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专属蜜宠:霸道首〕〔楚王盗汉〕〔死灵召唤师〕〔带着面板穿越了〕〔天上掉下个空间塔〕〔我的小人国〕〔皇女追夫〕〔嫡女至上:太子,〕〔仙域天尊〕〔剑侠奇情〕〔华尔街门诊部〕〔最囧奶爸〕〔娱乐之非你不可〕〔许你一世相随〕〔梦驱魔〕〔首席老公,太闷骚〕〔国民天后:重生之〕〔罗德里格斯〕〔我的山寨手表〕〔君临星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幸得相爱,陆少深深宠 205 这就是报应啊
    指尖微颤,缓缓曲起手指,宋安怡鼻头一酸,眼眶泛红,她怔怔的看着那张深深印刻在脑海里的俊脸,呐呐的问:“洛清珏,明明是你,为什么你不肯认我?”

    滚烫的泪珠滑落。

    她哭了。

    向峥只觉得喉咙一堵,他垂下眼睫,掩去眼底一闪而过的心疼。

    “对不起。”

    一句清冷的话语落下,他背过身不再看她。

    宁乔乔看了他一眼,眸光若有所思,随后,她看向宋安怡,眼眸微眯,透出一丝冷意,“宋安怡,作为你的老同学,奉劝你一句,向峥不是你能接近的,若有下次,我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无视宋安怡因她的话而发白的脸色,宁乔乔挽着向峥的手臂,扬长而去。

    宋安怡伫立在原地,望着他们相偕离去的背影,渐渐模糊了视线。

    ……

    沈墨非在宋安怡离开后不久,就起身追了上去。

    当他看到她朝一对男女走去,自己便放慢了脚步,在离他们还有段距离的地方停下了脚,身形隐匿在昏暗中,静静的看着。

    把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也把他们之间的对话听了个大概。

    得出的信息就是:那个男人是宋安怡所认识的故人,而男人却不承认,然后宋安怡很伤心。

    听到她那么亲昵的喊那个男人“清珏哥哥”,他很是不爽。

    于是,他忍住一肚子的不爽,等看到那对男女离开后,他才走了过去。

    走近,才发现她在哭。

    本来打算质问她的话瞬间就哽在喉咙,说也说不出来。

    凝视着她好一会儿,见她哭个不停,他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人都走了,你哭给谁看呢?”

    这话一说出,就像一个小火苗点燃了炮仗一样,瞬间就炸了。

    宋安怡炸了。

    她恶狠狠的冲沈墨非吼道:“关你p事,你管我哭给谁看,反正不是哭给你看。”

    沈墨非懵了下,随即冷下脸,纵然他喜欢她,可被她这种态度对待,还是多少伤了自尊。

    “宋安怡,你以为我喜欢管你啊,如果……”不是我喜欢你,我看都不看你一眼。

    这话他没有说出口,因为他知道自己说了出来,她也会不屑一顾的。

    他自嘲的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离开。

    她的哭声从身后断断续续的传进耳里,就像是木槌一下一下的敲在他的心上,隐隐作疼。

    脚下一顿,他低低笑了声,笑声里夹着一丝萧索,他还是对她不忍心。

    他回到她的身边,原本描绘精致的妆容已经被哭花了,看上去特别的狼狈。

    心里一疼,他抬手,指腹轻轻抚去她脸上的泪水。

    而她泪眼婆娑的瞪着他,“你回来做什么?”

    因为哭得厉害,她的声音都沙哑了,可语气还是那么的不客气。

    沈墨非眼角微抽,手上的动作更是温柔,“舍不得你呗。”

    听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舍不得你呗”,却饱含着他的宠溺。

    心轻轻荡漾了下,宋安怡吸了吸鼻子,故作不屑的说:“你不用来这一套,没用的。”

    他的动作一顿,直直的看进她泛着泪光的瞳眸,迟疑了下问:“他是你喜欢的人?”

    他?宋安怡一愣,随后反应过来他说的‘他’指的是谁。

    她拉下他为自己抹泪的手,“是,那是我喜欢的人。”

    沈墨非眼眸微眯,继续追问:“所以你是为了他才不答应和我在一起?”

    “没错。”没有一丝迟疑,她立马就应道。

    沈墨非握起双手,看着她的眸光慢慢转冷,他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意,“原来真的是我在自作多情。”

    宋安怡抬手抹了抹又掉下来的泪,扯起唇角,“没错,你一直都是在自作多情,那么现在你知道了还不晚。”

    两个人静静对视着,良久,他默默的转身,不发一语的离开了。

    这一次是真的离开了。

    在他转身后,宋安怡闭上眼,掩去满眼的痛,任眼泪滑落眼角。

    墨非,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言不由衷。

    纵然是喜欢,是爱,也是她无法去触碰拥有的。

    那么,不如放手。

    ……

    随着堂海娱乐盛典的圆满落幕,接踵而来的是各种新闻满天飞。

    国民男神言煦惊喜现身,斩获年度大奖。

    女神秦以安暗示好事将近。

    知名导演……

    几乎各大媒体网站都飘着昨日盛典上的各类大大小小的新闻。

    而其中热度最高的新闻,不是什么国民男神言煦或者女神秦以安,而是顾若若的。

    不管媒体网站,还是营销号,就像是说好了一样,都在发她的新闻。

    新闻内容大同小异,都配有顾若若参加盛典的照片。

    第一张照片里,顾若若蒙着面纱,看不到她的容貌。

    第二张照片里,面纱掉了,顾若若一脸惊恐,面目狰狞,完全认不出她就是顾若若。

    第三张照片是她本来面貌正常时的照片。

    而新闻编写的内容几乎都是围绕“毁容”而展开的,尽显尖酸刻薄。

    一下子引起了广大网友们的各种吐槽和幸灾乐祸。

    “这就是报应,赤-裸-裸的报应啊!”

    “顾若若现在这个样子才配得上她那副狠毒的心肠。”

    “心疼纪大少爷一秒钟,这么丑的一张脸怎么啃得下去呢?”

    顾若若俨然已经成了全网公敌,评论几乎都是骂她的,替她说话的就算有,也瞬间就被淹没了。

    很快,顾若若毁容,以及心疼纪吟风双双登上了热搜榜。

    对于这样的局面,应潇潇相当的满意,相当的过瘾。

    而唐若初就显得平淡了些,她看着网上一面倒的评论,心已无多大的波澜了。

    应潇潇这就纳闷了,“初初,你就没觉得特别的解气吗?”

    唐若初耸肩,”其实还好啦。我是觉得这种方式对顾若若那种脸皮堪比城墙的人来说,可能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不是她唱衰,而是顾若若确实脸皮特别厚,不厚会抢别人的未婚夫,甚至想抢别人的财产?

    “是吗?”应潇潇本来看到网上群嘲顾若若还很兴奋,可现在被她这么一说,瞬间整颗心都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