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染惊尘〕〔妙手神医〕〔重生小娇妻:Boss〕〔家里有个18线套路〕〔丞相大人被翻牌了〕〔一品国士〕〔第十九层地域〕〔嫡女为谋:将军,〕〔式微〕〔养狐为妃〕〔总裁的私有娇妻〕〔器焰嚣张〕〔拯救中二病系丧尸〕〔不完美艺人〕〔绝天武帝〕〔唐残〕〔被过度保护的守门〕〔贤妻很忙:将军,〕〔全能科技巨头〕〔下一秒,巨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幸得相爱,陆少深深宠 297 不合格女婿
    他的年纪不大,就是时瑞的总经理,要嘛有能力,要嘛就是有背景。

    应父若有所思的看着他,随后把视线挪向他身边的应潇潇身上,神情严肃的问道:“潇潇,你确定是他了?”

    “确定。”应潇潇重重的点头。

    应父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我可以答应你们交往,但……”他顿了下,“我要观察他对你的感情是不是真的,或者他只是你带回来糊弄我的假男朋友。”

    应潇潇和陆圣尧相视一眼,纵然心虚,但还是很有把握的说道:“爸,你想怎观察就怎么观察,我们经得住你的观察。”

    应父看了看他们,淡淡的说了句:“吃饭吧,菜都凉了。”

    此话一出,应潇潇如释重负,长长的松了口气。

    于是,陆圣尧的人生第一次见家长算是有了个还算不错的结果。

    ……

    夜色冰凉如水。

    唐若初一走出大楼,迎面吹来的风让她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

    冷!

    她摩挲着手臂,向四周看了看,寻找着那辆熟悉的车子。

    就在这时,一辆车子“叱”的停在了她的身边。

    顿时,她喜笑颜开,快步走过去,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坐了进去。

    等她坐稳,车子再次启动,慢慢的往前开。

    车内很暖和,她舒服靠着椅背,边戴安全带,边转头看着驾驶座上的男人,“世锦,怎么加班加到这么晚?”

    “慈善晚会的事没安排好。”陆世锦侧头睨了她一眼,“安怡这边的事怎么样了?”

    “嗯……”唐若初沉吟片刻,“墨非说一切都很顺利,让我不用担心,宋叔宋姨很快就能回家。”

    陆世锦微微一笑,“墨非和圣尧不一样,做事沉稳,既然他这么说了,那就是有百分百的把握。”

    唐若初点点头,“我相信墨非。只是……”她偏过头,晶亮的瞳眸来闪烁着兴味,“你这么一说,是不是说圣尧做事不沉稳啊?”

    在她看来,圣尧虽然吊儿郎当了点,但还是很可靠的。

    陆世锦剑眉微挑,“不是,只是相较之下,墨非比较沉稳。”

    “这倒是。”唐若初不置可否的点头,圣尧和墨非两个人比较下来,确实是墨非比较沉稳,最起码墨非对待感情很坚持。

    而圣尧嘛……八字还没一撇。

    “你知道圣尧晚上干嘛吗?”唐若初睨着他。

    “不清楚。”陆世锦侧头,看到她笑得贼兮兮的,便笑着问道:“怎么?你知道他去干嘛?”

    “当然。”细眉一挑,“我就怕你听了会被吓到。”

    陆世锦笑,“那我洗耳恭听。”

    唐若初“嘿嘿”笑了两声,然后一字一句特别清晰的说:“圣尧去见家长了。”

    “见家长?”陆世锦皱眉,没明白她的意思。

    于是,唐若初补充了句:“他去了应家。”

    这下,陆世锦明白了,俊逸的脸庞上划过一丝诧异,“应小姐的动作很快啊。”

    听出了他语气里的揶揄,唐若初忍不住替闺蜜辩解了句:“这不是潇潇动作快,是应叔叔提出要见圣尧的,所以……”她耸了下肩,“你懂得。”

    陆圣尧失笑摇头,“圣尧最怕和长辈相处了,这是出了龙潭又入了虎穴。”

    唐若初:“……”

    敢情他这话的意思是,陆家是龙潭,而应家是虎穴吗?

    陆圣尧目光落在前方道路,唇角的笑意味深长,“这次我想圣尧应该没那么容易脱身了。”

    陆家,有他这个大哥在,可以让他安然的免受老头子的胁迫。

    可应家,应书记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圣尧和潇潇演的这出戏恐怕没那么容易演。

    唐若初扬了扬眉,她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但……或许这能成就一桩美事也不一定啊。

    ……

    吃过饭,陆圣尧又陪应父下了盘围棋,因为不知道应父的水平,所以陆圣尧每一步都下得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赢了对方。

    好在应父的水平不俗,最后,陆圣尧输了四分之一子。

    看到自己输了,陆圣尧不由得松了口气,还好输了,不然赢了长辈多尴尬多不礼貌啊。

    应父眸光深深的盯着他,那双黑黝黝的瞳仁就像是会洞察人心一样。

    陆圣尧没来由的心虚,他吞了口口水,扯起唇角,“叔叔,您的围棋下得真好,晚辈还是差了点。”

    应父继续盯着他,良久,才从嘴里挤出两个字:“是吗?”

    不带一丝温度的两个字让陆圣尧心里一突,他怎么觉得应父像是看出了什么似的。

    不可能,他明明掩藏的那么好。

    应父开始收棋盘上的棋子,陆圣尧赶紧也帮忙收拾。

    书房里静得只有棋子碰撞的声音,尴尬在两人之间默默流淌着。

    把棋子悉数收回棋罐里,应父把盖子盖上,手掌放在棋罐上,若有所思了会儿,然后抬眼看向陆圣尧,拧眉,“你专门学过?”

    闻言,陆圣尧想了下,然后点头,很是诚实的答道:“嗯,小时候学过。”

    “下了多久?”

    “有十几年,到了十八岁那年出国了就再没下过,今天是我回国后第一次摸棋子。”

    陆圣尧清隽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他本想隐瞒自己围棋的水平,但既然应叔叔这么问了,就是看出了其实他水平不低,所以他再瞒下去就有点太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那比我下围棋的时间还长,我是五年前才开始接触围棋的。”应父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喜怒。

    “那叔叔您很聪明,才五年时间就有这水平。”陆圣尧说得很诚恳。

    但应父不领情,“你这是在讽刺我吗?你故意隐藏实力,让我赢,不就是对我的蔑视吗?”

    “叔叔,我……”陆圣尧尴尬了,他想解释自己没有这种想法,但看应父阴沉的脸色,解释的话就哽在喉咙,说不出来。

    “小陆,不管对手是谁,拿出真正的实力与他抗衡,那才是对对手的尊重。”

    应父的话让陆圣尧更是尴尬,也无地自容,勉强的扯了扯唇角,他讪讪的说:“我只是不想给叔叔留下不好的印象。”

    “可你现在也给我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应父冷冷的盯着他,“不实在。”

    不实在?陆圣尧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他哭笑不得的抚额,谁来告诉他,怎么做人这么难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食霸天下:傲娇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炮灰的沙雕日常[穿〕〔小奶狗养成日记-朦〕〔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趁虚而入〕〔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