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乱异界穿越者〕〔无双国仕〕〔这位大人不靠谱〕〔汉末之西凉军魂〕〔扇舞江湖〕〔重生野性年代〕〔汉末沉浮记〕〔我在洪荒打钱〕〔神级黑店〕〔龙套神帝〕〔最强乱世王者系统〕〔吾刀即盛唐〕〔跟我认知中有些不〕〔我不当鬼帝〕〔北宋的无限旅程〕〔凶兽横行〕〔皇宋锦绣〕〔诸天头号大反派〕〔我成了一条锦鲤〕〔超能供货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绝美冥王夫 第410章 脂粉
    脂粉味。这是昨天我们就闻到的,我哥洗了澡后都还有一点淡淡的味道。但是今天已经闻不到了,林小姐和我离他这么近,尤其是林小姐刚才还紧紧相拥和亲吻,怎么可能闻不到。可是白无常突然说这么一句话,他肯定是嗅到了异样。都说酒是沉的香,难道陈年发霉变质的老胭脂后劲儿也会这么大?我哥也不解的说道:“我就收拾了一下库房,哪儿染什么脂粉味啊,那陈年老胭脂都变质了,昨天蹭到一点在手上,还让沁丫头误会,这到底什么鬼东西啊……”江起云看了我一眼,我点头道:“所以昨晚我去翻那堆东西查看啊,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就是特别香,香得呛鼻子……你还问我哪来的胭脂香味。”“回头我看看是什么东西。”江起云说了一句,这个话题就此打住,本来今天的主角也不是我们。两个宝宝睡在双胞胎婴儿车里,旁边礼物堆了一座小山。冥府的礼物太有个性,我看着孟姝她们做的小衣服和襁褓,要么是太极图、要么是双鱼戏水图,很有意境。我脑补了一下宝宝穿着小衣服,袖子上两个太极图……天啊,不要太萌。林言沁买的一对黄金锁沉甸甸的,我有些过意不去,我哥也在低声责备她,说送太贵重的东西人情很难还。“……可是我不知道送什么才能表达心意啊。”她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我笑道:“不如你送我一双侄儿侄女吧?”她涨红了脸,我哥狠狠瞪了我一眼——明知道这种话不能乱说,你这是玩火啊!我咬着唇偷笑,今天真的很开心,过去一年几乎都在紧张害怕、患得患失、忐忑难安中度过,现在让我恍惚有了一种岁月静好的感受。我可以制定目标、可以开始一步步的自己决定道路。而且还有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身边,不会有孤立无援的感受。满月酒席比较温和,没有人敢在江起云面前乱来,连大声喧哗都不敢。酒席结束后,林小姐先回家了,大宝开车先送老爸和奶奶抱着宝宝回家睡觉,我和我哥留下了跟酒店的人确认结账。我提着包包躲到宴会厅的洗手间里,江起云跟着进来锁了门。“你干嘛?”我瞪着他。他伸手来帮我解开后背的搭扣和拉链:“很辛苦吧?又痛得不行了?”原来他也知道啊……背奶族的妈妈真的不容易,为了保证孩子最安全的口粮,去哪儿都得带着拔奶器,涨奶时的那种疼痛真是让人抓心挠肺。我也顾不得害羞,在江起云的遮挡下,偷偷的扯起内衣,已经开始淅淅沥沥的冒出来了,再不解决掉,衣服都会被浸湿。他微微蹭在我的耳畔,轻声道:“真是一股奶香味,那两个小家伙身上也是这种味道。”“不然呢?奶娃娃不就是这个意思,一股奶味啊。”我快手快脚的解决掉胸前的涨痛。江起云皱眉看我倒掉差不多两百毫升,皱眉道:“就这样倒掉?”“不然呢!”我哭笑不得:“我也觉得浪费啊,但是现在是最多的时候,于归和幽南又喝不了那么多。”  &

    nbsp; 他轻叹一口气道:“阴阳二炁的身体,脆弱又麻烦,但偏偏能孕化出那么多奇妙的东西。”“哼……不好意思啊,就是这么脆弱又麻烦。”我将拔奶器收拾好。手机一个劲的震动,我以为是我哥催我走人,结果一看是家里的电话。怎么了?》》》本文唯一正版地址微信七果小说网《《《我接起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是贪狼,他还没好全呢。“小师叔,家里的铃铛响了。”铃铛?是说院子里悬挂的那个铜铃吗?这是我们家处理阴物的一个办法,有些阴物需要曝晒祛除晦暗之气,会在一个范围牵起红绳,中间悬挂小铃铛。如果有怨气、阴气冲撞,小铃铛就会响起。难道那堆阴物里面有些东西待不住了?还是吸引了什么东西想撞进』更多书城小说在线免费为了让冥府的力量尽量少的对世间产生影响,江起云撤走了周围的阴兵。现在危险也降低了很多,再说了,我家是什么地方?一栋普通的三层小楼,虫蛇鼠蚁都不敢靠近,夏夜蚊子都少得不得了。屋里住着的人都非常人,上次那个小鬼进来,一个劲的想逃跑,就像进了鬼屋一般吓得惊惶无措。会有什么不长眼的东西去我家啊?就算没有阴兵在外,屋里也都是些难缠的祖宗们。污老太太就是个神奇的存在,上次江起云说她接生了神之子,起码添福寿二十年,污老太太就安乐怡然的继续享清福,那只凶巴巴的黑猫灵继续守护着她。再加上还有猞猁小孽在,它可是肉身得道的动物,此时也在窝里睡着呢,什么鬼东西敢来闹腾?“你别怕,我们现在就回来,给你打包了好多点心。”我电话里安慰道。贪狼道谢道:“谢谢小师叔,还是快点回来吧,那铃声响了不止一次。”“好。”我应承了一句,立刻准备回家。江起云要先回冥府,他觉得用莲花化身不方便,我们也没强留,我哥结账后立刻开车奔回家。我爸已经到了,他在院子里四处检查,没发现有什么特殊的之处。我哥搬来折叠梯,最大的一个铜铃用八根红绳牵引着悬挂在小院正中央。他将铜铃拿下来看了看,没有奇怪的气息。“怎么我有种隐隐不妙的感受啊?”我哥将铃铛继续悬挂上去。我也有些不安:“会不会是那个陈年老胭脂有问题?可我昨天查看时,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啊……”“陈年老胭脂有什么问题?什么精都听过,就是没听说过胭脂口红眉黛这些玩意儿能成精的!”“老东西应该都有些灵性吧……”我弯腰去翻那堆盒子,将那个雕花妆奁翻了出来,等下拿给江起云看看。我哥抱着双臂道:“咱家对于精怪鬼神来说相当于鬼门关,哪个脑子有坑的东西嫌命长?”他话音刚落,一股香风就撼动了头顶上的铃铛。叮铃铃……细微的铃声在夜风中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