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学院之终极恐〕〔豪门小逃妻:错进〕〔富二代的美女助理〕〔开挂的李白〕〔妹控狂魔的直播生〕〔穿越异世的领主大〕〔美女总裁的妖孽高〕〔重生异能影后:男〕〔公子:阴阳陌路〕〔崩坏开始的生活〕〔萌宝出招:爸妈你〕〔总裁出马,萌宝娇〕〔变身电音少女〕〔我到远古来修仙〕〔迦勒底的龙战士〕〔肝疼的游戏异界之〕〔末日植物领主〕〔婚情留余〕〔有眼无敌〕〔神医小道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幸得相爱,陆少深深宠 245 让我抱抱你
    黑色的suv疾驰在公路上,朝与市区背道相驰的方向驶去。

    车内,宋安怡使劲扳着门,想把门打开。

    可门早已锁上了,岂是她轻易能扳开的?

    一番徒劳无功后,她放弃了,转而转头怒瞪着开车的人。

    “沈墨非,你这是劫持懂吗?这是犯法懂吗?”她大声的吼着。

    沈墨非分心的侧头看了她一眼,唇角勾起,“为了你,犯法又怎样?”

    宋安怡一愣,随后冷冷一笑,“别拿这种话来哄我,我不是三岁的小孩。”

    还说什么为了她,犯法又怎样?

    如果她让他杀人,他也杀吗?

    “我杀!”

    他的声音突然响起。

    宋安怡诧异的抬头,对上他坚定的眼睛,此刻,她才发现原来是自己不小心把心里想得给嘀咕说出来了。

    “那你就杀给我看看。”话总是说的比做的好听!

    “杀谁?”他问。

    “你!”

    很冰冷的一个字,不带一丝感情。

    “你真的想我死吗?”沈墨非平静的问。

    “对,你死了我就不用这么痛苦了!”就像是被戳到了痛处,宋安怡大声的吼了出来。

    车内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收紧,唇角泛开一抹苦涩的笑,他问:“我让你很痛苦吗?”

    我让你很痛苦吗?

    听似平静的声音却夹杂着落寞寂寥。

    心里不由一涩,宋安怡掩面,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耳边响起她低低的抽泣声,沈墨非也不好受。

    这么多天,就算在同一个公司上班,一天也碰不上一次面。

    是,他们是离远了,可是心里不舒坦了。

    如果今天不是因为嫂子的事,恐怕他们也不会碰到一块儿去。

    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他才知道自己有多想她。

    越想,他就越不想放开她。

    把车停靠在路边,解开安全带,他转身,伸手把正在哭的她抱进了怀里。

    “沈墨非,你……”

    宋安怡刚想挣扎,耳畔却响起他近似哀求的声音。

    “让我抱抱就好。”

    鼻头一酸,泪水更是泛滥了。

    为什么?为什么?

    她在他耳边不停呢喃着,双手攀上他的背脊放声大哭。

    沈墨非的眼睛湿润了,把头埋进她的颈项间,抱着她的手用力收紧。

    车外,浓稠如墨的夜色沿着道路无声弥漫开来,苍穹乌黑看不到一丝光亮。

    清寂冷清。

    ……

    人,一遇上感情,哪怕前面是万丈深渊,也会毫不犹豫的跳进去。

    宋安怡醒来,一睁开眼就是近在咫尺的俊脸,昨晚发生的一幕幕就像电影画面一样,在脑中一一闪过。

    她后悔吗?

    不,她不后悔。

    “安怡,就算是深渊,我也会抱着你一起坠下去。”

    他在她耳边呢喃,深深的埋入了她的体内。

    那一刻,他们只属于彼此,没有婚约没有未婚妻。

    抬手抚上他的眉眼,眼里漾着深情。

    结果纵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过程。

    她扬唇一笑,只要两个人相爱,深渊又有何惧?

    想通了,心情也就舒畅了,她调皮的捏住了他的鼻子。

    一望无际的大海,安怡站在甲板最边沿,腰抵着栏杆,冷冷的瞪着他。

    “安怡,不要做傻事,那里危险,快过来。”

    他小心翼翼谨慎的朝她靠近。

    可就在他离她只有几步远的距离时,她突然转过身,一跃跳下了甲板。

    “安怡!”他失声惊呼,跟着也跳了下去。

    海水很冰很冷,他忘了自己不会游泳,挣扎着要浮出水面,但海浪一个一个打过来,刚冒出水面就又打回海里。

    体力渐渐失去,呼吸也渐渐困难。

    就在他以为快死的时候,嚯的睁开眼,对上了一双浅笑盈盈的瞳眸。

    “你醒啦!”瞳眸的主人笑着说。

    感觉鼻子一松,呼吸恢复了顺畅,脑袋也慢慢清明了过来。

    本来已跳进海里的女孩此时正拄着脑袋,巧笑倩兮的看着他。

    那是梦!一个噩梦!

    暗暗松了口气,他捏了捏她的脸颊,“你就不怕憋死我吗?”

    竟然捏住他的鼻子,害他差点就喘不过气了。

    “你不是醒过来了吗?”宋安怡眨了眨眼。

    “嗯,是醒过来了。”眸中幽光一闪,沈墨非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被单下面两个人都没有穿衣服,这一压,彼此温热的身体紧密的贴合在一起,不留一丝缝隙。

    很清楚的感觉到他炙热,心不由一颤,她下意识的要把他推开,“别压着我,不舒服。”

    “不舒服?”剑眉微挑,唇角噙着一抹邪魅的笑,他低下头,唇贴在她的泛红的耳朵,“那就做点让你舒服的事。”

    说着,不等她反应过来,他封住她的唇,将她所有的抗议尽数都封住了。

    一室旖旎。

    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破坏了房间里暧昧的气氛。

    几乎是下意识的,宋安怡一把把沈墨非从自己身上推下去,然后不顾自己不着一缕翻身下床,跑去把手机接了起来。

    她会这么急是因为这个铃声是专门为一个人而设的。

    “钟律师。”一接起她就冲手机那边喊道。

    钟律师正是她父母贪污案的辩护律师,是陆总介绍的律师。

    “安怡,你父母的贪污案一审过两天就要开庭,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钟律师沉稳的声音传了过来。

    做好心理准备?宋安怡皱眉,急急的问道:“钟律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情况有些复杂,我们这边一直没有证据能够证明你父母是清白的,而杨氏那边却有充足的证据证明你父母贪污,所以一审对我们很不利。”

    宋安怡急了,“钟律师,您一定要帮帮我,我父母真的是清白的,他们不可能贪污的。”

    “安怡,你先别急。我们虽然没有把握赢,但杨氏也一样,所以你要先稳定自己的情绪,不要先乱了分寸,给对手可趁之机。”

    钟律师一如既往的沉稳淡定,这让宋安怡不禁慢慢安下了心。

    是啊,钟律师那么厉害的律师,肯定会有办法的。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宋安怡才挂掉电话。

    “需要我帮忙吗?”一件衣服披上了她的肩,随之而来的是沈墨非关切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重生六零俏媳妇〕〔网游之十倍暴击〕〔英雄?我早就不当〕〔诱婚攻略:高冷老〕〔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