和唐若初说了,后者赞同的点头,“这样也好,这样他也就不用担心太多了,不然我就觉得更亏欠他了。”

    “你不用觉得亏欠他,是我亏欠了你们。”陆世锦抬手轻抚着她的脸颊,凝视着她的眼神里夹杂着一丝愧疚,“我不该让你们遇到这样的事。”

    唐若初微微一笑,抬手覆住他的手,脸颊轻轻蹭着他温暖的手心,轻声的说:“能和你在一起,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甘之如饴。”

    心口微漾,他难以自持的将她搂进怀里,将下巴搁在她的头顶,眼神坚定的说:“初初,一切都会过去的。”

    唐若初紧紧攀着他的背脊,将脸埋进他怀里,耳畔是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她缓缓闭上眼,红唇轻启:“嗯,都会过去的。”

    ……

    沈墨非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坚定,这让沈老爷子十分的头疼和生气。

    以为自己病了,那个臭小子最起码会为了他妥协,但是没有,这让他既是生气又是难受。

    现在在那个臭小子心里,那个宋安怡完全就比他重要多了。

    许文静见老爷子闷闷不乐了好几天,知道是因为三哥,于是她主动找上了沈墨非。

    当看到沈墨非和宋安怡走出时瑞公司大楼的时候,她的眸光沉了几分。

    在看到她,沈墨非和宋安怡同时顿住了脚。

    她走了过去,“三哥,方便和我讲几句吗?”

    沈墨非转头看了眼宋安怡,然后拒绝了她,“可能不方便。”

    宋安怡知道许文静来找墨非是为了爷爷的事,于是她对沈墨非说:“墨非,你们聊,我去车里等你。”

    说完,她朝宋安怡点了下头,然后率先朝停车场走去。

    “那你小心点。”沈墨非扬声喊道。

    宋安怡回头冲他笑了笑,“我知道。”

    在宋安怡离开后,沈墨非双手插在裤兜,淡漠的看着许文静,“说吧,有什么事?”

    他的态度让许文静很受伤,但她还是勉勉强强的挤出一抹浅浅的笑容,“爷爷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好好吃饭了。”

    沈墨非眉心微乎其微的皱了下,随后唇角勾起讥诮的笑意,“身体是爷爷自己的,他不爱惜的话,我也没办法。”

    他的态度完全就是漠不关心,不在乎爷爷的情况,这让许文静有些生气了,“三哥,那是爷爷,不是别人。”

    “呵!”沈墨非嗤笑了声,“是爷爷没错,但他为了让孙子去履行他那该死的约定,不惜装病骗我,你说我该不该生气?”

    “三哥,爷爷他也是为了你好。”许文静这话说得完全没有底气。

    她没有想到爷爷装病的事竟然会被他识破,这让他们的计划还未成功就先夭折了,同时也把三哥惹怒了。

    “为我好?”沈墨非挑眉,眉眼间尽是讥诮,“别说得这么好听,这明明就是为了满足你们的私心。”

    面对他的指责,许文静握紧双手,沉默了良久,才轻声的说了句:“三哥,对不起。”

    沈墨非冷冷的看着她,语气凉薄的说:“文静,我不爱你,如果你还把我当成你的三哥,还麻烦你和爷爷把话说清楚,该断则断,不然对你我都不是好事。”

    “呵,该断则断……”许文静呢喃着,唇角泛着苦涩的笑,看着他的眼神很是悲伤,“三哥,我不甘心。我也爱你,你为什么就不给我个机会呢?”

    “文静,爱情不是给个机会就会有的。我爱安怡,这辈子只认她一个人,所以……对不起。”

    许文静凝视着他清隽的脸庞,视线渐渐模糊了,泪光中,她似乎看到了当年那个对她露出和善笑容的少年。

    “文静妹妹,欢迎你,我是你的三哥,沈墨非。”

    时过境迁,他再也不是那个疼爱她的三哥,而她再也不是那个只会偷偷恋慕着他的小女孩。

    一片真心,得不到回应,心痛到不能呼吸。

    她慢慢转过身,挺直着身体,在他的目光下,力持着骄傲的姿态慢慢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一品娇宠,丞相大〕〔幸得相爱,陆少深〕〔肉欲娇宠[H 甜宠 〕〔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灵狐妖妃:邪性鬼〕〔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渔家有财女〕〔永夜君王〕〔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因为爱你而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