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月光如水照心扉〕〔完美帝者〕〔王者老公:老婆求〕〔从学霸开始〕〔联盟之佣兵系统〕〔一顾终生,总裁套〕〔平天策〕〔阴笔断碑〕〔高冷学霸撩妻365式〕〔神偷王妃:王爷求〕〔农门锦绣〕〔重生嫡女有空间〕〔天才小农女:学霸〕〔武动天下之逆天魔〕〔先生总不肯离婚〕〔燃钢之魂〕〔大叔,轻轻吻〕〔万武天尊〕〔名门婚宠:晚安,〕〔天都妖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幸得相爱,陆少深深宠 267 下定决心把他杀了
    赵晓婉昨晚从医院回来,刚躺下睡着,就被噩梦惊醒。

    梦里,唐宋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眼神阴森的看着她,一声又一声的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哭着说不要怪她,她也是被逼无奈才下这样的毒手。

    “我要你陪我一起走。”唐宋的脸上泛起诡异的笑容,然后冲到了她的面前。

    她想逃走,可脚就像生了根一样,动弹不得。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掐住自己的脖子,狰狞着一张脸,“赵晓婉,我要你下地狱!”

    呼吸越来越困难,就在她以为自己会死掉时,人就被吓醒了。

    醒过来才发现是自己掐着自己的脖子,吓得她赶紧松手,坐了起来。

    梦太真实了,太诡异了。

    她惊魂未定的抚摸着自己的脖子,那种快窒息的感觉仿佛还在一样。

    因为害怕,之后她一直都不敢睡了。

    杀唐宋,不是她一时起意,而是在唐若初说要把唐宋送去美国治疗,那时候她就动了这个念头。

    本来她也犹豫,但在赵伯跌下楼梯后,她似乎就无所顾及了。

    杀一个人和杀两个人没什么差别。

    所以她就下定决心把唐宋杀了。

    当佣人来敲门告诉她有个叫唐若初的女人要找她。

    她慌了,知道唐若初会来,肯定是因为唐宋的事。

    但很快她就镇定了下来,就算唐若初知道是他杀的唐宋,没有证据那又如何。

    ……

    听到声音,唐若初和陆圣尧转身,循声望去,只见赵晓婉穿着紫红色的睡袍一步一步的走下楼梯。

    唐若初和陆圣尧交换了个眼神,然后走了过去。

    一走近,唐若初看到赵晓婉脸色憔悴,眼圈青黑,一看就是没睡好。

    细眉轻挑,唐若初勾着冷笑,“赵晓婉,是不是做噩梦了,不敢睡啊?”

    赵晓婉脚步一顿,眼底迅速划过一丝慌乱,随即扬声斥道,就像是要掩藏内心的慌乱和心虚。

    “唐若初,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会做噩梦?”

    “你自己做了什么不知道吗?”唐若初冷冷的瞪着她,沉沉的目光就像是要看透她一样。

    赵晓婉赶紧撇过头,力持镇定的从她身边走过,走到沙发坐下。

    她微微侧头睇了眼背后站着的一对男女,嗤笑出声,“唐若初,你一大早回来就是想要和我说这莫名其妙的话吗?如果是,那就回去吧。”

    “回去?”唐若初冷笑一声,走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眼神凌厉,“赵晓婉,这是我家,你哪来的资格赶我回去?”

    “就凭我是这个家的主人。而你……”赵晓婉双手环抱在胸前,往后靠着沙发,抬眼看她,眉眼尽是讥诮,“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唐家已经不是想来就来的地方。”

    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唐若初仰头大笑,小脸上写满了嘲弄,“雀占鸠巢,竟然也敢这么的厚颜无耻。”

    继而,她环顾着四周,“这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是我妈妈亲手设计布置的,你一个登堂入室的小三有什么资格说你是唐家的主人呢?”

    这么多年了,这个房子有太多那个女人的痕迹,每次她提出要重新装修,都会被唐宋驳回,理由是这是唐若初母亲设计的,要给唐若初留个念想。

    给唐若初留个念想?赵晓婉讽刺的勾唇,明明就是他唐宋对亡妻念念不忘,自己想留个念想。

    所以这么多年来,她对唐宋的不满越积越多,直至现在终于爆发了,她亲手杀了他,也算是解恨了。

    她收回思绪,看着唐若初的阴冷眼神多了些许恨意,“那又如何?那个女人的一切我都会摧毁掉,一丝一毫都不留。”

    “你敢?”唐若初因她的话而大惊失色,这个别墅承载了她和妈妈很多难忘的回忆,妈妈离开了,如果别墅毁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为什么不敢?”赵晓婉冷笑出声,转头看向那面挂着装饰画的墙,“你刚不是发现那个女人画的画不见了吗?没错,就是我扔掉的。”

    这话一落,唐若初周身的气温骤降,一下子就降到了冰点。

    “你凭什么扔掉我妈妈的画?”她死死的盯着赵晓婉得意的嘴脸,咬牙切齿的质问道。

    “凭什么?”赵晓婉站起来,双手环抱在胸前,倨傲的仰起下巴,“唐若初,我说过了唐家现在是我做主,我想怎么做是我的自由。你一个嫁出去的女儿管得着吗?”

    “啪!”唐若初怒不可遏的抬手扇了她一巴掌。

    赵晓婉捂着脸颊,难以置信的瞪着她,“你敢打我!!!”

    唐若初怒极反笑,“我为什么不敢?”

    “你……”赵晓婉只觉得很羞辱,恼羞成怒,扬手朝她打去。

    这时,旁边伸出一只手直接捏住她的手,随之而来是寒气逼人的声音,“你要是敢动她一下,我就让你痛不欲生。”

    话音一落,赵晓婉脸色一白,惊呼出声:“哎呦!好痛!”

    唐若初转头一看,原来是圣尧捏着她的手,应该是圣尧用的劲不小,捏痛她了。

    赵晓婉感觉自己的手快被捏断了,她的脸因疼痛而扭曲成一团。

    太疼了!

    可陆圣尧完全没有要松手的意思,手劲反而加大了。

    “哎呀!”赵晓婉又吃痛的惊呼了声,随后赶紧求饶:“你快松手,我绝对不会动她一丝一毫。”

    她的声音微微发颤,而且带着一丝哭腔。

    看来是疼得够呛的。

    唐若初递了个眼神给陆圣尧,后者扬了扬眉,然后厉声质问道:“那副画被你扔到哪里了?快说,不然我就把你的手捏断。”

    说着,他又作势加大手劲。

    赵晓婉赶紧应道:“我把它收到了三年的储藏间了。”

    “算你识相!”陆圣尧一得到答案就立马甩开她的手,然后在身上抹了抹手,就像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赵晓婉因为惯性,跌坐在沙发上,她捂着被捏疼的手低低哀嚎着。

    妈妈的画还在。

    唐若初松了口气,然后整个情绪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老子是不周山〕〔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