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鸣九天〕〔清史稿〕〔今生请你先走〕〔史记〕〔农村草根作者叶行〕〔辽史〕〔争锋地〕〔无敌剑魂〕〔余情潇潇〕〔甜宠专属:小太太〕〔玄幻之我吞了个宇〕〔领跑者〕〔神殿攻略〕〔魔女酒馆〕〔魔鬼的仆人〕〔正道魔尊〕〔御天玄尊〕〔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圣魔斗尊〕〔至尊刀道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幸得相爱,陆少深深宠 264 要让她付出代价
    抢救室的指示灯还亮着,护士说一发现情况医生就立马进行了抢救,但情况不是很好。

    他们不能保证能把人抢救过来。

    唐若初望着抢救室紧闭的门,她的爸爸正在里面抢救,随时都有可能离他而去。

    心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捏住,疼,喘不过气。

    她怕,她真的很怕,怕爸爸再也真的醒不过来了。

    鼻子一酸,眼眶瞬间盈满了泪水,一眨眼,泪水滑落,染湿了脸颊。

    “爸他会没事的。”陆世锦把她搂进怀里,温柔的抚着她的背。

    唐若初把脸埋在他的胸口,双手紧紧揪着他的衣襟,她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只要医生还在抢救,那就是还有希望。

    陆世锦黑眸微眯,深沉的目光落在门上,耳畔似乎又响起了病房护士长着急解释的声音。

    “唐小姐,值班护士巡房时,发现了唐老先生的心率在下降,立马就喊来了医生,医生也是立即抢救。出现这样的事,是我们的过失。但是同时,我我们也发现唐老先生的呼吸管断了,断裂口很平,应该是人为剪断的。”

    “而夜里只有唐老先生的夫人来过。”

    赵晓婉挑在夜里才来看岳父,而看完之后,值班护士发现岳父的心率在下降,同时也发现了呼吸管被人剪断了。

    如果说这只是巧合,想必也有人会相信吧。

    赵晓婉!

    黑眸腾起了慑人的寒芒,他要让她微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来。

    哭了以后,唐若初渐渐的从悲伤的情绪里缓和过来,混沌的脑袋也渐渐的清明了。

    她往后从陆世锦怀里退了出来,抬手抹了抹泪,抬头,“世锦,护士长是不是说了夜里赵晓婉来看过我爸?”

    当时她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爸爸正在接受抢救,生死难料。

    所以,护士长所说的话她都只是模糊的听了进去。

    现在脑袋恢复了清明,她才想起护士长话里最关键的一件事——

    那就是夜里赵晓婉来过医院。

    “她是不是来过?”她又重复问了遍。

    陆世锦点头,“她来过。”

    “是不是她来过之后我爸就出事了?”

    陆世锦敛眉思索了片刻,然后给了她一个比较清楚明白的答案。

    “确实是她来看了爸之后,爸就出事了。呼吸管被人剪了,如果我没想错的话,就是赵晓婉剪的。”

    听到这个,唐若初惊呼出声,“她疯了吗?她和我爸几十年的感情,她都下得去手?”

    “人一旦牵扯到利益,无论亲人夫妻朋友,都有可能反目成仇的。所以赵晓婉会这么做,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

    这样的事,陆家发生的还少吗?

    沉浸在震惊里的唐若初并没有注意到他眼里的嘲弄。

    “呵!”唐若初冷笑一声,讽刺道:“如果利益比感情重要,那人和人之间是不是就不该谈感情啊?”

    “初初,你还是太单纯了。”

    陆世锦伸手捧着她的脸,拇指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眸底涌动着深深的爱恋。

    如果可以,他想一辈子都保有她的单纯,不想让她去接触那么多肮脏的人心和算计。

    唐若初抬手覆住他的手,直直的看进他的眼里,看到了倒映在他漆黑瞳仁里自己写满讥诮的脸,“我并不单纯,我只是不愿意把人想得那么恐怖。”

    但现实一次又一次毫不留情的打她的脸,告诉她人就是那么的恐怖。

    陆世锦转头看向抢救室,薄唇轻启:“初初,最脏不过人心。”

    他低沉的嗓音平静无波,隐隐透出一丝沧桑。

    最脏不过人心。

    听到这句话,唐若初眉梢微乎其微的扬了下,她凝视着他清冽的侧脸,眼里浮上些许疑惑,到底生在陆家的他经历过多少事,才能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随后,她低下头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唐家这么小的家庭,都可以衍生出这么恶心的事来,何况陆家那么大的家族呢?

    他肯定过得很辛苦吧。

    想到这里,她心疼的把他的手紧紧攥在了手里。

    陆世锦转回头,深深的凝视着她,只见她微微一笑,干净清澈的瞳眸里溢出了浅浅的流光。

    “世锦,不管未来会怎样,我不会背叛你,也不会离开你,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

    她突如其来的许诺和表明心意,让陆世锦有一瞬间的怔愣,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薄唇缓缓扬起,然后把她用力搂进怀里。

    “初初,我很开心。”他在她耳畔轻声的说。

    低低的嗓音里夹杂着无线缱绻的柔情。

    唐若初抬手攀上他的背,把脸埋在他的颈间,闷闷的说:“世锦,我很怕,怕我爸还没来得及看到他优秀的女婿就走了,我真的很怕……”

    说着,眼泪再度滴落。

    温热的泪水滴在他颈侧的皮肤,就像是被火烧了一般,生生的疼着。

    他的心也一下一下疼着,抱着她的手不禁收紧。

    “不会的,他会没事的。他还没看到女儿的幸福舍不得离开你的。”

    寂静的走廊,他们静静相拥着,而就在这时,抢救室的门开了。

    陆世锦立即松开了唐若初,转头看了过去,只见唐宋被推了出来。

    唐若初立马迎了上去,神情焦急问道:“医生,我爸怎么样了?”

    医生脱下口罩,视线落在病床上的唐宋,眉头深锁,“人是抢救过来了,但情况比之前更糟糕了。本来病人是靠输氧机呼吸,呼吸管一断,导致大脑供养量不足,出现缺氧状况,将来如果醒过来可能会有脑功能障碍,所以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说完这个,医生就离开了。

    而唐若初和陆世锦和护士一起把唐宋送回了病房。

    望着唐宋那愈发苍白的脸色,唐若初很是心疼,同时也很自责。

    如果不是自己一时疏忽怎么可能会让赵晓婉有可趁之机伤害爸爸呢?

    想到赵晓婉,唐若初神色一凛,那个女人真的有够心狠手辣的,竟然会对和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丈夫下狠手。

    真的是刷新了她的三观。

    如果她没料错的话,应该是为了顾若若,赵晓婉才这么铤而走险,不择手段吧。

    无论如何,这次她一定要赵晓婉付出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我在万界送外卖〕〔科举出仕(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