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魔法典〕〔通天神途〕〔都市法师传奇〕〔余生漫漫皆为你〕〔神级训练家〕〔路过漫威的骑士〕〔妙医鸿途〕〔花都修真高手〕〔我的极品美女总裁〕〔都市极品神龙〕〔重生之秦帝归来〕〔先生是个偏执狂〕〔星临诸天〕〔如意小郎君〕〔七次总裁,爱上我〕〔重生剩女逆袭记〕〔攻约梁山〕〔狐狸的超级系统〕〔带个位面闯非洲〕〔橘猫主神的铲屎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幸得相爱,陆少深深宠 218 奈何缘薄
    唐若初坐在沙发上,转头望向正在给她倒水的宋安怡,眼里盛满了担忧。

    安怡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不对劲,很正常,再正常不过了。

    可越是这样,她越担心。

    认识那么多年,她不是不了解安怡,越是难过在别人面前她就越表现正常。

    说到底,她就是在硬撑,不想让关心她的人担心。

    宋安怡端着一杯水走了过来,把水放到她的面前,然后坐到她的对面。

    “你怎么想到要来找我啊?”宋安怡笑着问道。

    “黎娜打电话给我,说你没去上班,手机还打不通,很担心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所以我就来了。”

    宋安怡一听,噌的站了起来,“我去,我竟然忘了要上班。”

    说着,她抬脚就往房间快步走去。

    唐若初望着她,在她走到门口的时候,柔声的说道:“安怡,如果难过就哭出来,不要硬撑着。”

    闻言,脚步一顿,宋安怡头也不回的应道:“我没事。”

    话落,她快步进了房间。

    见状,唐若初重重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宋安怡进了房间就把门关上,她背贴着门,望着凌乱的床,空气里似乎残留着他的味道。

    她苦涩的笑了,神情寂寥,有的人就像毒品一样,碰上了,想戒掉就无比的痛苦。

    痛,心很痛。

    慢慢的蹲下身,她环抱住自己的双膝,把头埋在双膝之间,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痛苦失声痛哭。

    唐若初走到门口,抬手想敲门,隐隐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哭声。

    手僵在了半空中,随后,她轻轻叹息了声,收回手,转过身。

    虽然她想陪在她的身边,可既然她选择了一个人发泄,就说明她不愿意被别人打扰。

    那么,一切等她情绪平静下来再说。

    ……

    “嗯,我在安怡这里。她有点事,我不放心,想陪陪她。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嗯,拜拜。”

    唐若初挂掉世锦打过来的电话,然后走过去打开冰箱。

    还好还有些存粮。

    她回头看了眼还关着的房门,扬了扬眉,等下安怡哭累了,肯定会饿,那她得做些吃的。

    把冰箱的存粮尽数都拿了出来,她要给安怡做一桌好吃的,好好安慰她。

    宋安怡尽情发泄完情绪,待情绪稳定后,她就出了房间。

    一走出去,就闻到饭菜的香味,她一愣,然后脚步匆匆的往厨房去。

    看到厨房忙碌的身影时,拧起眉心,走过去,“初初,你怎么还在?”

    闻声,唐若初回头看她,露出温柔的笑容,“快去坐着,准备吃饭。”

    说完,她又继续着忙碌手边的的事。

    她才刚出院,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好,又为了她的事而操心。

    宋安怡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她走过去,拿过唐若初手里的菜刀,“我来帮你。”

    唐若初也不推辞,笑着说:“好啊,我正愁着忙不过来呢。”

    宋安怡回以一笑,然后低头开始切手里的菜。

    唐若初双手在围裙上抹了抹,温和浅笑的看着她,眼神很是心疼。

    她的眼睛都哭肿哭红了,看得出她对墨非也是有感情的。

    但那注定是一段没有结果的感情。墨非已有婚约,和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早点想开对她和墨非都有好处,省得再纠缠下去,对安怡的影响绝对更大。

    所以,她绝对不能让安怡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初初,菜切好了,还要做……”

    什么两个字被含在了嘴里,宋安怡一转头看到唐若初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皱了皱眉,然后出声唤道:“初初。”

    “啊?”唐若初被她的声音拉回神,眨了眨眼,有些茫然的问道:“怎么了吗?”

    宋安怡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一会儿,才指着案板上切好的菜,问道:“菜切好了,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唐若初看了眼,然后笑着说:“不用了,你去洗洗脸,然后过来吃饭。”

    说完,见她还站着没有动。

    “去吧。”唐若初推着她出了厨房。

    宋安怡看了她一眼,才走开。

    望着她的背影,唐若初抿嘴笑了笑,才又回到厨房忙碌。

    ……

    从吃饭到吃完,唐若初一句都没提沈墨非,只是说些无关痛痒的话。

    而宋安怡也只是偶尔附和一句,其他时候都是安静的吃着饭。

    两个人一起洗完碗,各自倒了杯茶来到客厅坐下。

    唐若初轻抿了口茶,沉吟片刻,才开口说道:“安怡,墨非那边我会和他说清楚的。”

    宋安怡低头看着杯里浅绿色的茶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没有作声。

    轻轻叹了口气,唐若初又说:“安怡,对不起。”

    她突如其来的道歉,让宋安怡抬起头,错愕的看着她。

    唐若初歉然一笑,“如果不是那次世锦让墨非去警局把你保释你,那么你们也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原来她说的是这个。

    宋安怡摇头,“这不关你的事。说到底是我自己的问题。”

    说完,她再次低下头,神情有些落寞萧索。

    看着她,唐若初想了想,决定还是要把墨非的情况告诉她。

    “墨非的未婚妻是他爷爷老战友的孙女。他未婚妻的爷爷曾经在战场上救了墨非爷爷一命,所以,老人家的意思就是想报答对方,就让墨非和对方孙女定下婚约,也算是亲上加亲吧。”

    宋安怡静静的听完了,良久,唇似有若无的勾起,“这样不是很好吗?”

    她的语气听起来萧索无望,唐若初心里一紧,担忧的看着她,“安怡……”

    宋安怡抬起头,对她笑了笑,“放心,我没事的。韩亦辰的事我不也撑过来了,更何况我和沈墨非又没有在一起过,只是一时脑热发生了点什么,那又算不上什么。”

    可她的表情看起来就不像没事的。

    而且韩亦辰那个渣男,她并不觉得安怡是爱他的,更多的应该是崇拜吧。

    有的人,看似相爱,实则不爱。

    有的人,看似不爱,却深爱于心。

    奈何缘薄!

    唐若初长长叹息了声,终是没有再说什么安慰她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独宠娇妻(重生)〕〔一胎二宝:冷血总〕〔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重生渔家有财女〕〔纨绔医妃:世子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