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衣春秋〕〔官涯无悔〕〔我家系统能改运〕〔重生之校园特种兵〕〔神骨镇天〕〔特工重生:快穿全〕〔归一〕〔田园医女之傲娇萌〕〔我真的长生不老〕〔穿越变成老爷爷〕〔末世女主宰:兵王〕〔魔法的时光岁月〕〔天地霸体诀〕〔仙命长生〕〔绝世天才系统〕〔全音阶狂潮〕〔重生做个善良的花〕〔女为悦己者〕〔丑女种田忙:邪王〕〔BOSS大人,心尖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幸得相爱,陆少深深宠 172 有人对你下药
    唐若初悠悠醒来,睁开眼看到陌生环境的那一瞬间,吓得她一个挺身坐了起来。

    掀开被子,当看到身上的衣服完好如初时,她松了口气。

    在确认了自己真的没有发生什么事,她才打量起这个房间。

    房间很大,暗色调的装修风格,简单沉稳,这是一个男人的房间。

    那她怎么会在这里?

    昨晚的记忆悉数回到脑中,从参加酒会到陆圣尧被撞,再到遇到迷妹申荨。

    申荨!

    瞳孔陡然一缩,好像自己喝了她拿过来的一杯酒,之后的事就不记得了。

    “若初姐姐,对不起,我也是不得已的。你要怪就怪苏天爱他们吧。”

    那时候还残存一丝理智的她,似乎听到了申荨说了这样一句话。

    至于是不是真的说了,那她就不清楚了。

    如果是苏天爱他们想害她,那她不应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啊?而且她也不应该在这里啊?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问题,现在应该关心的是世锦他们,找不到自己他们肯定很着急。

    可是她现在在哪里?

    带着这样的疑问,她下床,赤脚踩在软软的羊毛地毯上,走到窗户旁,一把拉开厚重的窗帘,耀眼的阳光瞬间倾泄一室。

    突如其来的光亮让她不适的抬手遮住阳光,待缓和过来,才慢慢放下手,视线落向窗外。

    一幢恢宏气派的大楼映入了她的眼帘,阳光落在它的玻璃外墙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那是陆氏旗下的产业,北宁市的地标性建筑——鼎盛大厦。

    那么,她现在所站的位置应该就是与它遥遥相望的御景中庭,那个一平十几万的豪宅公寓大楼。

    确定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她折回床边,开始翻找自己的手机。

    一无所获。

    她的手机并没有在这里。

    她泄气的坐在床沿,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本来是想直接打电话告诉世锦她在哪里,这样他就可以过来把她救出去。

    现在看来是不可行了。

    那么……

    她抬眼看向紧紧关着的房间门,眉心皱起,不知道把她带到这里的人是谁?会是怎样的一个人?是不是和苏天爱一样,想对她不利?

    思及至此,本来还算冷静的她,不禁有些心慌。

    如果真的和苏天爱是一样的人,那她的处境很危险。

    她必须想办法从这里出去。

    而就在她苦思冥想着要怎么从这里出去,房门开了。

    听到声音的她,警惕的抬头朝门口望去。

    一个身形挺拔修长的男人走了进来,当她看到男人的容貌后,惊得站了起来。

    “怎么是你?!”她一脸的震惊。

    走进来的男人正是昨天发布会上的男主饰演者——言煦。

    言煦慢慢走到她面前,温和浅笑着,“是我很惊讶吗?”

    他这问的不是废话吗?她和他根本就不认识,顶多就是她看过他的电视剧,所以能不惊讶吗?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唐若初也不含糊,直接干脆的切入重点。

    “有人对你下药,我救了你。”

    言简意赅的答案,却把昨晚发生的事交待得一清二楚。

    昨晚她被申荨那双干净清澈的眼睛给骗了,以为真心遇到自己的迷妹,却不曾想是这个心怀不轨的假迷妹。

    如果不是他出手相救,也许自己此时不知道处于怎样的水深火热中。

    心有余悸的她感激的看着言煦,“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真的不敢想后果会是怎样的。”

    想到如果昨晚不是自己一直关注着她,他也根本不知道那些人竟然对她做出这样的事。

    苏天爱、纪吟风、顾若若、林海、申荨,这些人他一个一个绝对不放过的。

    眼底腾起一丝嗜血的狠戾,但很快就掩去,换上了浅浅的笑意,他声音温和的说:“不用谢。”

    唐若初回以一笑,然后抿抿唇,犹豫了下问道:“言先生,能不能把你的手机借我一下?”

    “我想打个电话报平安。”她补充了句,她担心自己再不联系世锦,他恐怕都要把北宁翻了个底朝天。

    “你等我。”

    话落,言煦转身出了房间,不一会儿就又回到房间,手里多了只手机。

    他把手机递给她,她说了声“谢谢”,然后赶紧接了过来。

    拿着手机走到窗边,她拨出了牢记在脑中的号码。

    铃声一响,电话就被接起。

    “初初。”着急的声音传了过来。

    听到熟悉的声音,唐若初的鼻头一酸,哽咽的喊了声:“世锦。”

    站在不远处的言煦听到“世锦”二字,脸色沉了几分,漂亮的凤目浮上了不知名的光亮。

    “初初,你在哪里?”

    唐若初抬眼看向鼎盛大厦,答道:“我在御景中庭。”

    唐若初把昨晚的事告诉了陆世锦,他听后,只说了一句:“到楼下等我,我马上过去接你。”

    “嗯。我等你。”她乖巧的应道,然后挂掉了电话。

    抬手抹了抹脸上的泪痕,她转过身,冲言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泪腺比较发达,所以……”

    她无奈的耸肩,而言煦凝视着她,眼底深处隐隐荡漾着情愫,他微微一笑,“容易掉眼泪的女孩心比谁都柔软。”

    就像那个总会为小动物哭泣的小女孩。

    “言煦哥哥,小鸟死了。”捧着死去小鸟冰冷的身体,如瓷娃娃般的小女孩哭得像个泪人儿。

    “言先生,言先生……”

    沉浸在过去回忆里的言煦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猛的回过神,对上了一双盛满担忧的瞳眸。

    有片刻的怔愣,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温和的笑着,“我没事。”

    唐若初咬了咬唇,然后问:“我可以离开了吗?”

    明知道她醒来就会离开,可言煦一听到她说要离开,眼底闪过一丝阴郁,连脸上的笑容都变得有些勉强。

    “可以,我带你下去。”

    “谢谢。”

    唐若初对他感激的笑了笑。

    他笑笑没有说什么,随后转身率先走了出去。

    望着他颀长的身影,唐若初眉心微蹙,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敏感了,她怎么觉得他好像情绪一下就低落下来了?

    难道是因为她要离开了吗?

    随即她觉得自己这种想法有些可笑,他们非亲非故,怎么会因她要离开而不开心呢?

    撇了撇唇,她赶紧追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超神学院:至尊河〕〔见鬼〕〔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头号新宠:禁欲总〕〔重生渔家有财女〕〔穿成男主那宠上天〕〔人生若能两相忘〕〔傲娇帝少,宠翻天〕〔总裁的贴身特助〕〔爱情说它忘记了〕〔灵狐妖妃:邪性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